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19 起
  • 馬修
    「形式因、材質因、動力因、和目的因,是事物形成的基本要素。」 ---- 亞里士多德 《物理學》 -------------------------- 「什麼是你所謂的”TRUTH”:事物的真實面貌?」 「還記得之前提過的「形而上」原理嗎? 世間事物,形式先於材質;先找到他們共同的形式,就可歸為一類。」 「比如說?」 「最簡單的分類,就是確認事物的原始形式,是屬於”物質”,”能量”,還是”意識”這三種領域的哪一種? 如果事物存在須要依存於某個具體可見可觸可聽聞的物件,那我們就可以先把它歸於”物質”。 如果事物是經由某種動力而發生於時空中的事件,那我們就不妨先將它視為”能量”
    ...查看詳細資料
每一種聲音,都自成一本書。眾聲喧嘩,各有立場。
每一本書,都有一個你關心的主題,每一個主題,都不只一本書。

微書展

  • 不知道

    「凡初起做的頭一件事,總歸有種好。 為什麼呢?因為你不知道會做成怎樣。 "不知道",是珍貴的狀態,現在年輕人處處看輕自己,跑來討教,我說,你要看得起你的畫,幾年幾十年後,你未必畫得出------他們不太相信的樣子,他們還沒老。」 -----陳丹青.《靜物》 --------------------------- 「除了破壞之外,人有其他本能嗎?」 「當然有。創造新生的事物就是。」 「你是說,如果能創造有用的事物,那就是正向的破壞嗎?」 「嗯,這種說法常被革命者拿來合理化破壞,也用來說服其他人跟隨他破壞。但其實我們不知道。」 「不知道什麼?」 「不知道創造的事物有沒有用?
  • 妳的意願,決定妳的行為。妳的行為,決定了妳是誰?

    妳邀我陪妳一起看電影台播的《怪獸大學》,我深覺榮幸。 相較當年那個在二輪影院裡被《怪獸電力公司》嚇哭,要我立刻帶妳出去的小女孩,我想,妳是漂亮的讓自已與過去結案了。 作為成長過程與別人不大一樣的妳我,這電影裡有些事,或可聊聊? 首先是天份。 這東西強求不來,也騙不了人。但每個人都會有,每個人也都不一樣。 如何找到自已的天份?我也不大確定。只知道它跟興趣通常是好朋友,如果有些事,是讓妳去做時就會很快樂,會讓妳顧不得吃飯;或將來老闆不用出錢妳也願意去做,不在乎賺到什麼的,通常妳的天份就隱藏在這些事裡,妳得自已認出它來。 (嗯…睡覺不是天份,是本能-^^") 再來是技能。
  • 想學的那刻,就是起跑點

    「自我不是一種流行時髦的形象,而是一種生活品質,你的愛恨、你的思想、你的孤單、你的恐懼等等,怎麼面對他、怎麼跟他打交道,那些需要思考並非常安靜地感受。 我有孩子的話我會希望他這一方面是在成長的,他能怎麼樣我不管,但他在這方面必須不要有任何的抄襲。 很多年輕人在髮型服裝上會有個人主義很酷,但更清楚的,是他的文筆,你怎麼寫,看到同一個風景感觸不會一樣。 而當年輕人開始有自己的感觸自己的思考時,我就可以非常放心地跟他說掰掰,我將可以放心他單獨活著。」 ———金士傑 --------------------------------------------- 「孩子,我要你贏在起
  • 當世界讓我們看見時

    「人在觀看眼前場景時,會有先看到什麼,再看到什麼,又看到什麼了的問題。 但對照片而言,所有事物一下子全都看到了,是鏡頭從一個視點"咔嚓"一下拍到的東西。 人看事物不是這樣的。 觀看需要時間,正是這個事實創造了空間。」 ------大衛.霍克尼-《觀看的歷史》 -------------------------------------- 觀看。 先於認知,先於語言,先於解釋。 我們對世界的認知,決定於我們觀看的立場與取捨。 你選擇站哪邊?決定了你看見什麼? 而非你看見什麼,再來選邊。 為了明確辨認事物,我們必得要看見輪廓,看見線。(我們是如此害怕曖昧與不確定
  • 沒有一張畫不是帶著被看見的渴慕,被聽聞的希望而生

