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定價:NT$580 79折 NT$458
  • 馬修
    當我對你有欲望,你才擁有宰制我的權力。
    「世上最醜陋的事情就是既沒有實力也沒有才能,卻能靠著世代相傳,將政治權力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相形這下,纂奪要這種行為強上一萬倍。

    至少,纂奪者為了要得到權力,一直在做著必須的努力,而且他也知道權力本來就不是屬於自己的東西。」

    —— 田中芳樹 《銀河英雄傳說》
    ----------------------------------------------------
    權力,來自於欲望。
    當我對你有欲望,你才擁有宰制我的權力。
    不管你是君權神授、偉大的黨中央、或一票一票投出來的民主政府。
    這不是公義,只是等價交換。

    權力有三種:

    一.君王的權力
    跟從你,就能打勝仗,成就事功,分配戰利品。
    於是我對你有現實與物質上的欲望,你取得讓我跟隨,成為你工具的權力。

    當政府主導的,國家戰略投資連續失敗,經濟成長支票也一再跳票;
    就不會有人願意跟隨一個只會打敗仗,沒有戰利品可分配的君王。

    二.先知的權力
    聽從你,就知道明天是晴是雨,此去是吉是兇。
    於是我對你有未知與資訊上的欲望,你取得讓我信仰,成為你信徒的權力。

    當官僚連自已產出的數據都會引用失誤,而取用國外的案例,又被身處各地的旅外工作者傳回事證與打臉文;
    就不會有人願意相信一個只記得昨日光榮,看著後照鏡往前開車的先知。

    三.族長的權力
    依附你,就能在族群中得到角色,讓我變得有價值。
    於是我對你有位階與穩定的欲望,你取得讓我順服,成為你幫眾的權力。

    即便是台灣黨國時期,專制者都知道權力的基礎得建立在本土的認同上。
    當主政者的考量建立在大國立場,而非本土利益時,主政者就成為殖民者,站到本土的對立面。

    殖民地的年輕人說:
    「我們只是想要買一間小房,開一家小店,過簡單自足的小日子。」

    當執政體系失去人民對它的欲望時,也就同時失去控制的權力,與交換的籌碼。
    這與政府的合法性或民主與否無關,只是生意做得成、做不成而已。

    當失去「欲望」,而執政體系又想控制時,最壞的選項,就是「恐懼」。

    使用恐懼對付人民的政府,表示人民已不再對他有欲望。
    當失去權力合法性的政府,手中的籌碼,只剩下暴力時,歷史也就揭開最後一幕了。

    ※本書展自 2014-04-29 起推出
    1. 任意選購不同職人的推薦選書,置於購物車內,可一次導購至【金石堂網路書店】結帳
 
※提醒您,您的隱私權限請設定為"公開",以便管理者與其他網友能瀏覽您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