2021-07-05 起
  • 馬修
    「乾 九五,飛龍在天,利見大人。 六畫之卦,五上為天,龍飛乘雲,變化乃神,故貴在天也。 五剛居尊,建中表正,變離向明,是聖人而為天子也。 以其天德,居天位以敷化,有如神龍,行天衢以施膏。 天下之人見之,而得蒙至治之澤。其利始於一方而及於萬國,乃不愧為作君之大人也。」 ----《御纂周易述義》 ------------------------------------------- 是不是?沒摔死吧? 有位個性火爆的德國老先生說過: 「凡殺不死我的,只會使我更強大。("Was mich nicht umbringt, macht mich stärker.”)」
    ...查看詳細資料
每一種聲音,都自成一本書。眾聲喧嘩,各有立場。
每一本書,都有一個你關心的主題,每一個主題,都不只一本書。

微書展

  • 每個人一生中都可以選擇一個迷信。

    「當幾個粒子在彼此交互作用後,由於各個粒子所擁有的特性已綜合成為整體性質,無法單獨描述各個粒子的性質,只能描述整體系統的性質,則稱這現象為量子纏結或量子糾纏(quantum entanglement)。」 -----維基百科 ------------------- 每個人一生中都可以(也只能)選擇一個迷信。 以下是我在頭腦清醒下的唯一選擇: 「當紙本書買到用一生的時間也看不完,當書架堆疊書冊且彼此互為指涉關聯時… 量變將引起質變,那些印在紙面上的字跡,會從靜止的物質昇華為流動的能量,再透過量子糾纏原理,與擁有者的意識產生共時性。 於是,不須再透過翻閱,只要你眼角餘
  • 全世界都在與我們作對

    「全世界都在與我們作對,我們必須下定決心,是要作自由戰士還是奴隸。 我們的手段是否人道並不重要,只要能為我們贏得自由,在良心上與上帝面前就過得去。」 -----阿道夫.希特勒 「邪惡總是源自於「必要」。 總是「別無選擇」,總是「為了民族的未來」。」 -----漢娜‧鄂蘭 --------------------- 「你說我們可以"面對現實,盤點認知,一瞥那個真實的世界”,那應該如何盤點?」 「之前說了,我們存活在這個宇宙中,必然受限於單向的線型時空。 所有的認知,也逃不開計畫→行為→結果這三個依存在線型時空的階段。 每個階段,都會與另兩個階段互動,因而發生”落差
  • 波羅僧揭締,諸常非法,體悟超越,待而不期

    「像峭壁那樣屹立,任憑腳下波濤來去,直至咆哮與衝擊自然平息。 不要抱怨:『我遇到這樣的事多麼不幸啊』。 應想:『即使遇到這樣的事,我卻能不被傷害,不被現實壓倒,不對未來恐懼,這是何等榮幸。』」 -----Marcus Aurelius(馬可·奧勒留,斯多葛學派,羅馬皇帝) --------------------------------------------------------------------------- 「當我們可以學會恐懼但不致恐慌,以處理本能反應;認真而不當真,來控制行為輸出,然後呢?」 「然後我們就可以試著引導來到情感層次的無明能量:貪婪(貪)與厭恨
  • 我們為什麼該尊重來自不同生命的文化?

    「It is not the strongest of the species that survive, nor the most intelligent, but the one most responsive to change.」 ——Charles Darwin 「能夠生存下來的,既不是最強壯的、也並非最聰明的物種,而是最能適應改變的物種。」 ——查爾斯·達爾文 ------------------------ 我們為什麼該尊重來自不同生命的文化? 因為時間不停的流動,我們既是過往的全部,也是未來的片斷。 不同的生命與文化,所構築的多樣生態,相較於單
  • 旅行者與觀光客的差別,在於看見的事物。

    旅行者與觀光客的差別,在於看見的事物。 當我們看見的同時,也意識到被別人看見,遂形成了我們跟這個世界的關係。 觀光客出遊,只能看見安排好的事物: 這是我要買的,這是我要吃的,這是我… 當觀光客無法確認自已與陌生環境的關係時,最簡單立即的方式是, 拿起手機,對著自已,燦然一笑。 觀光客的成本何其高昂?付出了那麼寶貴的生命片段,移動了那麼遼遠的奔波路程, 卻只換回了一張一張,背景如畫片,而人物日漸疲憊衰老的: 「看,這是我,在這裡。」 當我們變成觀光客時,因為只看見自已,便不再在乎被別人看見; 當只能看見安排預定的事物時,便不會看見時刻都在變化的世界。 當我們
  • 讓自己,隨時可在旅途中含笑而去。

