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定價:NT$420 79折 NT$332
  • 馬修
    觀察自己,能讓我們得到自由。
    「困擾盲人的並不是黑暗,而是相同重複的顏色一再浮現,反而讓人更渴望黑色的慰藉。

    …有種顏色是盲人──或至少說我們這種盲人── 看不見的,那就是黑色;另一種是紅色。

    紅與黑將我們拒於門外,對於早已習慣在完全黑暗中睡覺的我,很長的時間都被困在這霧靄般的世界,在這淡綠或淡藍朦朧地發著光的霧裡,這就是盲人的世界。

    我想躺臥在黑暗中,盲人的世界並非人們想像的黑夜。」

    --------波赫士
    ---------------------------------------------------------------
    「你提過好幾次,要能『觀察自己』?」
    「是的。」
    「我們觀察這個世界都來不及了,為何要觀察自己?」
    「因為這個世界來自妳的意識所體現,當妳觀察這個世界時,這世界就變成現實,也就失去變動的可能了。」

    「什麼意思?」
    「還記得我跟妳提過的量子態中的『量子疊加』與『量子坍縮』嗎?」
    「當事物處於量子態時,若沒有觀察者,那它既是這個,也是那個;這被稱為『量子疊加』。
    但如果出現觀察者,事物會因著觀察者所處的立場角度,立刻變成只有這個,不是那個;這被稱為『量子坍縮』。」
    「很好,這就是我們眼前這個現實世界的成因。」

    「那我們為何要觀察自己?」
    「一般而言,觀察自己可以讓自身得到超越,而不再經受因此身所帶來的痛苦。」
    「真的嗎?」
    「嗯,我們熟悉的古老經典,一開頭就是那位能『觀察自己存在』的覺者,因此得以『渡一切苦厄』。
    但,我猜想不止於此。」
    「都渡一切苦厄了還不知足?」
    「其實,『渡一切苦厄』這五字華文,來自那位著名的大唐留學僧超譯。妳若去檢視同時期傳入圖博的圖博文經典,或更早期的源頭梵文經典,都沒有這一句。」
    「哪這位留學僧幹嘛超譯?」
    「我猜想是他在經歷了那麼多危難痛苦時,都靠著觀察自己渡過一切,所以日後在翻譯這段時,才忍不住夾帶了自己的心得私貨。
    但其實『渡一切苦厄』,是如果妳能觀察自己後,必然發生的作用。在經文中強調這項,反倒讓經文變成手段,好像是為了要避免世上諸般危難,才去觀察自己。」

    「啊要不然咧?」
    「觀察自己,能讓我們得到自由。」
    「你在說什麼?」
    「當我們觀察眼前的世界時,世界就從『量子疊加』坍縮為現實,失去變動的可能。」
    「是吧?」
    「那我們如果能夠觀察那個忙著不停觀察世界的自己呢?」
    「會怎樣?」

    「我們就會從量子坍縮的現實點,回到量子疊加的不確定點:既是這個,又是那個。
    當我們可以回到那個不確定點,就可以瞥見世界並存的的各種樣貌。」

    ※本書展自 2020-07-21 起推出
    1. 任意選購不同職人的推薦選書,置於購物車內,可一次導購至【金石堂網路書店】結帳
 
※提醒您,您的隱私權限請設定為"公開",以便管理者與其他網友能瀏覽您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