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定價:NT$280 79折 NT$221
  • 陳素芳
    我是那上京應考而不讀書的書生
    在台灣文學場域裡,馬來西亞華裔作家從未缺席。

    上世紀六0年代王潤華、淡瑩、陳慧樺等在詩壇崛起;以溫瑞安與方娥真為首的「神州詩社」,則是70年代台灣文壇最特立獨行的文學社團。
    80年代後,台灣文學面貌更趨多元,李永平,商晚筠、潘雨桐的小說備受主流媒體注目,尤其是李永平,進入21世紀,依然是台灣文壇重量級小說家。
    而出生於50,60年代的張貴興、黃錦樹、陳大為、鍾怡雯則有小說、詩、散文分別在台北指標性文學出版社麥田、九歌,爾雅、三民等出版。這批青壯派作家,他們在台灣求學、寫作、教學,有的甚至入籍成了新移民。他們和前行者,以創作和學術研究在他鄉建構馬華文學,成為台灣文學獨特的一隅,引人側目。

    出生於馬來西亞的溫瑞安,近年來因武俠小說火紅,有人開始蒐羅他的全集並對號入座揣想書中人物的原型,尋尋覓覓,找到1980年他離台前的純文學創作,同時拼拼湊湊當年他創辦的神州詩社,如何在短短4年內飛揚崛起復又慘烈頃圯。

    1973年,溫瑞安自馬來台就讀台大中文系,中學時寫就的詩「將軍令」、小說「鑿痕」、散文「龍哭千里」引起台灣文壇高度重視,寫『巨流河』的齊邦媛當時任教台大外文系,還特地為他寫了論文「寫詩的佩刀人」。來台後,正如他那一直為人傳誦的詩句「我是那上京應考而不讀書的書生\來洛陽只是為求看妳的倒影」,學業修修停停,一邊持續創作武俠小說維持生計,一邊以筆當劍創作以古典中國為意象的新詩,台北街頭成了他「山和錄」系列中的長安與洛陽,詩中的「妳」既是他心目中的「文化中國」也是密友方娥真。

    當時台灣正掀起一股「唱我們的歌」旋風,詩壇在「橫的移植」與「縱的繼承」爭論過後,開始尋找「現代詩」中的史詩,期待長篇巨掣負載新一代中華兒女的詩魂,另一方面,強調本土意識的鄉土文學論戰開始在報端點燃。來自海外僑居地的溫瑞安與方娥真以中國意象入詩,豪放任俠與婉約清愁,一剛一柔,文壇名家大為賞識,余光中以「樓高燈亦愁」為題為方娥真的詩集『娥眉賦』寫序,稱她是「謬斯最鍾愛的幼女」,他們與同為馬來西亞來台的部分天狼星詩社社員於1976年創辦神州詩社,半工半讀,生活艱苦而浪漫,辦詩刊,練武、結拜,以兄弟般情誼凝聚詩社力量,亦俠亦儒,令人動容,在七零年代中期,輻射般吸引不少當地的藝文青年飛蛾撲火似地投入,詩刊之外,成立出版社,創辦雜誌,在皇冠出版社出版「神州文集」,與朱天文、朱天心等的「三三」集刊,成為當時最受矚目的青年文藝社團。

    這支年輕的文學隊伍相信「直行終有路,何必計枯榮」,卻莽撞的挑動了當局的敏感神經:集會,結社,離家,翹課,常常三餐不繼,不見容於學校與家庭,還自覺像古龍筆下的歡樂英雄,窮得悲壯而快意,直到1980年溫瑞安與方娥真入獄,三個月後驅離台灣,神州詩社終告瓦解。

    時移事往,當年的溫、方入獄的理由,今日看來不可思議,而溫瑞安的『山河錄』與方娥真的『娥眉賦』卻在30年後成了藏書界的珍品,傳奇之外,為馬華文學添上瑰麗而浪漫的一筆。

    ※本書展自 2014-08-22 起推出
    1. 任意選購不同職人的推薦選書,置於購物車內,可一次導購至【金石堂網路書店】結帳
 
※提醒您,您的隱私權限請設定為"公開",以便管理者與其他網友能瀏覽您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