    「盡可能少坐著:不要相信任何不是在遼闊的戶外、在身體自由移動之際形成的念頭 ——不要相信任何肌肉未曾積極參與的想法。 所有偏見都來自僵化的內裡。 我再次強調,臀重如鉛、坐著不動是真正違反心智的罪孽。」 ——尼采 ------------------------------ 旅行,起於對遠方的想像?還是看見一條路的邀請? 都不是。 旅行,起於對現況的捨棄,對當下的覺知;起於從安適的沙發裡起身。 所有的旅行,都開始於離開。 然後,你才會看見一條路,或一座橋。 路的遠方,或許瀰漫著未知的薄霧;橋的一端,可能陣列著犬牙森亮的國家機器。 大多數人猶豫了
  • 國族終究徒然,只餘文明燦爛

    「Patriotism is your conviction that this country is superior to all other countries because you were born in it. 國族主義就是你確信:這個國家民族比所有其他的國家民族都要偉大優秀,只因為你生於此,長於此。」 ------蕭伯納(George Bernard Shaw) ------------------------- 國族掘起時,不僅厚植生產,充實民生;當有某時,門庭大開,許以交易流通,積累「著衣吃飯,曼行敬語」等優雅諸事,後世謂之文明。 但只要有積累,就會有
  • 你要有一點真心,就不必在乎那一點人情世故。

    禮貌,與誠直不相干。 對人有禮,不等於心懷城府。 對人無禮,也不等於直率坦蕩。 禮貌,只是一種空間; 讓人與人之間,隔出一些距離,指點比劃間,不至於刮臉踩腳,口水飛濺。 島國多禮,或是因為我族的物理空間少了,才需要多一些心理空間,以求喘息。 這個空間,是一磚一瓦,由多年以來,在地生養的人情世故建構出來的: 「你要有一點真心,就不必在乎那一點人情世故。」 1984年夏天,午夜酒後,一位歷劫江湖多年的老友說。 「要是沒有一點真心呢?」 少年的我,總是不解。 老友輕笑,醉意蕩漾: 「那又何必辜負這一點人情世故?」
  • 自由與不自由

    去哪兒呢?這麼晚了, 美麗的火車,孤獨的火車? 淒苦是你汽笛的聲音,令人想起了很多事情。 為什麼我不該揮舞手巾呢?乘客多少都跟我有親。 去吧,但願你一路平安,橋都堅固,隧道都光明。 -----塔朗吉(土耳其詩人) -------------------------------------------------------------------------------- 不選擇,也是一種選擇。 當我們作出選擇時,我們就兌售了自由,也同時贖買了不自由。 小信的人啊,老實告訴你們: 世間凡事徒然,你為何要煩憂選擇?擔心自由與不自由? 自由是幸福的。 因為有
  • 全然的看與畫,流淌著萬年的光陰。

    「距今3萬6千年前 ……其中有53幅「動態」圖畫,呈現動物在慢跑、快跑、搖頭晃腦、用頭碰尾巴等動作;尤其當燈光晃動時,動物圖像在岩壁上不停移動,形同最早的影像藝術。 法國考古學家研究認為,這畫法用以表現史前人類的移動場景。」 ————《肖維岩洞-Grotte Chauvet》.維基百科 ------------------------------------- 數萬年前的歐洲岩穴裡,粗礫不平的石壁上,先民們繪下眼中所見。 奔馬,走象,耽耽靜視的獅子,流血受傷的野牛… 先民用木炭、赭石,畫下紅色的線條,黑色的陰影;用浮凸的層塊,表現立體與透視;甚而用數十張連畫,刻畫出時間流變
  • 生命的美妙,在「坦然犯錯」。

    「從指實掌虛,掌豎腕平,執筆做起,每日取一刀尺八紙,用大羊毫蘸著淡墨,臨寫漢碑,一紙一字,等它乾透,再和墨使稍濃,一張寫四字。再等干后,翻轉來隨便不拘大小,寫滿為止。」 -----沈尹默 --------------------------- 生命不是肉體,也不是靈魂。 生命是我們由生到死的這一段,必然消逝的流光浮影。 生命沒有任務。不是用來消前世虛妄的罪,也毋須拿來修來生渺茫的福。 但生命是塊材料,做得文章,畫得美景,寫得好字。 生命的美妙,在「坦然犯錯」。 坦然者,抬頭面對,不再矯言自欺,問心而已。 犯錯者,心無跌宕,行懼出格,怎知世間的邊際何在?自身的手眼高
  • 當我們陳述時,永遠不會只有我們看到的畫面。

