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克張
讀書共和國
  0

職人日誌

2015-07-29
最近看了篇報紙文章,印象很深刻。

和沛科技總經理翟本喬接受雜誌訪問談創新時,闡述了「魚和釣竿」例子:

很多人常說:「給他一條魚,不如給他一支釣竿」,針對這句話,我會接下來問:就這樣嗎?給他一條魚可得一飽,就像救濟金。但吃完就沒了,接下來怎麼辦?給他一支釣竿,則像幫他找到一份工作,他可以不停地賺錢,常常有魚吃。可是,這支釣竿壞了,也就是這份工作丟了,怎麼辦?…

但,若有一天岸邊沒魚,也就是市場改變了,那又該怎麼辦?假使你搞懂了魚的原理,就可以找到魚的出沒地點,開發新的市場。

魚跟釣竿的故事說到這裡還沒完,還有最後一個層級,就是:為什麼一定要吃魚?為什麼不能吃別的東西?即使雲端時代了,許多台灣硬體廠商還是死守在硬體上面,就是認為不吃魚活不下去的人。

想解決問題,先突破框架,但你想解決的問題,是真正的問題嗎?你一定要吃魚嗎?

看完之後,隨手寫下了一句話:「沒有什麼事情非得怎樣不可。」
當下也不是很明白,就當是留個記錄。

直到最近讀到TED大獎得主荷西·艾柏魯用音樂改變委內瑞拉的故事,片段的想法連結成了一體,漸漸有些雛形。

原本在委內瑞拉,當地最厲害的樂團席位只會聘用外國來的樂手,本地的樂手根本沒有發揮的機會。

原本古典音樂樂團的習慣是,合奏演奏必須要每個樂手的實力到達一定程度,才能夠在一起排練演出。

原本古典音樂在委內瑞拉被視為菁英階級專屬的音樂,窮人根本沒有機會接觸。

原本的委內瑞拉沒有樂器產業。

原本古典樂只是社會中的娛樂項目,處於可有可無的角色。

上面的每一項事實,都有其淵源與背後的道理,
只不過,艾柏魯不這麼認為。
他的眼睛,看見的是一個充滿可能的音樂世界。

原本的職業樂團沒有席位,那又為什麼要擠那道窄門呢?他動用一切的可能及資源,從零開始重新打造「胡安‧蘭達耶塔青年交響樂團」,帶著這個團慢慢地走向國際,然後是第二個、第三個屬於委內瑞拉的各式頂尖樂團。當年輕的職業樂手有了發展的舞台,於是基層學音樂的孩子看見希望,社會對音樂這個職業產生尊重。

(沒有什麼事情非得怎樣不可<上>)
※提醒您,您的隱私權限請設定為"公開",以便管理者與其他網友能瀏覽您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