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13 起
  • 馬修
    「坤 六二,直方大,不習,无不利。 二柔中正,全有坤德者也。乾動也直,坤順其直。直達必方,方積則大矣。 人身坤也,其性乾也。性動必直,心順其直,達於萬事,咸宜各正,所謂方也。内直德崇,外方業廣,則大矣。此率性之道也。 性本無為,因形有習耳。聲目色物交而引,則性蔽而道不行,故曰「性相近也,習相遠也」。 克其人心,去其物累,順性之動而不染於習,則无往而不利矣。此復性之學也。 」 ----《御纂周易述義》 ------------------------------------------- 澟冬已至,造化開始運作,世界在黑暗中摸索出規律。 妳也慢慢習慣了。 能量由
    ...查看詳細資料
每一種聲音,都自成一本書。眾聲喧嘩,各有立場。
每一本書,都有一個你關心的主題,每一個主題,都不只一本書。

微書展

  • 不希求讚美,也就不會做出讓自己懊悔的事。

    「坤 六四,括囊,无咎无譽。 坤中虛,故為囊。四人上,坤重陰凝閉,有括象焉。 君子見幾,故取其所有而盡藏之,如括囊之口也。默足以容,故无咎。 然君子之處世也,避害易,逃名難。如或自智其計,而以囊括得譽,則譽即咎也。 四以多懼,善於自藏,不惟无咎,併其譽而無之,是必有忘其囊之富,并不露其括之迹者矣。慎之至也。 」 ----《御纂周易述義》 ------------------------------------------- 謹賀高昇。 妳一點也沒有開心的樣子,說這個位子不是妳願意的。 我知道。 這世上大多時候,都不是妳的意願能決定妳的位子,而是別人的意願,與當時的形
  • 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屯:初九,磐桓,利居貞,利建侯 磐桓,難進之貌。屯難之初,以陽在下,又居動體,而上應陰柔險陷之爻,故有磐桓之象。 然居得其正,故其占利於居貞。又本成卦之主,以陽下陰,為民所歸,侯之象也。 故其象又如此,而占者如是,則利建以為侯也。 《象》曰:雖磐桓,志行正也。以貴下賤,大得民也。 ------《周易本義[宋.朱熹撰]》 ---------------------------------------------- 「你剛說要有方向,但不能有目標?有目標不好嗎?@@"」 「人只要一有目標,就會要去證實,要去使力;因而陷入自我解釋,一再賦予意義的定錨效應,失去流動與選擇
  • 我是誰,我記得我是誰,我跟他們不一樣。

    「乾 初九:潛龍,勿用。 純陽善變,故象龍。位在下,故潛。陽性動,急於有為,故戒勿用,安於潛也。 靜以養德,密以洗心,斯見飛之本立焉。其勿用也,乃所以善其用也。」 ----《御纂周易述義》 --------------------------------------- 開始了嗎? 開始了。 那是不是該做些什麼了? 別急。 源於妳本能的「自身」,被外部對應的「場所情境」催動了,所以妳難免想要「及物」,對外在環境做些什麼? 但妳上層的「情感意願」尚未明朗,而最上層的「理性意識」,也還沒想清楚。 世界才剛啟動,有那麼多的能量急著出場,就像窄窄的跑道上擠滿了跑車
  • 在大幕拉起前的片刻。

    「乾:元,亨,利,貞。 彖曰:大哉乾元,萬物資始,乃統天。 雲行雨施,品物流形。大明始終,六位時成,時乘六龍以御天。… 象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 ---------------------------------------------- 開始了嗎? 還沒。只是就位了。 就像是大幕尚未拉起的舞台,雖然一無所見,卻非空虛空無。 事物還沒開始,但創造事物的能量就位了。 由下而上,構成妳存在的「自身及物」「情感意願」「理性意識」三者,與世界逐次回應妳的「場所情境」「關係處境」「角色語境」;這六層都已形勢俱足,只待機緣啟動。 啟動什麼? 啟動有序化。 生而為人
  • 大家都會,但不是每個人都願意的事。

    「人類天生就是思考的動物。 我相信每一個人都跟我一樣,是可以思考的。 但要如何讓他們願意去思考?這我就不知道了。」 -----漢娜‧鄂蘭,1973年,接受法國電視台訪談 ----------------------- 「所以,不管我蒐集的資訊多廣泛周全,只要當我計畫時,都無法跳脫你所謂的”侷限落差”嗎?」 「嗯,所有的計畫都要有一個立足於空間的點,也就是”立場”,但只要”立場”出現,就註定有所侷限,看到這個,就看不到其他可能,這就是來自”立足點”的必然侷限。 但除了點的落差之外,也還有線的落差。」 「什麼線的落差?」 「時間線。就像樹林一樣,隨著時間,由下往上成長,我
  • 成者何人?

