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定價:NT$260 79折 NT$205
  • 傅月庵
    「此刻我彷彿見他安然在雲端露綻淺淡的笑容呢!」
    送別沙究先生。今早。

    我知道「沙究」這名字是1980年代的事。圓神初創,出版一系列中文創作,每本裝幀設計,甚至書籤都讓人耳目一新。我幾乎本本買,初涉雷驤、沙究都是這樣來的,兩人的書:《青春》、《矢之志》、《浮生》,我都愛極了,一讀再讀。

    沒想到二十多年後,因緣認識了雷驤老師,方才知道原本以為外省人的「沙究」,竟然是士林人,本名胡幸雄。筆名「沙究」,是從「幸雄」的日文發音さちお轉過來。雷老師建議他取用的。
    彼時,沙究已退出文壇,不事寫作,與雷老師也中斷音問。喝酒閒聊,雷老師常會提起沙究,總推崇他的小說獨樹一幟,沒能繼續寫,真是可惜!談吐間,我深深感受兩人深厚的情誼。

    因為雷老師,我又重讀沙究,還找到了他由三民書局出版的的另一本《黃昏過客》,越讀越覺得有意思。某次喝酒,與初安民先生聊起這事,誰知他也是「沙究迷」,兩人酒逢「沙究」,談了許久,都覺得他好!

    沒想到機緣湊巧,此時雷老師與沙究恢復聯繫,沙究退休後,竟然斷斷續續在創作之中。得知這消息,我當仁不讓,沒著多少力便牽線成功,《印刻文學》先登了他的一篇小說,然後為他出了一期專號(2015年11月),正式宣佈他的歸來,最後又出版了小說集《群蟻飛舞》。

    也是為了那次專號,我跟雷老師、房慧真、丁名慶、葉名竣等一群人,浩浩蕩蕩到桃園訪問沙究,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見到沙究,他外表樸實,宛如鄉下老農,極其溫純,因為喉癌手術,只能筆談,聊起往事,溫柔笑著,聊到文學、哲學,眼神轉而靈轉,突然犀利起來。

    見面時間不長,短短一個下午,非常美好的下午,大家相約等專輯出來,還要相聚慶功。離開時,夜色已晚,他堅持送我們上街等待公車,直到我們都上車了,他才緩緩離去——舉手投足,古意朗朗。

    當然,這種年代,說好的多半會耽擱,大家事忙,沙究也忙小說集,講過幾次,終究沒再見面。去年底,雷老師身體不適,一度危急,幸而安度難關。我去探望,他非常高興地告訴我:「前兩天沙究也來看我了,還笑我『虎落平陽』……」聽完我也樂,沒想到癌細胞轉移,春天裡沙究很快就走了。

    今早告別式,特地撥冗送他一程。見過一下午面,郵電來回10多次的一名長者,不知為何特別難忘?今早式堂裡見到他的照片,還是格外親切,大概所謂緣深吧。

    「此刻我彷彿見他安然在雲端露綻淺淡的笑容呢!」雷老師致沙究家人的致哀信裡,最後的一句話。

    ※本書展自 2017-03-28 起推出
    1. 任意選購不同職人的推薦選書,置於購物車內,可一次導購至【金石堂網路書店】結帳
 
※提醒您,您的隱私權限請設定為"公開",以便管理者與其他網友能瀏覽您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