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定價:NT$380 79折 NT$300
  • 馬修
    彷佛身在此岸,卻不在此岸受苦。
    「所有的悲傷都可以忍受,
    如果你把他們放在故事裡,
    或是訴說一個關於它們的故事。」

    ---丁尼生
    ----------------------------------
    「可以總結你前面說的,五十歲之後的,四條自我要求嗎?」
    「用『非問不說,知謊不言』控制本能,以『不佔便宜,不做功德』淨化行為;讓『不記得恨,不期待愛』還原感情初始,在日常生活中,試著『言應證偽,行當試誤』,以進化理性。」
    「這四條你都做到了嗎?」
    「這四條不是目的,而是道路,我才剛起步。」
    「那如果真讓你都做到,走到目的地時呢?」
    「我也不知道,但我猜想什麼事也不會發生,只是知道了。」

    「不知道目的地有什麼,為什麼要去?」
    「剛好相反。正是因為不知道路的那頭,海的彼岸有什麼?才會想去看看。
    早些時說了,走上這條路的原因,不是為了有什麼好處,而是好奇,有趣,與自由。

    若真要說好處,其實,在妳意願走上這條路,願意如此要求自己時,就必然會有個副作用會出現,但我不確定究竟算不算好處?」
    「什麼副作用?」
    「跳脫自身的認同,將自己視為他者,一個用來進化的對象,而非目的。」
    「這樣能幹嘛?」

    「人世無常。
    就算妳個人福報充滿,生活在世界的黃金都城,每天在這座都城的最高雙塔工作,經手世界的瞬息萬變;也可能在某一個再尋常不過的早上,在妳喝著咖啡,與同事打屁調情時,忽然驚見窗外一座冒著濃煙的飛機撞入閃亮的窗戶,而這就是妳在世上,所記得的最後一個畫面。

    逝者已逝,難過的是生者。
    生者因為記得,所以難過;但他們又無法不記得,因為當他們遺忘,逝者就真的消逝了。」
    「那生者怎麼辦?」
    「大多數的生者還是無可抗拒的,會隨著時間遺忘;少部份的生者無法抹滅記憶,難過至死。
    只有極少數的人,因著能將自己視為他者,而處理這個痛苦,將其轉化為能量,讓自己昇華。」
    「他們是怎麼做到的?」

    「如果妳親近文字語言,那妳就一遍一遍,用不同的語句口吻述說這件事。
    如果妳擅長影像,那妳就一幅一幅,用不同的畫面圖像呈現這件事。
    如果妳喜歡聲音,那妳就一首一首,用不同的節奏旋律,讓人聽見妳心裡的低鳴。
    如果妳什麼都不會,那就走出去,去幫助其他跟妳一樣陷入痛苦的人,傾聽她們描述那個,已經逝去的人。

    學會跳脫自我的認同,能讓我們重新編織記憶,界定意義,創造故事。
    讓我們的意識處在彼岸,遠眺自身,彷佛身在此岸,卻不在此岸受苦。」

    ※本書展自 2019-09-09 起推出
    1. 任意選購不同職人的推薦選書,置於購物車內,可一次導購至【金石堂網路書店】結帳
 
※提醒您,您的隱私權限請設定為"公開",以便管理者與其他網友能瀏覽您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