    「面對失敗之射,不起煩惱。 面對成功之射,不生歡喜。 對那成功的一射,你要當作是他人所為。」 ------奧根.赫立格爾《弓和禪》 ------------------- 印象中,古龍的武俠世界裡,有過這樣一號人物: 中年過半,貌若路人,行不似風立不如弓,好不容易坐下來了,卻像是路邊挖溝工人休息時的疲憊無奈。 身邊總是拎著一個打了不知多少結的舊包袱,江湖傳說,包袱裡是三十多年來,他與二十多位高手決鬥的兵器。 這樣一個人,走進每個戰場時,圍觀者總是不由自主的起身;當他慢慢的一個結一個結解開包袱時,他的對手也總是滿懷敬意的耐心等候。 因為三十多年以來,二十多場的決鬥,他從未勝
  • 菩提薩婆訶,諸法無我,如去似來,適而不從

    「…當我被蠟燭燙傷了手,我會自覺地將灼痛感歸於手指,而非蠟燭。 我並非碰觸到了存在於火焰中的作為火焰的某種性質的疼痛,因為火焰在燃燒時並不會燒傷自身。 但我們對情感的描述必定與對感覺的描述相似: 食物的味道並不能被食物自身所體會,因此它在食物被消化之前不可能存在於食物之中。 同理,一段音樂所帶有的旋律美感並不能為旋律所聆聽,一幅畫作的光鮮色澤也不能為帆布上的彩色顏料所欣賞,以此類推。 簡言之,一種可感知物——不論它屬於情感還是感覺——當它沒有與我或任何生物產生關聯之時,都不能以其加之於我的方式存在於其本身之中。 當人們思考「物自身」時,也就是思考獨立於與我之關係的事物時,似乎沒
  • 一邊懷想著往日美好情境,一邊步履蹣跚的走向黑夜

    “It's a terrible thing, I think, in life to wait until you're ready. I have this feeling now that actually no one is ever ready to do anything. There is almost no such thing as ready. There is only now. And you may as well do it now. Generally speaking, now is as good a time as any.” ----Hugh Lau
  • 在這落空之處,放下那顆不安的心。

    「…黃昏戌,獨坐一間空暗室。陽焰燈光永不逢…」 ----趙州從諗.《十二時歌》. ------------------------------------------------ 「當你可以不給予眼前事物任何意義;不選擇自己的處境,不控制外在的事物;唯有一念,默照此身時;那你還能幹嘛?」 「第四件事,那時妳可以試著碰觸,或著感知到實相的存在。」 「什麼是實相?」 「只能實證,無法言說的狀態。據說大家最終能碰觸到的都是同一個,但每個人前往的路徑不一樣。」 「那你的路徑是什麼?」 「時間。」 「什麼意思?」 「我們自小聽說,時間能改變一切?」 「不是嗎?」 「不是的
  • 一種經歷人世的方法

    「戰爭中,你必須選擇憎恨一些人,愛憐一些人。 你必須選擇一個立場,否則你無法忍受發生的事。」 ----羅勃.卡帕(攝影記者,馬格蘭通訊社創辦人) ----------------------------------- 「如果依你所說:人,是可以在愛與歡愉之前,選擇痛苦與放棄的奇妙物種。那你這些balabala的方法論,本體論,還有價值論什麼的,能幫我們解決這些痛苦嗎?」 「解決不敢說,畢竟每個人要求的解決程度不一樣。但作為一種經歷人世的方法,哲學與宗教都提供了各種選擇,讓人可以依其特質喜好,自由取捨。」 「那你的方法是什麼?」 「我的方法很怪,也還在自己實測證偽中,目前對我個
  • 默照此身

    「當下,是作為一個人,當真能被剝奪的唯一實存。」 -----馬可士.奧理略(羅馬皇帝,斯多葛派哲學家) -------------------------------------------------------------- 「如果,假設,萬一,我們不小心做到你所說的,既能不給予眼前事物任何意義,又能不選擇自己的處境,不控制外在的事物,那時會怎樣?會很超然或像有人說的狂喜嗎?」 「呃…我知道妳說的那種情境,但別人是別人,我無法去證實別人的體會。」 「那你自己呢?」 「我猜想,如果有一時片刻,讓我不小心做到了,那時應該不是超然狂喜,而是恍然稀微。」 「說人話好嗎?」 「恍
  • 離群值

