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月庵
「獨立評選人」為【BABEL市集】邀請的書評者。不支薪,不定期,不受包括巴貝公司在內的任何影響,獨立評選書市中可讓讀者選購的書冊。
  155

職人日誌

2015-02-11
到書展去。踅了一圈,有種中山地下書街的冷清,許多精采中小型出版社都缺席了,最讓我訝異的是「印刻」,少了這家,去了1/4;寶瓶、新經典、早安財經、漫遊者、啟動……似乎也都不見蹤影,再去1/4,相加就是一大半興致沒了。 想找一本新書,大集團出的,繞了又繞,但見整體佈置就是為了「一本77折,5本67折」而設,我要的那本書藏在角落裡,好不容易找到,翻了幾頁,又放回去了,沒了興奮,同樣講棒球,還是回家讀那兩本舊的吧。 僅只短暫存在的「貓巴士」出版社,2007、08年時出版過兩本《棒球場上的謀殺案》,較少見的推理短篇合集,執筆者來頭不小,卜洛克、麥可.康納利、蘿拉.李普曼、K.C.康斯坦丁……都來了。翻翻讀讀,消遣二三天,撫慰了沒有棒球可看的無聊飢渴日子。第二輯裡有篇〈魅力〉(The Power),讓人驚豔到想趕快找這位名叫麥克.馬隆(Michael Malone)的陌生作家其他作品來看看的地步。 「那繁華我已看落……」今天,一直想到這句話,應該是有此種心情的緣故吧。
詳細資料 / 我要留言
2014-12-31
2014年最後一天,留給她。 一大早送小寶上學,到了辦公室,如常悄悄。 寬了外衣,雜物放妥,靜謐裡,坐了下來,拿出她。 興奮地讀了〈最開始〉,「啊,真好,小姑娘又回來了!」 然後,輕輕闔上書,開始工作吧!——這書,可不能一下看完。 要像幼時吃糖,慢慢舔慢慢舔,這才是《最大的寧靜》(新經典)。 當然,也在想,反正會有四天,或者把三本《羊道》(時報),一本《離春天只有二十公分的雪兔》(本事)都翻出來再讀一遍。 ——那也成!還想著,沒決定。 但,元旦要讀李娟、讀李娟,想了就高興到笑!
詳細資料 / 我要留言
2014-11-01
年輕與年老的不同。年輕人總說:「我以後要怎要怎樣……」(刪節號代表無窮可能);年老的則是喃喃:「俺以前如何如何!」(驚嘆號代表大勢已去) 設若年過半百還敢說:「我以後要怎樣怎樣!」,這句話跟這個驚嘆號所代表的,未必是「夢想的實踐」,卻肯定是「真愛」了。 偶與友人喝酒聊天,酒酣興至,常會拍桌說:「以後來開家出版社吧!專為我們所愛卻書運多舛的作家服務,只出他一人的作品,出完了,換個人換個社名,繼續出!」這建議,廣邀激賞,總能贏得再乾一杯。於是,好友一喝酒聚餐,憑空便有了「藤澤周平出版社」、「約翰.哈威出版社」、「麥可.康納利出版社」當下酒菜了。 拜記憶力與友人之賜,說來可羞,近年來進新書店買新書次數,屈指可數。藤澤周平傷心事就別說了,但只要約翰.哈威或麥可.康納利二君新書上市,敝人定然專程趕赴書店購買,並儘快讀完,得求一爽!也維持下酒菜熱度不減。 也曾側面探聽,約翰.哈威據說廣陵散絕矣。麥可.康納利則是僅存其一,再也沒有了。也因此,《詩人》續集The Narrows中譯本問世消息甫出,我便密切注意,書到店頭,我人也到了,看了一眼,翻了幾頁,黯然離去:「無論如何,他都不該受到這樣的裝幀對待!」那封面、那版型、那字體、那中譯書名,時機歹歹,知音寥寥,實在不忍苛責,但感覺真的就像昨日所見,那個被扮成烏面祖師公參加萬聖節遊行的小朋友哪。 只是,真愛無敵,終不因皮相美醜而移,心中碎碎唸了一個禮拜,終究還是買回家了。花了半天一夜看完,封面、版型、字體似乎也不再那麼礙眼。「內容為王」,畢竟錯不了。下酒菜又熱了起來: 「以後來開家出版社吧!專為我們所愛卻書運多舛的作家服務,只出他一人的作品,出完了,換個人換個社名,繼續出!」
詳細資料 / 我要留言

職人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