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定價:NT$400 79折 NT$316
  • 賽琪
    關於作者,沒有比作品能說出更多的了
    2013年暑假,去了一趟鐮倉。
    行前知道黑澤明導演的天堂居所離民宿不遠,安頓好住處後,便踩著腳踏車前往供奉阿彌陀佛如來像與千手觀音像的安養院和黑澤明爺爺打招呼。
    其實,我對黑澤明的電影不太熟,會想去打招呼是因為編輯室有一本他的自傳待編。想和黑澤明爺爺說請放心把書稿交給我們照顧。只是傍晚抵達安養院時,發現寺院已經關門,我一度想放棄,還好眼尖看到另一條小路,感覺可以進去看看。進去才發現,原來墓園不是寺院內,而是在這幽靜小徑深處。
    這不是個氣派的墓園,導演的墓低調到我繞了二、三圈才找到,我甚至懷疑這素簡的環境到底配不配得上這位國際知名的導演。那天,墓前除了乾枯的花束,還有一瓶威士忌和音樂雪景球。不知是哪位後代還是影迷獻上的,在酷暑的夏天,有個雪景球,不知導演會不會比較愜意舒適呢?那段時間,除了我們之外,也沒有其他人在墓園,耳邊聽見的只有夏日蟲鳴和近晚微風。這次的相會,就像《蝦蟆的油》給我的感覺:率真、平易近人,而有時神來一句妙語黑澤明爺爺,也許就在黑澤家的三個大字上,微笑點頭。
    後來,開始看《蝦蟆的油》書稿時,我開始能體會為什麼黑澤明會在這樣一個樸素的墓園中,實在與他直率又真誠的個性有關。例如:書中有一張照片令我印象深刻,當初在清圖片版權時,我說:「無論如何這張一定要買呀!」(果然後來是全書最貴的一張照片)。那一段提到黑澤明應《文藝春秋》的「老友歡聚」企畫邀請,和二十年沒見的童年好友植草圭之助見面,他們到就讀的黑門小學舊址(小學不在了),但附近的神社鳥居還在,他們在鳥居前說:

    「這裡的石階還是和以前一樣。」
    「鳥居也是以前的那個沒變。」
    「可是,這棵銀杏看起來比以前小了。」
    「是我們長大了。」

    這張照片,就是黑澤明與植草圭之助撐著傘,站在鳥居前聊著回憶的瞬間。而黑澤明對這段回憶總結道:「外面的風景變了,我一點也沒變。我像當年那個金米糖弟弟一樣想哭。」
    還有一個場景,我也印象深刻,那是黑澤明遇到關東大地震的情景。地震之後,因為黑暗人心而引發的朝鮮人事件,讓所有人都對朝鮮人心生畏懼,傳說區內某家水井的水不能喝,因為井邊護欄有奇怪的記號,是朝鮮人下毒的記號。當時小小黑澤明知道這件事之後目瞪口呆,他道:「因為那個奇怪的記號是我的塗鴉。我看著這些大人,不禁歪著腦袋思索人類這種東西。」看到這段,我不禁啞然失笑。明明是讓人難過的大地震,但黑澤明就是能天外飛來一筆讓你笑出聲,但是又不得不多想一點點。而這一點點,就能讓你在心裡迴盪很久很久。

    ※本書展自 2014-01-26 起推出
    1. 任意選購不同職人的推薦選書,置於購物車內,可一次導購至【金石堂網路書店】結帳
 
※提醒您,您的隱私權限請設定為"公開",以便管理者與其他網友能瀏覽您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