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定價:NT$280 79折 NT$221
  • 陳素芳
    雲和街11號
    繼胡適、錢穆、殷海光、林語堂之後,坐落於雲和街11號的「梁實秋故居」於2012年底正式對外開放,成為台北市第五座文學家故居。

    自1949年來台,梁先生在台北先後住過德惠街、雲和街、安東街、辛亥路與四維路。馳名四方的「雅舍小品」除了第一集完成於重慶北碚,其餘三集均寫於台北,從大陸到台灣前後38年,他以一人之力完成莎士比亞全集四十冊的翻譯,主編的遠東英漢字典是學子必備的英語學習工具,集散文家、翻譯家與教育家於一身,他棲身之處都有他燈下閱讀振筆疾書的身影,只可惜多數均已拆遷不復當年樣貌。

    雲和街十一號經復舊修繕後,是目前保存最完整一棟宅邸。這棟建於1932年的日式宿舍,與現今車水馬龍的師大夜市僅一路之隔,庭中碩大的麵包樹依然挺立,六十年前,梁先生任教於師大英語系時曾在此處住了七年,經常在樹蔭下乘涼。

    對台灣讀者而言,梁實秋的名字既熟悉又遙遠。對我而言,梁先生是我文學編輯生涯裡唯一接觸到的五四人物。梁先生長壽,耄耋之年筆耕不輟,晚年的作品幾乎都在九歌出版。

    上世紀七零年代,是台灣報業副刊的黃金時代,中國時報、聯合報兩大報發行量廣,稿費高,夾雜在兩大報之間,時任中華日報副刊主編的蔡文甫,為爭取梁實秋這樣重量級的作家,煞費周章,他先請梁先生高足余光中引見,當面約稿,幾次往返,梁先生見他邀稿至誠,就親手把幾篇<四宜軒雜記>稿件交由中華日報發表,蔡文甫不一次刊登,而改採<四宜軒雜記>專欄形式,每周發表一篇。梁先生見後,笑著大呼上當,說他一輩子未寫過專欄,既已開了頭,就在中華日報固定寫稿。此舉引來兩大報主事者心急,開始展開人情攻勢;為了顧及情誼,梁先生每次投稿,總是要寫好三篇同時投進郵筒,以示不分軒輊。在梁先生過世前幾年,蔡文甫每月邀集作家與梁先生夫婦小聚,梁先生總會帶稿與會,積稿成書,蔡文甫創辦出版社,就將作品交由他出版。

    閱讀梁先生作品,總讓我覺得時光悠悠,只見胡適、聞一多、徐志摩、潘光旦、羅肇基、吳宓等文學史上的人物,從三零年代走來,談笑風生,雄辯滔滔。我尤愛他筆下各種人生況味,1987年5月,九歌重新出版他1929年新月書店版的<<潘彼得>>譯本。在梁先生龐大的譯事工程裡,這本兒童文學只是小品,一甲子後他親自校對舊譯,並附上後記,撫今追昔,交代一本譯作的身世,從喪亂流離的青壯年代到距五代同堂不遠的暮年,逝者如斯,對照著象徵青春永恆的潘彼得,他感慨系之:「潘彼得,你離我越來越遠了」。

    「潘彼得」後記是梁先生的最後一篇文章,是他在文學長河裡留下的天鵝之歌。薄薄的3頁手稿是我的珍藏,每次展閱,總讓我想起一句鋼筆的廣告詞:「最後一筆都是完美」。

    1987年,余光中籌畫梁先生祝壽文集,準備在他八十七華誕時當面獻書,並已擬妥「秋之頌」、「碩果秋收」二書名。當我們接到梁先生11月1日親筆函屬意前者,正擬向余先生報告,卻在3日當天接獲梁先生過世的噩耗。

    祝壽文集成了哀悼專書,余先生當面獻書不成,只能在梁先生墓前焚寄。


    ※本書展自 2014-10-14 起推出
    1. 任意選購不同職人的推薦選書,置於購物車內,可一次導購至【金石堂網路書店】結帳
 
※提醒您,您的隱私權限請設定為"公開",以便管理者與其他網友能瀏覽您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