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素芳
現任九歌出版社總編輯,編輯文學書籍逾千種,曾獲第二屆「五四獎」文學編輯獎,規畫許多膾炙人口的文學叢書系列,掀起琦君、張曉風等作家風潮。
  63

職人日誌

2014-12-10
2002年2月5日記上,我寫著:周夢蝶要我跟董橋說他是全方位愚蠢。 那天周公到辦公室來買董橋的{從前}與{董橋精選集}準備送朋友當賀節禮物,他說{從前}看了2遍,很好,{心中的石榴又紅了}還有4篇未讀。還說,上周他出門準備先去未來書城買{心中的石榴又紅了}再到九歌,誰知下錯站,好不容易找到了未來書城才知那天是星期六,沒人上班。 他說,你跟董橋寫信時說我是{全方位愚蠢}。 董橋回信說,{我是全方位失禮了},{這些書周公說好,算我沒白寫了}。半年後,周公出版{約會},{十三朵白菊花},他特捎來一函要我轉交。 .................................................................................................... 整理辦公室,找出了許多舊信。 歲月不居,泛黃的字紙堆裡是重逢的驚喜也是感傷的懷念。
詳細資料 / 我要留言
2014-11-25
余光中老師說:「粉絲是虛榮的消耗品,知音是寂寞的救濟品。」這是他對我說起新書書名時的註解。每次與他談話,我都恨不得有多一隻手,記下他所說的每一句。{另一位是瘂弦,兩位都是捷才博學,標準的錦心繡口} 大學時期我曾與一群寫詩的朋友到廈門街余府朝聖,那時他是我們仰望的對象。初到九歌上班時,余老師還在香港中大,隨著作品一夲本出版,認識余老師已超過35年了。有一次我對余老師說:[我該退休了。}他說:{我還在寫,你怎麼可以退休?} 我常說他是最忙的80歲以上的老人,開研討會,寫序,兩岸三地四處跑,台北,高雄穿梭不停。還有大陸學者來台總要到高雄去他,才會覺得不虛此行,幾次與他同行,才坐下來就有陌生人要求合照。 我總是小心翼翼的催他的稿。等了幾年了,他說:稿子都好了,一夲詩集,書名是{太陽點名},一夲散文集,名為{粉絲.知音}。我殷殷期盼。
詳細資料 / 我要留言
2014-09-27
元貞退休前夕,我和她在淡水老街巧遇,人聲嘈雜,她說退休後將搬到花蓮,不再管事,把時間還給自己,我不死心追問:真的都不管了,她說:「正義是永遠做不完的。」 因為摯友鄭至慧,我成了台灣婦運領袖李元貞的「民間友人」。 近年來,每次與元貞見面都是因為至慧,病榻旁,追思會、新書發表會會場,從極度悲痛到深深懷念。每年這個時候,總是思念最強烈的時候,至慧先生張海潮教授深情,總是約了我們一群好友小聚,元貞也一定特地從花蓮上來,昨天,元貞特地帶了剛出版的新書《眾女成城:台灣婦運回憶錄》與會。 「女城」平地築起,一磚一瓦都有她勞動的身影。 閱讀《眾女成城》,看元貞逐年紀事,細數拓荒者的腳步,至慧當年對我說的編雜誌,募款,救援雛妓,上街頭等如在耳際。元貞無愧教育者本色,適時在行文中加入關鍵的女性論述摘要,更讓我這婦運缺席者,上了一堂札札實實的「台灣婦女學」。感佩她的「雌心大志」之餘,想起她的住屋總空著一間房間;「給女兒過來時住。」對照書中的一句話: 「我開始走上孤獨但自由的人生旅程。」不免神傷。
詳細資料 / 我要留言

職人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