    「 以前我以為有一種鳥,一開始飛就會飛到死亡的那一天才落地。 其實它什麼地方也沒去過,那鳥一開始就已經死了。 我曾經說過不到最後一刻我也不會知道最喜歡的女人是誰,不知道她現在在幹什麼呢? 天開始亮了,今天的天氣看上去不錯,不知道今天的日落會是怎麼樣的呢?」 ------張國榮.《阿飛正傳》 ------------------------------------ 「為什麼整體需要那麼在乎個體?如果就是那一兩個討厭鬼,直接跳過忽視不就好了?」 「愈是討厭鬼,他所經歷的與所創造出來的,對整體就愈珍貴。」 「@@“,怎麼說?」 「妳聽過『偏差值』嗎?」 「你是說日劇中常聽
  • 遇到磨難時也會痛苦無助,遇到誘惑時也會惶然心動

    局外人總是會認出局外人。」 -----史蒂芬.金《The Outsider》 ----------------------------------------- 「你說:『我們身處的這個世界,是因著每個世代,都有人選擇去做了不合理的事,才一再的被創造,救贖,延續至今。』?」 「是的。」 「那這些人去做了哪些事?」 「在失序角落重建有序,在滅絕之處保存生機,在迷眛世代啟蒙實相;在時空轉折的節點,讓我們身處的宇宙,走向開放且有更多可能的路徑。」 「哇嗚,聽起來是聖人事業嘛?等一下,你不是說世上沒有不用付代價而能成就的事嗎?那這些人有付什麼代價嗎?」 「這些人付的代價,就是我
  • 在黑暗中大步向前。

    「活著是不確定的形式,不知道下一步會發生什麼和怎樣發生。 一旦你知道了怎樣發生,你就會更衰老一些。 創作者從來不會知道全部。 我們猜測,我們可能會錯, 但我們在黑暗中大步大步地跳躍。」 ----艾格尼斯.德米爾(音樂劇舞蹈創作先驅) -------------------------------------------------- 「你說:『有些人,這一生到死之前,都是處在失敗,與還沒失敗之間的階段。 他們從來不是社會一般以為的『贏家』,但收獲豐饒,寸心自知。』?」 「是的。」 「那你所謂的『收獲豐饒』,到底是收獲在哪裡?既然老是在失敗,那應該就不是名或利了?那是
  • 善待每個人,黑夜會被照亮。

    「I waited a long time out in the world before I gave myself permission to fail,What did Beckett say?"Ever tried, ever failed, no matter ,try again, fail again, fail better.The world is yours,treat everyone kindly and light up the night. 我結束了多年的等待,因為我開始允許自己失敗。 貝克特那句話怎麼說來著?"嘗試過嗎,失敗過嗎,不要緊,再嘗試,再失敗,這
  • 往昔即是異鄉。

    「 The Past Is a Foreign Country 往昔即是異鄉。」 ----David Lowenthal (歷史與地理學者) ---------------------------------------------------- 年少時,電影院尚有打字幕叫人的服務。 老友謂,在友伴看某部推理謀殺電影時,打字幕於銀幕右側: 「李x明,別看了,兇手是廚師。」 全院嘩然,李x明自然不敢妄動起身。直到電影結束,在眾人罵聲不絕中,低頭離去… …… 生活之有樂趣,生命之有意義,恰在於不確定,不知下一步會發生什事。 真如心靈秘笈所言,心想事
  • 妳所跳過的舞,沒有人能帶走。

    「 Nobody can take away the dance you have danced. 妳所跳過的舞,沒有人能帶走。」 ——愛德華.索普(數學家,計量金融之父) --------------------------------------------------------------------- 「所以,你是說地球還是有希望的?」 「是的,不要去想挽救老舊細胞了。 關鍵在於新生細胞,也就是妳們這一代人類,得比我們上一代更意識到自身在此時此處的意義,更有能力完成『逆熵 anti-entropy』這件任務。」 「什麼是『逆熵 anti-entropy』?」
  • 彷佛身在此岸,卻不在此岸受苦。

    「所有的悲傷都可以忍受, 如果你把他們放在故事裡, 或是訴說一個關於它們的故事。」 ---丁尼生 ---------------------------------- 「可以總結你前面說的,五十歲之後的,四條自我要求嗎?」 「用『非問不說,知謊不言』控制本能,以『不佔便宜,不做功德』淨化行為;讓『不記得恨,不期待愛』還原感情初始,在日常生活中,試著『言應證偽,行當試誤』,以進化理性。」 「這四條你都做到了嗎?」 「這四條不是目的,而是道路,我才剛起步。」 「那如果真讓你都做到,走到目的地時呢?」 「我也不知道,但我猜想什麼事也不會發生,只是知道了。」 「不知道目的
  • 活在整體中。

