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定價:NT$360 79折 NT$284
  • 馬修
    情願放棄知識。
    「真正的無知不是知識的缺乏,而是拒絕獲取知識。
    True ignorance is not the absence of knowledge, but the refusal to acquire it.」

    ——— 卡爾.波普爾
    --------------------------------------
    「什麼是知識?」
    「知識有兩種:一種是對客觀事物的探索,我們稱之為科學。另一種,是對主觀認知的深思,我們稱之為哲學。」

    「這兩種有何不同?」
    「發生在現實生活中的客觀事物,必然可區分真假,所以科學的前提是『可證偽性』,透過不同的經驗與證據,一次一次的把那些被證明不是真的事物過濾掉,剩下來的事物,我們就暫時假設它是真的,這是科學。

    看到客觀事物後,深思我們與這些事物的關係與意義;這種關係與意義雖然主觀,但必須是可『被質疑』的,得符合邏輯,不能前後矛盾;一層又一層的質疑,把不合邏輯的推論汰除掉,剩下來的,形成前後一致的概念與主張,我們稱為哲學。」

    「那有看來既像科學,又像哲學的事物嗎?」
    「有。高聲宣揚一些這樣說也對,那樣說也行,主觀價值先行,沒有客觀事實可證偽的主張,一般我們稱之為『政治』。

    強調經驗的不可思議,不能被質疑,把不合邏輯之處合理化為不可知,反過來強調人的渺小與無知,一般我們稱之為『信仰』。」

    「那有既是政治,又是信仰的事物嗎?」
    「有。偉大的民族。」
    「什麼意思?」
    「每個民族,只要存在的歷史夠長遠,大約在某些時刻,都會宣稱他們是世界上最偉大的民族。」
    「偉大不好嗎?」
    「偉大,是要付出代價的。

    如果是個人自我感覺良好,那要付出代價的就是他自己,最多禍及親友。
    但一整個民族偉大起來,除了他們一整代人,通常連週邊世界,乃至後代子孫,都得為那一代人的偉大付出代價。」
    「比如說?」
    「比如說,有些民族自認血統純正,於是一整代人以消滅他們認為不良血統的民族為已任;
    又有些民族,無視血緣,地緣,乃至文化語言的差異,為了表現與鞏固他們的偉大,利用人口、經濟與文化優勢,逐步消滅其他民族的差異性,且美其名為『包容同化』。
    這兩種行為,都在消滅人類花了上萬年,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多元與可能性。」

    「他們為什麼可以這樣做?」
    「因為他們的人民真心相信,這是民族的光榮盛世,歷史的偉大一刻。
    為了這一刻,他們選擇了政治與信仰,情願放棄知識。」

    ※本書展自 2017-06-02 起推出
    1. 任意選購不同職人的推薦選書,置於購物車內,可一次導購至【金石堂網路書店】結帳
 
※提醒您,您的隱私權限請設定為"公開",以便管理者與其他網友能瀏覽您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