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嵩齡
小小的,但是還敢說真話!
  91

職人日誌

2015-03-09
睡前無意轉看到一齣日劇,講的是以出版社為背景的故事,於是花點時間把整集(其實應該只有半集)給看完。 一家小出版社剛剛為了費盡心血搶到大作家而歡欣鼓舞,沒想到年輕編輯苦心經營的作家卻同時被大出版社給搶走,作家是從來沒出過書的學生,編輯慧眼獨具,同時給予不成熟的書稿許多建議與眉批,根據建議從新改寫,果真獲得好評。 看到此段不禁莞爾,資深的出版策劃人或多或少都會碰過類似的事吧,我們的工作就是幫作家設想,書的內容配方是什麼?書稿內容感想?該如何與市場接軌?通常在我們爭取一位作家的時候,出版策劃人能夠展現出的能力,將決定作家是否願意將出交給你。 但有時候,不見得是能力定輸贏,就像劇中的學生作家,最後到出版社想跟編輯致歉,出版社的社長拿著原始書稿說:「這上面滿滿都是我們家編輯的註記,照理說,我們是可以採取法律行動的⋯⋯」。 編輯只問學生作家:「請問簽給大出版社,是你自己的決定嗎?」 「是的,雖然是父母的建議,但我只是個默默無名的作者,我覺得有了大出版社做後盾,才有辦法第一本就大賣,也才能支持我繼續寫作的夢想」,低著頭流著淚的年輕作家說:「是我自己的決定,對不起」。 「不,你不用跟我對不起」,編輯很誠心地說:「我不會怪你,也希望你這本書能夠大賣」。 作家被別人簽走,不是因為能力問題,而是因為出版社的規模大小,已經付出努力的編輯大概心中都不好過吧。 但是,身為編輯,看到好的作品,想認識創作者,想跟創作者分享,如何讓他的作品賣得更好,這是編輯的天性。在做了這一切的努力之後,如果作者不選擇你,只能說你們八字不合、磁場不對,沒什麼好抱怨的。 有時候,這次的失之交臂不見得是遺憾,你怎麼知道這作家以後還會不會跟你合作? 但在這隨便一位網路紅人,就有七八家出版社爭搶的時代,只有條件的合約,常被視為最終勝利的關鍵。 跟過我的編輯都知道,我有個很不好的壞習慣,常常會忘記簽約,常常是到出書前一周編輯才氣急敗壞地催我簽約,但我一直覺得編輯與作家的關係中,合約是最次要的事。 作家一句「一切拜託了」,是比合約更重大的責任。一本書,不管成功或失敗,能夠呈現出編輯與作者共同努力過的痕跡,但合約不行。 編輯與作家的合作,可以把合約先擺一邊,對我來說,有如勳章般的榮耀。 那是種信任,是比合約更重要的事。
詳細資料 / 我要留言

職人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