    「畫出所見之物很好,但更迷人的是,畫出那些只存在回憶裡的事物; 在那裡,回憶與幻想糾結纏繞。」 ------竇加 ------------------------------ 當我們走出幽微的洞穴,來到透光的廳堂,面對粉白的灰壁或攤開的紙面時,我們開始不滿足於只畫下一個個單一的主體,我們想畫出他們之間的關係,看他們發生了什麼事? 於是有了主從,有了配置,有了透視,有了構圖。 有了構圖,就有了視點,我們遂意識到要有一個誰站在那裡,為看畫的人觀看這個場景事件。 構圖,是框架,是限制,畫的是關係,是時間,是存在事物之間的「不在」。 構圖,是畫者的態度,是我們在觀畫者身邊
  • 當相信人。

    「一個人接受了公眾的信任之后,就應該把自己看作是公共財產。」 ---傑佛遜(美國開國元勳) -------------------------- 當相信人。 不是相信我們認識的人必得言行一致,磊落光明。 而是相信,他們跟你我一樣,也就是個凡人, 不會多麼神聖高貴,也不會特別邪惡卑劣。 他們遇到未知會害怕,遇到困境會逃走,遇到羞辱會怨怒, 不知如何是好時,會先保護自己所珍視的,那一些別人無法理解的,小小事物。 相信他是個人。我們才得以去聖除魅,平常交陪。 記得自己,放過他人。
  • 君權神授

    「我的統治權力是上帝賦予的,並非爾等百姓。」 ----查理一世(英格蘭王) ----------------------------- 「在特拉法加廣場,除了我們熟悉的納爾遜將軍外,還有這位…」 長居倫敦三十多年,成為在地導遊的老友,笑著帶我們來到一座氣宇軒揚的騎馬銅像下: 「英王查理一世,為了向人民徵稅,不惜撕毀與議會締約數百年的大憲章,解散國會,引起兩次英格蘭內戰。」 我仰望著他怨懟看向西敏寺議會的眼神,心想: 他是真的相信啊! 相信上帝神明給我的,高於人間一切的約定。 相信父輩打下來的江山,合該理直氣壯由我繼續英明領導,爾等百姓所有,我能給予也能奪取。 「
  • 曼徹斯特與利物浦

    “Manchester”,曼徹斯特。 2000年前,羅馬帝國入侵不列顛時的駐軍營寨。 19世紀,工業革命在曼徹斯特發生,第一台蒸汽機,第一輛火車,直到第一台電腦,曼徹斯特改變了世界。 2018年7月20日,我們依著世界第一段鐵路的方向,從曼徹斯特來到了利物浦。 “Livepool”,利物浦,鵜鶘灣。據說,1000年前,每天傍晚時,都會飛來上千隻鵜鶘鳥,聚集在這小小的港灣。 因為直接面向大西洋彼岸的紐約,利物浦成為當時歐洲最重要的港口。許多人,帶著對舊大陸的記憶與不捨,從這裡啟程,航向新大陸。其中有些人,卻再也沒踏上陸地,比如說,鐵達尼號。 曼徹斯特人像大兵,說話的腔調,
  • 在沒有日頭的時刻,自己決定要看見光。

    有一種論述,叫作「貼標簽(tag)」。 「他是笨蛋。」,結束。 「他是壞人。」,結束。 「他自甘墮落。」,結束。 如果,思考是一種需要投入心力的行為;那這樣的論述,因為投入成本很低,又可快速得到解釋與安心,且不會再有更多深入的分析,故可稱為「廉價論述」。 但,也就是這樣的「廉價論述」,常在不覺的習慣中,同時讓我們的思維能力變得廉價而易於被操弄。 如果,在沒有任何事實前提時,我們仍願意選擇一種態度前提來思維: 「相信他不笨…」 那我們就會發現,如此愚蠢的行為,常常是累積了多少自以為機巧方便的聰明處理,而一步一步將他帶到如此不能不笨的地步。 「相信他不壞…
  • 每一年份的口感都不一樣。