    「畫家應當獨身靜處,思索所見的一切,親自斟酌,從中提取精華。 他的作為應當像鏡子那樣,如實的安放在鏡前的各物體的多種色彩。 做到這一點,他仿佛就是第二自然。」 ---李奧納多.達文西 ------------------------------ 初學繪畫時,常會把眼中所見,與腦海中習慣的認知,混淆在一起。 畫了些時日,這個問題還沒解決,心中對事物的感情與想像,又情不自禁的摻攪進來。 最後才恍然,任何一幅畫出現時,不管是具體或抽象,寫生或想像; 它總是因著世間的現實,帶著認知的寫實,最後由感情形塑為一種獨特的真實而出世。 如同古埃及的人體浮雕,雙肩在前,頭臉與雙
  • 改變世界,需要勇氣嗎?

    「活著就是為了改變世界,難道還有其他原因嗎?」 ---Steve Jobs ---------------- 改變世界,需要勇氣嗎? 不需要。 不管你是勇敢或懦弱,這個世界,時刻都在改變中,只是不一定會依你所願。 需要勇氣的,是創新。 所謂新事物,意思是之前從未出現過;也意味著,從現有的資訊,認知來看,這個新事物,通常是不合理的。 要合理,它早就出現了不是嗎? 創新的事物,在當時,都是不合理的;如同北地初生的雪花,飄落在南島微熱土壤。 這,才需要勇氣。 不合理的事,如何?何時?變成合理? 不要忘了,世界時刻都在改變中。 當你為了實現這個不合理,
  • "Deus ex machina"

    "Deus ex machina" 拉丁文:「從機器中降現的神」。 希臘戲劇中常見的終場大逆轉,意謂人類自造的困局走不下去了,求救於劇場裝置中所降現的全知神明來解困。 如果我們知道,同樣來自這個文明,有將昏沉朝夕的人身,稱之為「機器」的傳統; 我們當知,那降現的神明,無非就是我們醒覺的意識。 當我們內在的意識醒來,不再認同當下;自然就像一個從機器中躍至局外的神祇,看著彼時的人間,而不昧於終必消逝的流轉恩怨。 我們就像布列松鏡頭下的瞽目老者,手擁未開封的神性,卻伸手向世界乞求。
  • 停止與看見

    「只要我能擁抱世界,那擁抱得笨拙又有什麼關係。」 -----卡謬 ------------- 當我們能將流轉的注視停止時,才會看見。 看見我們心在何時?身處何地? 看見我們與所在環境的關係是什麼?從何而來?因何在此? 看見可能。 一個空曠環境,只是生命龐雜而有限的場景之一。 只有我們決定在其中發生什麼事?這個場景,才會變成對我們有意義的「存在(Being)」。 停止搜尋,我們才能瀏覽。 停止注視,我們才能看見。 停止比較,我們才有所選擇。 停止選擇,我們才擁有可能,成為存在的一刻。
  • 為難

    「困:亨,貞,大人吉,無咎,有言不信。」 ———《易經》 ------------------------------- 「你活到這把歲數了,有沒有學到什麼?」 「為難。」 「什麼意思?」 「跟自己過不去。」 「為什麼要跟自己過不去?」 「因為我們太容易以為自己只能是誰,不知道自己可以是誰?」 「可是正常人不是應該善待自己嗎?對自己好,也才會對別人好不是嗎?」 「這世上有很多人都對自己不壞,但不見得對別人也好。」 「好吧,那怎麼為難自己?跟自己過不去?」 「妳可以試著把自己扔在一個很多事都不確定的環境,逼著自己要去觀察,去分析,去設想各種可能性,這是「困」;它會
  • 問題所在,就是他們沒有問題。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一道,淨眾生,度憂畏,滅苦惱,斷啼哭,得正法,謂四念處。」 ———《中阿含經》 -------------------- 「你說技術是藝術的前提,是基礎;但為什麼我們看到很多人拼命學技術,卻成不了藝術?」 「因為他們忘了學技術的初衷。」 「技術的初衷是藝術嗎?」 「不是。是解決問題。」 「解決什麼問題?」 「解決任何妳想要,卻要不到的事物的問題。 技術是方法,是手段,是離開此處的路徑,渡往彼岸的小舟;即便是偉大的思想,常常也是從解決一些具體的問題而開始的。」 「比如說?」 「比如2000多年前,現在的北印度一帶,有位叫悉達多的人,找到一種讓大多
  • 人身難得。

