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定價:NT$250 79折 NT$198
  • 馬修
    只有當妳自己歡喜甘願時
    「文革時,他們把我的行李放在獨輪車上,讓我推著在街上走。
    我走得很有尊嚴,而且我走起來還很有技術,我一邊推著車子,一邊想著,
    蘇格拉底如果變成我的話會怎麼樣?

    …我是紹興希臘人。」
    ------木心
    -------------------------------
    「窩覺得,窩有很多,很多的,愛以…」
    她繞著舌頭,生硬的吐出「愛」這個中文,尾音拉得長長的…

    1983年冬天,等著入伍通知而閒晃終日的我,被朋友拉著到西門町見一個女孩。
    「噯,你來幫我看看,她那個口音是裝的還是天生的?」

    朋友在歲末的國際影展打工,遇見她來詢問場次;攀談之初,還以為是從國外回來的華裔小孩,不意那女孩堅決否認,謂自己從小在屏東長大,且出示身份證上,她那略帶土氣的本省閨名。

    「妳家裡的人講話跟妳一樣嗎?」
    聊沒兩句,我便粗魯無禮的直問。
    她搖搖頭,不以為忤,似乎已經習慣這種問題了。
    「他們講話跟你們一樣,但是,窩不一樣。」
    她停了一下:
    「窩講話跟神父修女一樣,我們是同一幗的。」
    「窩覺得,窩有很多,很多的,愛以…」

    「口音不會是天生的,是後天養成的」
    她進場看電影後,我與朋友在收票口聊:
    「但也不是裝的,中國人不會把愛這個字掛在嘴上。」
    一個生在台灣家庭,卻在西班牙教會環境下長大的女孩。
    「她是一個屏東西班牙人。」
    我們戲謔的結語。
    ……

    很多年後,拿到英國居留權的朋友回台,聊起這事時,忽覺詫異違和的,卻不是這女孩;
    而是當年我竟用「中國人」,來稱呼一個來自屏東,操著她心愛異國口音的本省女孩。

    她會堅持這讓我們逆耳側目的口音,在台灣熟老至今嗎?
    還是拿了教會的獎學金,在青春時就回到她應該去的國度?

    沒有人能強加妳的國族身份,只有當妳自己歡喜甘願時,妳才是。

    ※本書展自 2016-05-23 起推出
    1. 任意選購不同職人的推薦選書,置於購物車內,可一次導購至【金石堂網路書店】結帳
 
※提醒您,您的隱私權限請設定為"公開",以便管理者與其他網友能瀏覽您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