    曾聽聞某位義大利小酒莊的主人說: 「我的酒莊不大,產的酒也不多,所以我只能讓我的酒釀得更好,更與眾不同。」 「既然大不了,也就不追求什麼規模效益。除了釀酒這件事得看天份,其他的事大家都要會,沒什麼分工,我覺得這是最好的學習。」 「用自然農法種出的葡萄,延遲採收,整株去釀。同一款酒,每一年份的口感都不一樣,都反映了那年的天氣。」 「每一年的酒,就只有這些,也不會更多了,請各位搭配不同的美食,享受美好的生活。」
  • 做買賣的,是人。

    買賣。 買的是價格,賣的是價值。 買賣的,是東西,是服務, 做買賣的,是人。 東西的買賣是一時的,人的關係是一輩子的。 做完買賣,關係才開始。 買的人感覺不值,體驗不好, 就不會有一輩子的關係。 買賣的東西有多好,注定了買賣的檔次。 買賣的東西有多少,決定了買賣的規模。 做買賣的人,得知道東西好在哪裡?得掌握這樣的好東西有多少? 不知道好東西,手上沒有好東西,都做不了買賣。 東西好不好,不是做買賣的人說了算,而是客人買不買單。
  • 生命是光,才得以映照人性的無明幽黯。

    「我想,人們之所以緊緊抓住仇恨不放的原因之一,是因為他們察覺到,一旦仇恨不再,他們必須處理的就是痛苦。」 ―James Baldwin,美國小說家 ------------------------------------- 太初有光。 但,在光之前,不正是一片黑暗與虛無? 光明與黑暗,混亂與虛無。 先有黑暗,方才有光。 當我們疑懼黑暗時,不妨記得,本來如此,虛無不會更壞。 生命是光,才得以映照人性的無明幽黯。 這些人與那些人,一時無奈與當年悔恨。 安靜的觀看,專注的傾聽。 如得其情,哀矜而勿喜。 當我們怨怒混亂無序時,提醒自己,世界若非正在改變,何來
  • 人生太苦。但加了糖,就像個孩子了。

    「我選擇好風如水,有不速之客一人來。 … 我選擇最後一人成究竟覺。」 ---周夢蝶.《我選擇》 --------------------------------------------- 紅茶的糖甜了。 周公,慢用,此行悠遠… 如我少年時誤上的層樓。 你依舊叫了杯熱紅茶, 窗外冷雨,飄打樓簷。 「唉,你攤子就扔著?」 「嗯,扔著。」 你看著我的咖啡,「你不加糖?」 我笑著搖頭,這咖啡分明煮焦了。但加了糖,就像個孩子了。 你低頭,又勺了一大匙糖浸入已放了二匙糖的紅茶裡,我又唉了一聲:「太甜了吧?」 你遂笑得開心,彷彿正等著我問: 「人生,太苦了。」
  • 先有人的看見,才有事物的無情流轉。

    「帶著刀,抱著切腹謝罪的決心,去向人家道歉,祈求祂們的原諒。」母親嚴厲的說。 「那要去哪裡道歉呢?」6歲的我哭了。 「順著彩虹走,直到彩虹與大地的交界處。」 ————黑澤明.《夢:第一話》 ------------------------------------------ 一道彩虹的客觀存在,需要三件元素: 水氣。光線。與觀看的眼睛。 水氣瀰漫,光線透射,這都是不時發生的事; 但如果沒有那一雙主觀的眼睛,沒有那個「在時間千萬年無涯的荒野裡,不早一步,也不晚一步」的看見,再多的水霧與日升日落的陽光,百千萬劫,也幻化不出一道微弱的虹光。 先有人的看見,才有事物的無情
  • 愛裡頭,只有不愛了,沒有被愛。