    週末,與少年老友會於紀州庵。 見其腹累,笑謂:「我等年歲,一日一食,足矣。」 常帶三分飢,身體知其不足,系統自會經營活絡。稍免沉積敗壞。 人身難得,世事無常… 忽而起念:唯此難得人身,方得經受無常世事,感其悲喜,體悟一二。 生而為人,難免圖個「心想事成」。但真要如此,如每日餐飯,獨取甘甜一味,不是不行,只是可惜人世一趟了。
  • 理想不一定會實現。

    我所知道的「理想」,有三個意思: 一.它是此時、此地,尚未出現或實現過的事物 (已出現或實現的事物,就不是理想了) 二.這件未曾實現的事物,必然要比現有的事物美好 (要不它為何值得付出?) 三.這個「美好」,必需是對整個此時此地的生態圈與關係者都好,而非只對某個局部或個體好。 (只對局部或個體好,並無對錯,但那個叫「欲望」,不是「理想」) 「理想」必然看來不切實際,因為它未曾出現,無從想見,又允諾一種天真的美好… 但世事流變無常,現有的事物必然傾潰。 「理想」是在這真實的前提下,對未來與未知,來自我們自由意志,所作的擇選與作為。 理想不一定會實現
  • 陛下,我如何不說威尼斯呢?

    「說說威尼斯吧,你來自的城市。 你為我描述了那麼多不同的城市,卻從來沒說過威尼斯?」 「陛下,我如何不說威尼斯呢? 當我用言語字句講述一座城市的模樣,我總是依稀望見,威尼斯在午夜時,如白色畫紙上浮刻著墨色稜線。 當我用笑聲嘆息讚美一座城市的美好,那是破曉時的威尼斯,湖上漫染著紺青的薄霧。 當我傾聽您的好奇,以沉默回答時光的間隙,陪您行經北地裡種滿南方花木的庭園時,不經意的互望一眼… 我的陛下,那是威尼斯的宴饗時分,華燈初上,水光沉靜。」
  • 態度,是我們最終的選擇,最後的自由。

    「We shall defend our island, whatever the cost may be. We shall fight on the beaches. We shall fight on the landing grounds. We shall fight in the fields and in the streets. We shall fight in the hills; we shall never surrender. and even if this Island or a large part of it were subjugated and star
  • 我們註定成為革命的對象

    「 I should’ve died in my 20s. I became successful in my 40s. I became a dad in my 50s. I feel like I’ve stolen a car – a really nice car – and I keep looking in the rearview mirror for flashing lights. But there’s been nothing yet. 我20幾歲時早該死了,我在40幾歲取得事業成功,50幾歲當上爸爸。 我覺得自己好像偷了一輛車,一輛很棒的車,而我不停地從後照鏡
  • 我們會活得很久,工作到死。

    「人活著,就是在看別人死亡。」 ----田中芳樹.《銀河英雄傳說》 -------------------------------- 1945~1964年出生的戰後世代,會活得很久,工作到死。 不是我們都要這樣(好吧,也有人真的不想退下來),而是老闆,親友,投資人到國家政府,都不願意讓我們退下來,我們在,意味著某種程度的穩定(與國家財政得以拖延支付巨額的退休金)。 付出的代價是,下個世代不會有獨當一面歷練的機會。 所以下個世代得活很久才能接班,或直接被跳過,隔代接班。 我們重視家庭,關心下一代的成長與幸福。所以我們不會賣房子,而是讓房子繼承給下一代。 所以土地的供給
  • 下一個世代,只有三條路可走:

    【世代不交替】 →當資本報酬率>經濟成長率,則投資與創業所得,將會高於工作與薪資所得。 而因著投資與創業所累積的經驗與智慧,也無法轉讓給靠薪資長大的年輕白領階層。 【貧富不交換】 →當充足的資金流入有限的土地,則土地增值,將會高於存款增值。 而在1965~1999年大成長期間置產的戰後世代,由於人數眾多,分配了在地多數土地。如果沒有意外,這個資產只會繼承,不會買賣。沒有在大成長期間置產的家庭,在未來會更難以置入房產,形成穩定的社會新貧階層。 -------------------------------------- 下一個世代,面對我們這個世代時,只有三條路
  • 一個好故事,需要一種確定,跟一種不確定。

