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定價:NT$420 79折 NT$332
  • 傅月庵
    不厭百回看,一看一點頭,掩卷自痛快!
    「掌故」一名「掌固」,是個官兒,「太常」的下屬,掌管禮樂制度等故實,漢代開始設置。具體工作內容,估計像個顧問,碰到禮樂制度有不清楚的地方,都可去問他。一路演變到後來,「掌故」便成了歷史制度、文化沿革和人物事跡的簡稱。
     
    掌故有趣,無論人或事,多少有些八卦性質。人們愛看愛說,用以滿足窺秘心理,自古便是熱門書寫文類,所謂「筆記小說」,裡面所說泰半不出掌故範圍。民國以來,雜誌蓬勃,以「掌故」為主的也很常見,信手拾來,戰前上海《逸經》、《古今》,戰後香港《大人》、《大成》、《大華》、《春秋》;臺灣《傳記文學》、《中外》、《春秋》無不叫人難忘。至若嫻於掌故,發而為文讓人津津樂道的作家,如鄭逸梅、瞿兌之、黃秋岳、徐凌霄、徐一士、高陽、高拜石、高伯雨……同樣令人懷念。
     
    掌故不好寫,得有些考證能力,好排比鑑別線索,加上些編輯功力,好斟酌裁剪主從,最後還得有些敘事筆力,把故事說得精彩,讓人難忘。這幾點加一加,其實寫篇掌故文章,往往也就是微型論文了。
     
    17、8歲初讀《古春風樓瑣記》,幾至廢寢忘食,一個暑假,幾乎兩天一本的速度,不斷向前推進,全套看完後,直想「望石而拜」;這種痛快,一直到幾年後又讀《花隨人聖盦摭憶全編》,方又重溫。今日想想,也幸而先讀「古春風樓」後讀「花隨人」,由淺入深,要不,恐無法一路痛快了。——這也恰恰說明了民國掌故文章「不好讀」,原因是作者多半愛掉書袋愛抄書,沒有相當文史程度,瞎看亂看難窺其堂奧。
     
    春節裡快讀《多少往事堪重數:百年歷史餘溫1890~1990》(新銳文創)。臺灣正統掌故作家——無論寫臺灣或中國——如今老成凋零,後繼無人,難得蔡登山先生始終致力於此,寫書不夠,繼之以翻刻掌故名著,兼之以覆刻掌故雜誌,造福讀者多多。有心多因真喜歡,長年浸淫自然不同凡響。此書乍看平淡,很多題目前人都已寫過,譬如董小宛入宮、狂放不羈龔定庵、「聯聖」方地山……等等,細看之後卻發現,他所寫與前輩相比至少有兩個特色:
     
    1.整輯排比,剪裁得宜。每篇不過兩三千字,卻能要言不繁,將重要「關節」一一縷述,前人觀點比對說明,少掉書袋少抄書。這種功夫看似平常,真要做起來,沒有一些「識見」,不懂一點「人情」,少了一段「閱歷」,肯定做不來,剪來裁去,一不小心就是一節指頭掉落。
     
    2.儘管說的是舊事,卻能加入新材料。網路大興以來,拜資訊爆炸之賜,許多前此難找難見的資料,如今按鍵可得,處處都是新奇小零件,會用的人自可嵌入舊機器,翻舊成新,跑得更順暢。蔡先生就是有這本領的人,即使題目是舊的,因為安了點新零件,便讓人看出一些新意。
     
    有了這兩種特色,此中掌故遂不厭百回看,一看一點頭,掩卷自痛快!

    ※本書展自 2019-02-11 起推出
    1. 任意選購不同職人的推薦選書,置於購物車內,可一次導購至【金石堂網路書店】結帳
 
※提醒您,您的隱私權限請設定為"公開",以便管理者與其他網友能瀏覽您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