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定價:NT$390 79折 NT$308
  • 馬修
    所有的知識最後都會導向自我認識。
    「所有的知識最後都會導向自我認識。

    因此有人請我教他們,並不見得是要自我防衛,或傷害別人;
    相反地,他們是想透過一些動作,學會表達自我。」

    -----李小龍
    ----------------------------
    「所以,就像電影一樣,當我們選擇吞下紅色藥丸,產生『病識感』,才會意識到,我們其實並不認識自己?」
    「是的。」
    「為什麼會這樣?」
    「為了讓我們的神識得以充份經歷各種境遇,造化創造出我們身處的這個物質世間;為了讓我們經歷境遇起伏時有所悲歡得失,造化讓我們必得先認同眼前的世界為真。
    而認同時,相對要付出的代價,就是我們必須忘記自己。」

    「我們怎麼可能忘記自己?一出門就有人跟妳說:噯,xxx,要出門啊?一到學校,就有老師問妳說:xxx,妳報告什麼時候交?這不是隨時都有人在提醒妳是誰嗎?」
    「那個別人口中的xxx,並不是妳;而是在妳忘記自己後,因著外界給予的資訊與刺激,而被動的,想像出來的自己。」
    「那你所謂的吞下紅色藥丸,產生病識感,又是什麼變態行為?」

    「我很喜歡走路。一開始起步時,總難免想著最近此刻一些煩瑣事物;然後走著走著,一些多年以前,早已忘記的畫面情境,會沒來由的忽然浮現,然後你會重新體會當時陷在那個情境時的諸般悲欣交集,但又清楚的知道,現在不是了。
    這種微妙的感受,會在妳走到某個路徑轉折,來到某個街角場域時,突然讓妳產生一種陌生感。」
    「什麼陌生感?」
    「對自己的陌生感:我是誰?這裡是哪裡?我為什麼會在這裡?然後呢?然後我接下來要幹嘛?」

    「這就是你所謂的『紅色藥丸』?所謂的『病識感』?」
    「是的。我猜想所有讓人沉浸其中,需要一定時間的行為技藝,不管是簡單如走路,複雜如圍棋,深刻如繪畫,精采如音樂;在專注投入一定身心能量後,都會在某個片刻,讓我們產生:『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陌生感。」
    「那對我們又有什麼幫助?」
    「妳可以隨時叫停這個世界。」
    「什麼意思?」
    「年輕時,我跟大家一樣,下班後會開心的跟同事一塊去KTV喝酒唱歌, 然後帶著不捨與醉意回家。
    有一次,當我看著年輕的女同事唱著悲傷的怨曲時,我忽然有種陌生感,似乎意識到些什麼,於是去買了單,提前告別,一個人走過長長的,無人的大街回家。」
    「那只是你年紀大了,撐不住了吧?」
    「也許是吧?但那次經驗,讓我意識到,我可以隨時決定,要不要認同這個情境?或是轉身離開。」
    「所以,這故事告訴我們?」

    「人可以有意識的,透過處理不同情境的態度,來創造自己面對這個世界時的樣貌。
    而這個世界,也會根據妳的樣態,所投射出的影像,來決定如何對待妳。」

    ※本書展自 2019-07-08 起推出
    1. 任意選購不同職人的推薦選書,置於購物車內,可一次導購至【金石堂網路書店】結帳
 
※提醒您,您的隱私權限請設定為"公開",以便管理者與其他網友能瀏覽您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