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定價:NT$350 79折 NT$277
  • 韓嵩齡
    那些還記得的
    還在當小記者的時候,採訪時有聞必錄,回去後整理錄音,深怕漏掉一個字,老實說,寫出來的稿子,也沒比較精彩。

    有回跟個業界奇人的前輩出去採訪,此君從來不做筆記,也不錄音,只專心聊天,回辦公室也不寫稿,等到截稿前的個把小時,才關進主筆室振筆疾書,沒筆記沒資料,一出手就是頭題,有血有肉。

    讀是枝裕和的這本《宛如走路的速度》,讓我想起了昔日的小故事,這位名導的文字,就像沒做筆記的生活感悟,信手捻來,以散步的速度。

    專欄整編成書對編輯來說是個辛苦活,得先把分散的篇章理出頭緒脈絡,並重新給予整體的意義,這本書做到了,《宛如走路的速度:我的日常、創作與世界》文如其名,每一篇文章字都不多,但讀完都會讓人想停頓一下,思考一下,甚至放空一下,仿佛作者透過書在耳邊說著:「慢點,再慢點」。

    文字是這樣的,有時候,不記得的未必需要悔恨,任你做了通篇眉批,日後也不見得有時間回頭再看一眼,還不如多想想那些記得的,你會發現,或許僅止如此,就夠一生回味。

    摘錄其中一篇讓我流連許久的文字,我想你們也會喜歡:

    螃蟹

    我不喜歡談論算命或血型,也不完全相信星座、前世或死後的世界。我認為,這一類的東西只會使你脫離眼前無解的事實、人際關係與自身的問題,至少不適宜在電視上談論。

    這樣的我,一定完全沒有體驗過不可思議的事吧?倒也不能這麼說。大學畢業那年,我曾獨自一人去奄美大島旅行⋯⋯⋯⋯那是個相當冷清的小鎮,傍晚一個人在海邊散步,只有一隻螃蟹引起我的注意。通常感覺到有人接近,螃蟹就會慌張地逃走或躲藏起來,但這隻螃蟹卻高舉著一只大鉗、朝我直走過來,好像我的出現讓牠很生氣,而且不知為何,身體就像剛出生一樣呈半透明狀。仔細一看,那隻公蟹的背後還有一隻螃蟹,動也不動地橫躺在潮線邊際,看起來已經沒了氣息,而那隻公蟹卻還守護著牠,不想讓我接近。我被牠的憤怒和悲傷感動,立刻轉身離開。

    故事還沒完。回到國民旅舍、過了一晚後,隔天清早我不無擔心地再度造訪海邊,但映入眼簾的,竟是疊在一起、相依相偎的兩隻螃蟹。在此之前,我從沒聽過螃蟹這種生物存在固定伴侶關係、有沒有「死」的概念,也不知道這種動物是否原本就具有情感;但是,那兩隻螃蟹的屍體,卻絕對讓我感受到一種「不應該存在的事物」。

    那次的體驗後,如果我能在這裡寫下「再也不忍吃螃蟹」,才會是個美好的結局,無難不論是在那之前或之後,我都超喜歡吃螃蟹。請息怒。

    ※本書展自 2014-08-29 起推出
    1. 任意選購不同職人的推薦選書,置於購物車內,可一次導購至【金石堂網路書店】結帳
 
※提醒您,您的隱私權限請設定為"公開",以便管理者與其他網友能瀏覽您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