    「人是整體宇宙的一部分,是受到時空局限的一部分。他會經驗到自己、他的思想和感受,好像與其餘世界是分開的,這是一種意識的錯覺。 這種錯覺對我們來说是一種牢籠,把我們囚禁在個人的欲望裡,只對最接近的少數人有感情。 我們的任務是必須擴大同理心的範圍,擁抱所有生命,以及美麗的大自然,好讓自己脱離牢籠,得到自由。」 一愛因斯坦 -------------------------------- 「你說”不活在過去,也不活在未來”,是指”活在當下”那句老話嗎?」 「呃…嚴格來說,我們這具碳基肉身,是沒有”當下”可言的,也沒有意義。」 「真是夠了。為什麼又是沒有可言?又是沒有意義?」
  • 有些人念念不忘過去,有些人惴惴不安未來。

    「 時間永遠分歧,通往無數未來。」 ———波赫士·《岐路花園》 ————————————— 「你說的那個讓神識回到過去的方式,是每個人都能做到的嗎?」 「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而是每個人每天都在經歷,卻很少有人意識到。」 「什麼意思?」 「妳每天從沉睡中醒來時,是不是有一剎那不曉得自己身在何處的片刻?」 「是啊?」 「然後妳才會意識到自己?」 「大家都是吧?」 「對,這就是我們的神識從某個漂移的狀態,重新接上裝載自我意識的硬碟,把資料灌回來。 當自我意識恢復後,再來妳會問什麼?」 「現在幾點了?」 「其實妳的意思應該是,我現在在哪裡了?因為在妳神識漂移的這片刻,作為
  • 我們本就生存在一個混亂的彩虹之中。

    「”樣式"( pattern),是指以色彩明度,為畫作建構色調。 若布局是指安排構圖中的線條位置,樣式則與構圖中的色調區域有關。」 ---安德魯.路米斯.《素描的原點》 ------------------------------------------ 「觀察事物的輪廓之後呢?」 「客觀的輪廓基礎明確了,我們就可更大膽的,主觀的處理事物的”樣式"。」 「什麼是”樣式”?」 「光照在世間萬物上,所反射到妳眼瞳之中的色彩,與其所產生的呼應與分佈。」 「這不是每個人看到的都一樣?所以應該是客觀的吧?」 「妳見過彩虹嗎?」 「啊大家都見過吧?有下雨有陽光,彩虹就掛在天
  • 三生石上舊精魂

    三生石上舊精魂,賞月吟風莫要論 慚愧情人遠相訪,此身雖異性常存 ──唐.圓澤 ----------------- 溝通,必得先確認對象。再尋找: 1-對象已相信的事物 2-對象有關係的事物 兩者交會的座標,就是溝通的起始點。 必需由此點出發,方有共識結論。 這個方向與過程,就是「論述」。 沒有「溝通點」,立論再佳,只是「宣傳」與「說服」而已,不是「溝通」。 ------------ 老友述舊,他日憶昔,看似庸常,總是動人。因為時移事往,便斷了眼前的利害牽扯,回到人情念想。 「三生石上舊精魂,賞月吟風莫要論;慚愧情人遠相訪,此身雖異性長存。」
  • 人過中年,忽覺凡事徒然。

    When other men blindly follow the truth,remember...Nothing is true. (當他人盲目追尋真實之時,切記,萬物來自虛幻) When other men are limited,by morality or law,remember...Everything is permitted. (當他人被道德和法律束縛住之時,切記,萬事皆有可能) We work in the dark,to serve the light (我們行走於黑暗,服務於光明) ----刺客教條 --------------------
  • 讓我們相信。

    「觀察形狀上的亮面、中間色調( halftone plane)與陰影效果,仔細描繪出物體的完整形狀。 “塊面"( plane)此一基本繪畫元素,即指景物上的亮面(Light plane)、中間色調與陰影面( shadow plane)這三種不同塊面。 照射到光線的物體一定會產生出這三種塊面・繪製這三種光影效 果・能讓物體形狀的整體外貌顯得十分生動逼真。」 ---安德魯.路米斯.《素描的原點》 ------------------------------------------------- 「 色彩構成了世間事物的樣式之後,我們還能做什麼?」 「我們來到觀察現實世界的最後一
  • 旅行時,我喜歡說:寬心。