    「 如果發現我們跟不適合的人結了婚也不要緊。 我們一定不能放棄他或她,要放棄的只是內心深處的浪漫想法,即世界上存在能滿足我們所有需求和嚮往的完美伴侶。 」 -------艾倫・狄波頓 ---------------------------- 「你好噁心,連女生都可以。」 那個高亢輕脆,彷如少女的聲音,穿透了秋夜微涼的空氣,從樓梯間傳到了頂樓加蓋的教室裡。 …… 1984年,夏天。 因著政府支助劇場人才訓練,而以此相遇的我們;在老師溫厚的口音與角落電扇的低鳴聲中,彼此探尋著身體的膚觸與成長的記憶。 下課後,如浮草般各自聚散,那些不甘心睡著的青春,自然也推就了親密的伴侶。
  • 不是什麼事都應該又快又好。

    「師父,你在發抖,難道罪人得以潔淨不好嗎?」 「我害怕簡單快速的潔淨。」 ----安伯多.艾可.《玫瑰的名字》 -------------------------------------------------- 「資訊與知識有什麼不同?」 「資訊讓妳舒適,知識讓妳不舒適。」 「你怎麼跟人家說得不一樣?」 「人家怎麼說?」 「資訊讓我們知道發生什麼事,知識讓我們知道事情為什麼會發生。 資訊愈多,不確定性愈少;知識愈多,我們就愈能控制事物。」 「嗯,我也曾經是人家。」 「現在不是了?」 「不再是了。因為我發現資訊愈多,不確定性愈多;知識愈多,就會看見愈多結構性矛盾
  • 我們為什麼要追求理想?

    「所有理想主義的美好,都會讓你的真實生活窘迫不安。 去美化它,就會去除一般生活的複雜性,最後,它會毀掉你的生活。」 -------Joseph Conrad(英國小說家) -------------------------------------------- 「什麼是理想?」 「一,到目前為止尚未出現過,或已經消失,不存在於此刻的事物。 二,這個事物,要比現在的事物美好。 三,這個美好,不能只對妳或與妳有關係的人好,那是欲望;這個美好,得要對與其有關的大多數人好,才能稱為理想。」 「什麼樣的理想,才能稱為對大多數人好?」 「每個時代,每個社會都會因著
  • 我心憂傷,唯懼死亡。

    「 吾友,你已走入幽暗,不再聽聞。 我死後與你有何不同? 我心憂傷,唯懼死亡。」 --- 《Gilgamesh 》.人類最古老的敘事史詩 「我才不怕死神咧。只是衪出場時,我不想在場而已。」 ------伍迪.艾倫 -------------------------- 厭懼生日。 一群人圍著你拍手歡唱,對著無奈悲哀的真相笑顏逐開,看著你手足無措而歡喜讚嘆,那真是一場惡夢。 夢中,站在玻璃門外,看著生前好友為已不存在的人慶生,滿心歡愉,如蒙賜福。 笑語無聲,門外的佇立者無人聽聞;此時風中傳來遠處的火車低鳴,喚我遠行。 生命不是肉體,
  • 那些事物都在你眼前了,你只是看不見。

    「讓時間擁有生命,而不是將生命填滿時間。」 -------帕斯卡 --------------------------- 一次又一次,我始終無法處理好,那些屋稜簷角的轉折層次,街巷路燈的漸逝光影。 看見了,去畫了,再比對時,總有看不見的事物。 像少年時同行好友的女伴,多年後自異國捎信而來,淡淡提及的片段往事; 你才恍然,那些事物都在你眼前了,你只是看不見。 一次又一次,我們的生命旅程,來自我們的抉擇。 而我們的抉擇,總來自我們看見的事物。 當我們決定看見什麼,我們也就同時選擇不看見什麼。 儘管那些人,那些事,那些聲音與光線,以為會被你所看見。 選擇與放
  • 能拿來幹嘛的,不是學習知識,而是學會判斷。

