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定價:NT$580 79折 NT$458
  • 馬修
    天底下沒有不用付出代價的進步
    「我們(現代)社會的特異之處,在碾壓一切的工作效率與日益升級的生活水準---這雙重的基礎上。
    利用技術,而非恐怖;去壓制那些意圖脫離的社會力量。」

    ----馬庫色.《單向度的人》
    -------------------------------
    「所以「啟蒙運動」造就了我們現在生活其中的「現代化」?」
    「嗯,一開始只是幾位躲在偏遠大學城裡受王權保護的學者,對教廷神權的私語質疑;但流傳擴散了上百年後,最終反而掀起推翻王權的法國大革命,「現代化」這個嬰兒,才哇哇大哭,渾身是血的來到人類世。」
    「現代化與之前的時代,差別在哪裡?」

    「 我以為的「現代化(Modernization)」,意指啟蒙與系統成形,引爆工業革命之後,國家與技術控制的時代。
    確定性增加了,風險概念漸失,相信社會保險;富人開始投資,窮人也願意儲蓄。
    相信學習可改變未來。拿破崙就是透過法國聖西爾軍校的教育,改變他殖民地科西嘉島的出身。
    大型公共社會裝置開始出現:鐵路與公路取代了舊時的山徑與羅馬大道,工廠取代了小作坊,公學校取代了私塾,警察局取代了衙門,衛生所取代了草藥店。
    由於科學精神與技術的改良,技能與產出愈來愈適用,工具標準化了,也更能解決問題。

    噢,對了,最重要的,不同於前現代化的,是不分貴賤,大家都得守同樣的規矩,這就是法律。」
    「啊這樣不是很好嗎?」
    「呃…天底下沒有不用付出代價的進步。」
    「那我們付出什麼代價來養「現代化」這個進步嬰兒?」

    「還記得李維斯陀的中世紀流浪工匠嗎?
    前現代的工匠雖然大部份只能應付問題,但也培養訓練出極少數的精緻工藝者。
    前現代的工匠是 「因材成器」,先拿到材料,再去創造材料的可能性,因而成就了他一身技藝。
    現代化的工廠不需要工匠,只需要操作機器的工人,是「因器成材」,先有預設的器物規範,再去把材料扔進生產線,大量製造,只有技術,沒有技藝,而且這個技術,不能脫離工廠的生產工具,工人失業後就什麼都不是。」

    「所以我們付出的代價是個人的價值?」
    「嗯,所謂「現代化」,就是個人必須進入系統,成為內部交換的一部份零件,才會有價值意義。
    系統零件必須是可替換的,所以系統中的「位置」,比這個人是「誰」重要,也就是螺絲孔比螺絲重要。
    因為都是可替換的,所以每個人也自然成為系統的「備用品」。

    現代化要求我們兌付的,不止是個人的價值,必要時,還會是人類的所有。
    大革命之前的軍隊是聘雇的,古典技藝的軍隊,戰爭是突破的,讓對手失去勝利的希望即可。
    大革命之後的軍隊是徵用的,現代系統的軍隊,戰爭是毀滅的,必得讓對手失去生存的可能。
    現代化之後的戰爭成為總體戰,既然每個人都是備用品,所以也都是可消耗可犧牲的,整個一代人死於戰火,文明也付諸一炬。」

    「為什麼會走到這一步?
    「啟蒙運動與法國大革命,為了推翻古老歐洲的貴族與宗教統治,釋放了兩頭怪獸:軍國主義與黨國主義。
    軍國主義取代了過往的貴族,拿破崙是新生的凱撒;
    黨國主義成為新的神權,雅各賓黨專政雖然被推翻了,卻一再復活,直到共產黨列寧被視為復臨的基督。

    200多年來,這兩頭怪獸從歐洲發源,結合了各個地方國族的文化基因,不斷出現各類變種,死鬥不休。
    一直到21世紀的今天,牠們各自從全球化的流動資本吸取能量,成為「資本軍國主義(軍事工業複合體)」與「資本黨國主義(紅色國家企業),秣馬礪兵,準備下一次決戰,並改變人類的未來。」

    ※本書展自 2020-10-25 起推出
    1. 任意選購不同職人的推薦選書,置於購物車內,可一次導購至【金石堂網路書店】結帳
 
※提醒您,您的隱私權限請設定為"公開",以便管理者與其他網友能瀏覽您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