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定價:NT$320 85折 NT$272
  • 韓嵩齡
    1928 V.S.1982
    詩,是極富想像力的文字。

    友人劉道一是我認識的大陸文化圈人中,最熱愛台灣的一位(是的,沒有之一),日前寄給我他的詩集書稿,爾雅即將幫他出版的《碧娜花園》。
    隨意翻到一頁,不由得地笑了出來。

    題目是
    《新世紀祈禱語( 神州版)》
    大國近了
    上帝應當悔改

    我不知這位中國社會科學研究院馬克思主義研究所的研究員(是的,馬克思是無神論者),究竟是想透過這十個字來反諷,還是徹底放棄後的自嘲。按我認識的劉道一應該是後者,但想像起來,前者呈現出另一付完全不同的嘴臉,這也是詩好玩地方所在。
    道一的詩有很濃冽的悲憫,用白話說,就是有其憤青的那一面,其中這首,說的雖然是大陸的民工現象,但在讀詩的時候,一直想起關於台北車站聚集數萬名印尼移工過開齋節的新聞,階級歧視,在兩岸間並無不同。

    《民工們》
    巨碩背囊
    一半是渴望
    一半是失落
    呼嘯而入
    聒噪著
    拉扯著
    擁擠進城市狹隘的胸襟
    任尖酸喝斥
    任鄙夷眼神
    任一口痰粘在喉管
    而方言是最後武器

    不理解
    撕咬不理解

    這類社會底層的觀察,往往出現在極細微之處,攤子邊上的一方餐桌,希哩呼嚕十分鐘的時間,就足以刻畫出一段命定的人生。

    《刀削麵》
    來不及拍打肩頭的灰土
    就埋首於濃湯的滾燙
    生凍瘡的手
    與時間搶奪飢餓的話語權
    唏哩嘩啦
    吞嚥微醺的快感
    蓬亂的頭髮
    努力掩藏麥芒的鄉愁
    飽嗝也只捨得打上半個
    一仰頭便讓大碗公見底

    因為用字精簡,詩可以是任何一種情感最適切的表達,「在不該說出時說出該說的這就是 詩」,詩這字,要說用愛恨嗔癡任一字替換,都通。道一的詩,大多靈動見精巧,像是:

    用別針
    別住時間
    鐘於是瘋了

    1982年生的劉道一,頗得台灣老詩人的喜歡,隱地老師把他的書放到爾雅四十週年慶的系列出版品中,詩人白靈為他寫了篇及其鞭辟入裡的導讀,楊澤、鴻鴻、駱以軍、許悔之、伊格言、姚謙、李灼雄、陳克華,這些人放到哪裡都是一方之霸,他們為這本書寫下的推薦文,每一篇都堪稱極佳的作品,身為編輯,看到這一字排開的華麗陣容,竟是有些羨慕了。

    ※本書展自 2015-08-19 起推出
    1. 任意選購不同職人的推薦選書,置於購物車內,可一次導購至【金石堂網路書店】結帳
 
※提醒您,您的隱私權限請設定為"公開",以便管理者與其他網友能瀏覽您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