    「取下圖書館書架上的書然後逐頁翻查從來不是一種高效率的檢索方法,即使有時這是一項有趣且增進知識的努力。… 如今,瞭解什麽變得不那麽重要,更重要的是知道什麽是已知的。」 ----約翰•凱(John Kay) ----------------------------------- 「學會看不太懂的書,能拿來幹嘛?」 「親愛的,學會看不太懂的書,能讓妳一生充滿樂趣。 能拿來幹嘛的,不是學習知識,而是學會判斷。」 處事掙活,妳得作出一連串看似直覺的判斷。 而這刹那的判斷,來自妳長期積累的兩件事: 其一,是邏輯。 這是被敬畏上帝的猶太人,稱為「與神爭辯的藝術」。
  • 當我們身處洞穴

    「陰影是光明的減少,同樣也是黑暗的減少,是光明與黑暗的中和… 陰影來自不透明事物的介入,而引起光的缺席。」 ———李奧納多.達文西 ---------------------------------------- 我們期盼光明,但並不拒斥黑暗。 我們總希望眼中所見的世界,光明透亮;但心中總有些幽微角落,不想被光所照現。 我們總好奇別人的卑瑣不堪,進而輕易論斷;卻希望別人只看見自己擇選的角度,撥亂反正,大義澟然。 我們看著眼中閃爍不定的火光,也看見別人臉上飄移的疑懼。 有人說,轉過身吧?看看洞外的天光?那才是我們身處的現實。 那人遂被捆綁,扔入火中。 當我們
  • 經營者的宿命,就是變笨。

    因著產業議題,找到一篇分析報告。 讀著讀著,覺得作者真是聰明狡滑,分析有據,推論合理,應該找來當同事。 然後,才意識到,作者是五年前的自已。 怎麼回事? 五年前作為策略幕僚的那人,比五年後作為經營者的這人聰明? ------------------------ 經營者的宿命,就是變笨。 當你是專業工作者時,只需專注某個領域,不用顧及其他。 當你成為經營者後,所接收的,是此起彼落,互相矛盾,不辨真偽,卻又各自成理的訊息。 而真正讓你變笨的,是經營者必有所執,那個執念,會讓你無意中過濾資訊,不覺中只聽到自已想聽的聲音。 但經營者與工作者最大的不同,也是這一點執念。
  • 凡人想成就的,總有磨擦。

    「真實,就是推你向前的那股無名力量。 你體內有些什麼事物長大了,掙脫了束縛;直到那一天,儘管你不太有自信,卻依然向遠方出發。 你以為是你在旅行,可是很快就發現,是旅行在成就你,或者打垮你。」 ———尼古拉.布維耶.《世界的用途》 --------------------------------------- 生而為人,行走世間,先有念想(to be),繼而行事(to do),終而要在此世成就與完成(to date)。 如同旅行一般,當我們移動手腳,改變現實時,總會遇到兩股阻力。 一種,來自你自已。 你之前不曾知曉的弱點與不適,總會在身處異地時一一迸現,讓你驚訝自已是
  • 所有偉大的事物都會消逝。

    「不要以為你做了什麼偉大的事。 一旦你這麼認為了,所有偉大的事物都會消逝。」 ----Peter Lindbergh(《Vogue》攝影家) -------------------------------- 「什麼是系統?」 「一組由內部不同個體所構成,能分工並交換能量與資源的群體組合。」 「系統如何界定?」 「由邊界所界定。」 「邊界如何形成?」 「由內部交換的效益與成本所形成。當內部交換的效益高於外部,而成本低於外部時,系統的邊界就自然形成了。」 「那如果不是呢?」 「如果交換的效益比外部低,而成本又比外部高,系統的邊界就會逐步潰散,最後系統就會消失。」 「
  • 當蚱蜢不再歌唱時…

    「啟蒙運動與法國大革命,為了推翻古老歐洲的貴族與宗教統治,釋放了兩頭怪物:軍國主義與黨國主義。 軍國主義取代了過往的貴族,拿破崙是新生的凱撒; 黨國主義成為新的神權,雅各賓專政雖然被推翻了,卻一再復活,直到列寧被視為復臨的基督。」 ---《歐洲史》 ------------------------------------ 「不是有人說活著能吃飽能睡覺就很好了,不要想太多?」 「在戰亂頻仍的時代,能活著自然就是生存的意義;但文明如果到了富庶有餘的時代,就不會只想活著,就會想讓這個世界改變,變得比之前更美好。」 「是這樣嗎?那為什麼我們看到一個本來富庶有餘的島嶼,居民只關心
  • 祂幹嘛在乎我們的自由意志?

