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定價:NT$300 79折 NT$237
  • 傅月庵
    阮是開拓者,不是憨奴才
    讀完三卷《百年追求》(衛城),正當今年第一道冷氣團南下的暗夜裡。
    溫度驟降10多度,我卻沒太多寒冷的感覺。

    或因第三卷所敘述的種種,喚起了餘溫猶存的青春烈火吧。

    「終於有人把它整理書寫了出來,簡潔持平,足矣。」

    心中有種欣慰,那種欣慰,是印證自己所親歷,雖已過去,卻確實存在。自己所見所聞,與同時人集體記憶相去不遠。

    而為「同時人」代表執筆,恐再沒有比慧玲更合適的了。

    說她合適,不是因為資歷,與她同樣涉入1980年代以來台灣民主運動種種現場者,不啻成千上百。她所以勝出,無非「風骨」兩字。亦即臺靜農先生所說:「大概一個人能將寂寞與繁華看做沒有兩樣,才能耐寂寞而不熱衷,處繁華而不沒落。」

    昔時「一將功成」,慧玲與賢夫麥可兄,本可求而無所求。迨「將星墮落」,橫遭背叛,卻常時自責懊悔。我永難忘某次午後咖啡廳的閒聊,她幾乎掉淚地述說「確認他拿錢,心痛到了極點。白天『見笑』到幾乎不敢上街,半夜裡常常驚醒而坐」的憂愁面容。——那是人格,也是一種是非,這個時代、這塊土地所最欠缺的。

    翠蓮君與乃德君,我不熟,但想必也是磊落君子吧。故而能將前二卷寫得風旗獵獵,颯爽分明,一種「節制的悲壯」沛然汩湧,哀而不傷,激昂處高揚如進行曲,低迴處即是巴哈無伴奏大提琴曲了。

    此書要言不繁,而寓意深遠。邊讀邊思索,主觀理解,我深信且深願,這部書與龍應台《大江大海一九四九》(天下雜誌)得存有某種「無言的對話」意義。無言是「默契」,也是「共識」,因了植基於「人道、自由、民主」的共同價值,「隱忍不言的傷」竟有了共通的傾洩方向,而「我再怎麼寫,都不能給他們萬分之一的溫情與正義」,方才具有普遍意義,所有為了這塊土地而「被時代踐踏、污辱、傷害」的前輩靈魂——不分族群,不分性別,不分階級——始得以安息。

    有些書應該傳家。傳家不是要求「指定閱讀」,而是提醒兒孫「莫忘初衷」。翻看書就能想起昔時祖先來自五湖四海,匯聚到這塊島嶼,為的是什麼?苦苦守護「婆娑之洋,美麗之島」,為的又是什麼?

    「阮是開拓者,不是憨奴才。」著理解,著理解啊!

    ※本書展自 2013-11-26 起推出
    1. 任意選購不同職人的推薦選書,置於購物車內,可一次導購至【金石堂網路書店】結帳
 
※提醒您,您的隱私權限請設定為"公開",以便管理者與其他網友能瀏覽您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