    「我們嗅聞著牠的味道,來到了隱密的叢林中,但牠的足跡卻在一片泥地中消失。我們忽然覺得恐慌,轉身一看…」 臉上帶著泥污的小臉,睜大著期待的瞳孔看著勇敢的父輩,等待下一個驚險而英勇的場面…。也許,這就是我們袓先,在萬年前的暗夜中,在火光映現裡所聽到的故事。 一個好故事,需要一種確定,跟一種不確定。 確定有個主角,被聽者所認同,跟隨其處境與心情。 不確定會發生什麼事?讓聽者被吸引,為其期盼與擔憂。 閱讀,能為我們帶來的,無非是知識與感動。 神奇的是,知識與感動,卻總是被內涵隱融於一個個令人心醉神迷的故事裡。
  • 畫畫一事

    「在我的眼裡幾乎不存在沒有興趣的東西,須要時常保持目光敏銳,思考周密,能從習以為常的事物,發現別人視而不見的東西。」 ──達文西 --------------------------------- 畫畫一事,或有三個層次… 一.她是現實的 你見到什麼?忽視什麼?以為是什麼? 畫筆之下,無所謊辯遁逃。 二.她是不實的 分明是平面,不透明的紙張;一筆下去,拉扯堆疊,構築出一個立體,透明的窗戶。而這扇虛幻的玻璃,滲雜了多少作畫者的偏見餘光。 三.她是真實的 線條、層塊、明暗,聚散而成的畫面,卻能呼引出觀畫者心中起伏不定的情感,喚醒生命中剎那光影。彼時,畫如手指月,
  • 看見不一樣的景象

    「在心靈之中我們找到三種他處所無的時間: 思考着過去的現在是記憶, 思考着現在的現在是對當下的察醒, 思考着將來的現在是期望。」 -----奧古斯丁,《懺悔錄》,卷十一 ---------------------------------------- 彼時,約莫是1969年的某個午後,在士林廟口旁的雜貨店裡,如常無事。 阿公若有所覺,便拉著五歲的我,行至空無路人的街垣上察看屋脊。 才行出樓簷,忽而看見不一樣的景象: 自己站在街角彼側,安靜的看著那小孩與阿公佇立的身影。 長街微光,流變無常… 昨日不在。今日不住,念念即是明日。 衰老是我們的
  • 「理想」比「現實」好在哪裡?

    理想主義者,不乏天真衝動之徒。 但,作為資深理想主義者如我輩,是盤點清算過,才選擇成為理想主義者的。 相較於浮沉於世的現實主義者,理想主義者上算之處有三: 一.內心的安適與優越 二.外部的聲譽與資源 三.最重要的,就是環境變動,要求我們拿出所謂「理想」來交換時,也只有我們理想主義者拿得出東西作買賣。 那些言行一致的現實主義者,總是要劇情走到第四幕,才知道「理想」比「現實」好在哪裡?
  • 世上沒有日不落帝國。

    「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國家元首和非常富有的人雖能方便地獲取醫療保健服務,卻並不比普通人活得時間更久呢?」 ------納西姆.尼可拉斯.塔雷伯.《反脆弱》 --------------------------------------------- 世上沒有日不落帝國。 赫赫陽陽,日出東方。過了正午時分,迴光再亮再美,也是西照。 帝國日落時,通常會出現三種因長期積累而出現的病徵: 一.變大 因著帝國要控制的領域廣大,相對產生龐大的組織與系統對應,以落實控制。 二.變肥 因著龐大的組織單位深入控制領域,與當地資源產生交換,形成利益共同體。 三.變笨 因著組織
  • 當我對你有欲望,你才擁有宰制我的權力。

    「世上最醜陋的事情就是既沒有實力也沒有才能,卻能靠著世代相傳,將政治權力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相形這下,纂奪要這種行為強上一萬倍。 至少,纂奪者為了要得到權力,一直在做著必須的努力,而且他也知道權力本來就不是屬於自己的東西。」 —— 田中芳樹 《銀河英雄傳說》 ---------------------------------------------------- 權力,來自於欲望。 當我對你有欲望,你才擁有宰制我的權力。 不管你是君權神授、偉大的黨中央、或一票一票投出來的民主政府。 這不是公義,只是等價交換。 權力有三種: 一.君王的權力 跟從

職人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