    「當你走出去,和真實的人,甚或只是真實的動物發展真實的關係後, 你便會面臨非常真實的危險:最後可能交付出『愛』的危險。」 ――強納森.法蘭岑 -------------------------------- 旅行時,如果坐在火車靠窗的位置上,妳喜歡坐在景物向前而來的方向?還是向後消逝? 年輕時,新奇的,未知的景觀,總是迎面而來,在妳驚慌失措或是驚喜交加的那個當下,一閃即逝。 年輕的雙眼無從留念,因為新的人新的事新的笑聲與眼淚像窗外的的雨水一樣,打在玻璃窗上,立刻又被無情的烈風吹散。 現在的我,喜歡背向著未來。 看著出發的方向,愈來愈遠,愈來愈模糊;卻因著不斷增加的新
  • 思考你的本能

    「當籠子的門打開時,自小在籠內長大的鳥兒,終不免要猶豫一下,才敢飛出籠外。」 --------Sri.Yukteswar ---------------------------- 「如果我願意以自己為代價,跟世界交換更好的可能,那我應該從哪裡開始?」 「做買賣,當然要從妳拿來交易的事物開始。」 「那是什麼?」 「妳自己。妳應當先從認識自己開始。」 「我不認識自己嗎?」 「我們從來都不曾認識自己。」 「我的名字,我的記憶,我與家人好友之間的生活感受,這些不都是我自己嗎?」 「不是。那些是構成妳自我認知的目錄索引與資料存檔,但不是妳。」 「那我應該從哪裡認識自己?」
  • 以自己為代價,向世界交換更美好的可能。

    「人必須忠於自己,喬伊。不能違背自己的本能,沒有任何事物比活下去更艱難。 這條路沒有退路,是對是錯,你我必須背負,終其一生。 現在快回去找你的媽媽,告訴她一切安好,山谷裡不再有槍聲了……」 -----《原野奇俠》 -------------------------- 「你說,當我們能夠觀察自己之後,就可能有意識的使用三種腦所控制的四種功能,來創造不同的自我?」 「是的。」 「怎麼創造?」 「本能與行動維繫了肉身在這個物理世界的存在。 感情是我們想要做些什麼,完成什麼的主要能量。 理智透過語言與文字,創造了我們認知的世界。 但這四者常常會試著取代對方的角色,造成不可
  • 那個看著我自己的,是誰?

    「普羅米修斯自己承認道:『說句真話,我痛恨所有的神靈』,這是他的自白、他自己的格言、藉以表示他反對一切天上的和地下的神靈,因為這些神靈不承認人的自我意識具有最高的神性。不應該有任何神靈同人的自我意識並列」。 ------馬克斯 -------------------- 「行動與本能由我們的腦幹,也就是”爬蟲類腦"所控,目的是生存與繁衍。」 「是的。」 「感情產生自我們的腦緣,也就是”哺乳類腦”,為了傳遞溫度與溝通?」 「我認為如此。」 「理智則來自我們的大腦皮層,也就是”靈長類腦”,具體發展出語言文字,讓我們得以建構人類世界?」 「這是文明的源起。」 「這三種腦不會起衝突
  • 有感情,才能讓我們的意識產生質量的變化

    「親愛的,有個好消息,有個壞消息,妳要先聽哪一個?」 「先說好消息。」 「妳所厭惡憎恨的人都會死。」 「那壞消息呢?」 「妳所喜歡愛慕的人,也都會死。」 ——《死侍》 -------------------------------- 「溝通不是語言的功用嗎?為何你說是感情的功能?」 「我們在語言發明之前,難道就無法溝通了嗎?」 「難道可以嗎?」 「可以的。妳認真想一下,當我們身在異國,走進一家餐廳,語言不通時,我們如何吃上一頓飯?」 「表情與比手劃腳?」 「驅動表情與四肢,讓對方感受到我們需求的,是什麼?」 「嗯,感情?」 「妳還記得我跟妳說過的,那個舊約故
  • 「Walk, don't run!」

    「Walk, don't run!」 ----Roman Polanski的父親。 在全家被迫搭上往納粹集中營的列車時,趁混亂讓年僅五歲的兒子逃離時的耳語。 ------------------------- 「你說"理想主義者,在處理這個世界所發生的事物之前,要先學會處理自己的欲望與情緒。”,是指我們應該不帶欲望與情緒去面對這個世界嗎?」 「不是。如果我們沒有欲望與情緒,就不會有能量與動力去面對這個世界了,更何況處理?」 「那你所謂的”處理”是什麼意思?」 「覺察自己的欲望與情緒,隨時與世界作碰觸比對,找到自己的角色與限制: 世界無時不在流動變化,我們再怎麼理性觀察,

職人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