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1 起
  • 傅月庵
    年輕時聽人說,人老了往往會「變性」,不是性別,而是性情。以前喜歡的,現在不愛了;昔日瘋魔的,今時淡然了。   小說於我,大約就是這樣的一個「變性」過程吧。年輕時瘋魔於種種技巧,魔幻寫實、結構寫實、意識流什麼的,對於豐饒多變的拉美小說簡直五體投地。誰知年紀大了,看多之後,「結束鉛華歸少作,屏除絲竹入中年」,竟轉性喜歡簡單明白、樸實無華,也就是把一個故事講好講滿,且能留下一些空間予人尋味就好。   假期以來,關門好讀書。一下子讀了兩本,都不是新出的,一本2013年,一本2014年,直到今日方始初讀的「新書」:賈平凹《帶燈》(麥田)跟周志文《黑暗咖啡廳的故事》(印刻)。賈平凹不用說,算得上中
    ...查看詳細資料
每一位職人,都是來自出版產業的編輯和經營者,與讀者在此素面相見。
每一本書,都有一個你關心的主題,每一個主題,都不只一本書。

職人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