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定價:NT$420 79折 NT$332
  • 馬修
    只不過是個冒牌貨。
    「 現尚有一事,可為我們模範。即俄國完全以黨治國,比英美法之政黨握權更進一步。我們現在並無國可治,只可說以黨建國,待國建好,再去治他。
    ……我以為今日是一大紀念日,應重新組織,把黨放在國上。但此說初聽之甚駭人聽聞,其實現在我們何嘗有國,應該先由黨造出一個國來,以後再去愛之。」

    ———孫文.於國民黨一全大會
    ------------------------------------------
    「媽,妳阿擱會記哩抺?我國小彼當時,繪圖比賽,我嗯知欲繪啥?妳甲紙剎來,用尺繪線,叫我用蠟筆糊青紅色交出去?」
    在台大醫院,陪著年邁的母親掛號等候時,我忽然想起多年來的一個疑問。

    1968年,作為天子腳下的士林鎮,不歸台北市,而是由黨國直屬的陽明山管理局所管。
    我一生中僅有的一張畢業證書,便是由「陽明山管理局-士林國小」所核發。
    一年級時,全校舉辦繪圖比賽;據說是為了向當時駐在的美軍顧問團表現自由中國的開放風氣,這次比賽沒有主題,全校自由畫。

    自由畫,就表示不知道要畫什麼?當時才一年級的我,遂在母親的雜貨店裡纏著母親,問她要畫什麼?只想交差了事。
    「有喔…」母親居然記得這事:
    「彼時你底店裡吵,士林婦女會的主席擱來找我,叫我作總幹事,都愛入黨。」
    母親的回憶似有斷裂,但卻記得一件事:
    「啊你彼屆,咁不是拿到全校第一名?」
    「是第二名。」我笑得尷尬。

    彼時,我莫名其妙成了全校第二名,與第一名一起參加全國大賽。
    第一名拿了全國佳作,我則沒有下文。
    奇怪的是,我反而有種慶幸與鬆了口氣。
    心知肚明,我只不過是個冒牌貨。

    母親情急下畫了幅草圖給我塗色,我依樣葫蘆,填了張中華民國國旗交上去。
    那個時代,大概沒有老師,看到學生交了幅國旗,敢不給高分的。

    此後三十多年,我再也不曾拿起畫筆。

    ※本書展自 2017-02-28 起推出
    1. 任意選購不同職人的推薦選書,置於購物車內,可一次導購至【金石堂網路書店】結帳
 
※提醒您,您的隱私權限請設定為"公開",以便管理者與其他網友能瀏覽您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