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克張
讀書共和國
  0

職人日誌

2015-03-23
幽默地聊聊死亡的容貌(上)

你是否曾經試圖和人談論你對死亡的看法,或是因為礙於不吉利,而難以說出口呢?你想要說的方式,是從宗教、哲學、和科學出發,關於生死學的論述;或者,比較像是瀕臨生死關頭的經驗之談?換個角度看,如果說,要與自己的小孩,談論親人的逝去,與新生的到來,又會怎麼說呢?

吉爾大叔提供我們另一種方式。說個故事,但不是那種哀傷,帶著黑白灰階的故事。而是幽默,喜樂交雜,充滿熱血又能讓人不斷地回味的故事。

他讓年輕的主角卡蜜兒,努力地比較著生死的那一瞬與高中會考來臨的片刻:「大家總是跟我們說長大後如何如何,講以後要做什;所有人都說這就是人生,必須要不斷前進。但從沒有人和我們談論生命終止的那一刻。雖然大家都知道有一天,死神會把我們帶走。我們有被警告過,有人跟我們說過,也認識一些已經過世的人,不過這一切感覺上仍然距離我們很遙遠。至少我們是那樣認為。對我們來說,死亡這件事情似乎遠到還不值得去想。光要預見自己到高中會考那一刻,都已經不容易了…」

學生在意的是高中會考,成人在意的是社會地位或名利財富,當我們認真至極,手中緊緊握牢的人生觀念,在面對人生的天平時,拿來與生命運行的法則兩相衡量,是不是就很自然地開始向一方傾斜,讓我們不得不面對,而思考於焉誕生呢?

此外,面對生死,經歷過的人也許知道,這件事並非只有一個人單獨面對那麼容易。周遭的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受到影響。

故事中的老師,赫姆女士,在學生的瞎鬧後,停下來悠悠地說道:

「…我們在談的是你們,是你們的身體構造,你們的生命。就算你們沒有生病,你們的一位同學卻正在對抗病魔。跟她常相處的同學或許發現了,她的心靈正在變化。她會重新組織生活中的優先順序,好面對當前的難題。我當然不是把蕾雅當作研究題目。事實上,你們每一個人,依據和她的深淺關係,多少得面對她所遇到的困境。然而,這會改變你們的思考方式,改變你們的世界觀與生活態度。你們的頭腦會把她這一段故事,列入你們所有的思考中。你們或許已經不再無憂無慮,比較清楚生命的限度與脆弱。…」

當你正想著這個嚴肅的議題,以為整本書都是肅穆地討論,那麼你又被內容給騙了。

(未完)
※提醒您,您的隱私權限請設定為"公開",以便管理者與其他網友能瀏覽您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