    「戰爭就快要開始了。雖不是愉快的戰鬥,但不打勝則毫無意義。 我已作好打勝仗的盤算,請各位輕鬆地作戰。 這場戰爭只關係著國家的存亡興衰,和個人的自由及生死相比的話,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田中芳樹.《銀河英雄傳說-楊威利在開戰前對軍隊的訓勉》 -------------------------------------------- 「你說:『那個整體須要匯集夠龐大多樣的經歷與感受,來建構彼端的終極資料庫。』,衪幹嘛要這樣?」 「既然我也是那個整體的一部份,那我猜想,是為了『進化』。」 「祂不就是所謂的『終極資料庫』了,那祂還需要什麼進化?」 「終極,是指得持續進
  • 對下一個未知的旅行,再度產生好奇。

    「 3萬5000年~3萬年前,琉球列島突然出現人類的蹤跡。留下來的遺址訴說著人類已有能力橫越海洋,前往遙遠的島嶼。 他們應該不是突然漂流而來的。如果沒有一群男女渡海而來,就無法在島上維持足夠的人口。 前往沖繩群島絕對是當時人類所能成就的最艱困航程,因為島與島間的距離最短數十公里,最常超過200公里,加上世上最大的洋流──黑潮,在當時極可能仍像現在這樣阻擋人類的去路。 我們已經了解,最早的日本列島人在距今3萬年前即跨海而來。 但是,怎麼做到的?」 ———《3万年前の航海 徹底再現プロジェクト》 -------------------------------------
  • 這是哪裡?來自哪裡?經過哪裡?要去哪裡?

    「接待前往聖地路上的『行者(Walker)』時,修士兄弟應先主動告知他『這是哪裡(Ubi)』。 再有禮相詢行者兄弟:『來自哪裡(Unde)?『經過哪裡(Qua)?以及要去哪裡(Quo)?』」 ------《法蘭德斯修院-拉丁文抄本》 ----------------------------------- 「因為好奇而動身,因為動身而覺得有趣,因為有趣而得到自由感,驅使自己對下一個未知的遠方感到好奇。 這樣週而復始,就是人類的宿命嗎?」 「嗯,不全是。不要忘了,動身的永遠只是少數人;大多數人對未知的遠方還是感到不解與恐懼,也不理解為何有人會賭上性命前往不知道有什麼的地方。」
  • 妳所跳過的舞,沒有人能帶走。

    「 Nobody can take away the dance you have danced. 妳所跳過的舞,沒有人能帶走。」 ——愛德華.索普(數學家,計量金融之父) --------------------------------------------------------------------- 「所以,你是說地球還是有希望的?」 「是的,不要去想挽救老舊細胞了。 關鍵在於新生細胞,也就是妳們這一代人類,得比我們上一代更意識到自身在此時此處的意義,更有能力完成『逆熵 anti-entropy』這件任務。」 「什麼是『逆熵 anti-entropy』?」
  • 感情是生命意義的應然代價

    「我無法使我的主體靜止不變……我捕捉我思考它的每一個瞬間。 我不描繪存在(being),我只描繪流變(passing)。」 ------蒙田 ----------------------------------------------- 「你說這世上要發生任何新事物,都要付出代價,那人類追求生命意義,要付出的代價就是生命嗎?」 「不管妳追不追求意義,生命無時無刻都在消失中,這在會計帳上稱為『固定成本』,是代價的必然,不是應然。」 「那你所謂的應然代價是什麼?」 「感情。」 「為什麼是感情?」 「人會為了生存而去做些什麼,會為了欲望而去做些什麼,會因著恐懼焦慮而去做很多

職人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