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定價:NT$380 79折 NT$300
  • 陳素芳
    在生命低潮時,與詩相遇
    廈門街113巷可說是台北最著名的文學巷了,余光中曾在此落腳20餘年,歲月遞嬗,詩人早已遷離,他在長巷聽雨,筆下的「踢踢踏」聲依然在兩岸讀者心中作響。巷內有一棵百年的雀榕,見證時光流轉,相映成趣的是兩家成立超過35年的文學出版社,翻開兩家的出版書目,幾乎占據半本台灣文學出版史,列名其上的多是一戰後、二戰前後出生舉足輕重的名家,在上世紀70、80年代引領風騷。
    爾雅出版社與洪範書店比鄰而居,早成了台北重要的文學地標。1987年台灣解嚴,出版市場百花齊放,文學獨大的歲月日遠,而翻譯書大量引進,更壓縮台灣文學創作者的空間。面對變局,各家出版社無不求新求變,提高出版量,佔據書店平台,以書換書,維持帳面不要出現赤字。而廈門街長巷裡這兩家老字號的文學出版社,卻依然維持「小而美」的經營風格,以質取勝力抗潮流,以爾雅為例,創社時一年出版20本書,38年後,依然維持同樣的數量,可謂台灣出版界的異數。
    這種緩慢手工式的出書,處處顯現爾雅創辦人隱地對文學的堅持與生活的品味,也讓他在文學出版低潮中,找到個人文學生命的新綠,而且生機勃發。
    隱地常慨嘆,「在文學黃金期,做什麼都對。到文學衰頹期,變什麼戲法都不靈。」有一段時間他頻頻為文發出「文學已死」的悲鳴,對出版集團化以銷售數字決定出版大不以為然,然而業績滑落,多年老友又持續送稿期待出書,總讓他天人交戰。既然文學式微,他賭氣式的抗議,出版最不被看好的詩集,並在56歲這年開始寫詩。
    生命低潮遇見詩,繆思眷顧,文壇驚艷,資深出版人隱地成了「年輕的詩人」,好友白先勇笑他是「老樹開花」。「如果我沒有名字\別人怎麼稱呼我\群眾走在群眾裡\沒有名字的我 消失在曠野裡」生活即詩,咖啡廳,理容院,電影院處處都有詩,寫詩讓他能以新鮮的眼光看萬事萬物,而不再汲汲營營於市場的起起伏伏,更何況知音者眾,蔣勳還約集了好友林懷民、席慕蓉、愛亞等,在淡水河畔喝紅酒品佳餚朗讀他的詩。
    寫詩讓他找回創作的熱忱。儘管爾雅風光大不如前,卻也從未出現過赤字,心念一轉,他決定以不變應萬變,固守文學疆土,同時重新投入創作,寫詩,寫散文,還分別在2000年與2009年獲得「年度詩獎」與「年度散文獎」,對於一手締造台灣「年度文選」的隱地而言,以創作者身分被肯定,別是一番滋味。
    1999年是隱地的傷心年。文學市場幾乎盪到谷底,他忍痛結束了出版了31年的『年度小說選』,改由九歌出版社接手。更早之前的「年度評論選」早已停辦,『年度詩選』幾經易手,最後落腳二魚出版社。然而,他對「年度文選」卻始終保持關心。
    2010年他主動提起想編『2012年度散文選』,爾雅的老闆編九歌的『年度散文選』,的確是文壇的驚嘆號。同為台灣文學「五小」出版社,都曾站黃金期的浪頭上,歲月早已磨平彼此的稜角,留下當年對文學的執著,30年後攜手合作,也算是人間佳話,隱地並以這本散文選正式告別「年度」。
    就像廈門街那株百年老榕樹,隱地既像個老園丁守候著文學花園,又逆風而上,成了台灣九零年代代表性詩人。他說,王鼎鈞,余秋雨,白先勇是「文壇的三大男高音」,借用他的比喻,編輯隱地,應該就是三大男高音同台演出時的指揮祖賓.梅塔。

    ※本書展自 2014-02-06 起推出
    • 定價:NT$450
      85折 NT$383
      自《2002 / 隱地》出版十年後,隱地又寫起日記來了。只要
    • 定價:NT$390
      85折 NT$332
      「王鼎均回憶錄四部曲」的出版,讓鼎公再次攀上高峰。可是到美國
    • 定價:NT$360
      85折 NT$306
      蘇紹連說:「他們的創作風氣主要來自於網路詩友們的砥礪及自我警
    1. 任意選購不同職人的推薦選書,置於購物車內,可一次導購至【金石堂網路書店】結帳
 
※提醒您,您的隱私權限請設定為"公開",以便管理者與其他網友能瀏覽您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