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07 起
  • 馬修
    「自由,始終指的是不同意見者的自由。」 ----羅莎.盧森堡 ----------------------- BJ4=404 不解釋,等於不存在。 為什麼有些人會同意那些控制她的解釋? 因為害怕不存在。 當妳無法解釋這個現實,妳就找不到這個世界的立足點,沒有角色,不知道自己是誰?能幹嘛? 不如去死?要不乖乖活下去? 苟且偷生的奴隸,與悲憤求死的烈士,都是同意被對方解釋的人。 奴隸如何重獲自由?烈士如何成為志士? 接受現實,但不同意別人對妳的解釋,最後創造自己對自己的解釋。 質疑對方的權力合法性?是否經過妳心甘情願的同意? 就算是上帝,也得要跟自己
    ...查看詳細資料
每一種聲音,都自成一本書。眾聲喧嘩,各有立場。
每一本書,都有一個你關心的主題,每一個主題,都不只一本書。

微書展

  • 畫畫一事

    「在我的眼裡幾乎不存在沒有興趣的東西,須要時常保持目光敏銳,思考周密,能從習以為常的事物,發現別人視而不見的東西。」 ──達文西 --------------------------------- 畫畫一事,或有三個層次… 一.她是現實的 你見到什麼?忽視什麼?以為是什麼? 畫筆之下,無所謊辯遁逃。 二.她是不實的 分明是平面,不透明的紙張;一筆下去,拉扯堆疊,構築出一個立體,透明的窗戶。而這扇虛幻的玻璃,滲雜了多少作畫者的偏見餘光。 三.她是真實的 線條、層塊、明暗,聚散而成的畫面,卻能呼引出觀畫者心中起伏不定的情感,喚醒生命中剎那光影。彼時,畫如手指月,
  • 看見不一樣的景象

    「在心靈之中我們找到三種他處所無的時間: 思考着過去的現在是記憶, 思考着現在的現在是對當下的察醒, 思考着將來的現在是期望。」 -----奧古斯丁,《懺悔錄》,卷十一 ---------------------------------------- 彼時,約莫是1969年的某個午後,在士林廟口旁的雜貨店裡,如常無事。 阿公若有所覺,便拉著五歲的我,行至空無路人的街垣上察看屋脊。 才行出樓簷,忽而看見不一樣的景象: 自己站在街角彼側,安靜的看著那小孩與阿公佇立的身影。 長街微光,流變無常… 昨日不在。今日不住,念念即是明日。 衰老是我們的
  • 用陌生的眼光,看熟悉的世界

    「攝影是及時地做出回應, 而繪畫是冥想的過程。」 ---亨利.卡迪爾.布列松 ---------------------------- 繪畫與攝影不同之處,在於意願的力量更為強大。 畫者情願看見這些,而不同意世界告訴他的那些。 不認同。 畫者是命定的革命份子, 故得以用陌生的眼光,看熟悉的世界。 彷如不落文字,口耳相傳的故事,畫者加油添醋,捨枝去節,讓聽其故事的人,透過他的雙眼,看見一個陌生的世界。
  • 陛下,我如何不說威尼斯呢?

    「說說威尼斯吧,你來自的城市。 你為我描述了那麼多不同的城市,卻從來沒說過威尼斯?」 「陛下,我如何不說威尼斯呢? 當我用言語字句講述一座城市的模樣,我總是依稀望見,威尼斯在午夜時,如白色畫紙上浮刻著墨色稜線。 當我用笑聲嘆息讚美一座城市的美好,那是破曉時的威尼斯,湖上漫染著紺青的薄霧。 當我傾聽您的好奇,以沉默回答時光的間隙,陪您行經北地裡種滿南方花木的庭園時,不經意的互望一眼… 我的陛下,那是威尼斯的宴饗時分,華燈初上,水光沉靜。」
  • 理想不一定會實現。

    我所知道的「理想」,有三個意思: 一.它是此時、此地,尚未出現或實現過的事物 (已出現或實現的事物,就不是理想了) 二.這件未曾實現的事物,必然要比現有的事物美好 (要不它為何值得付出?) 三.這個「美好」,必需是對整個此時此地的生態圈與關係者都好,而非只對某個局部或個體好。 (只對局部或個體好,並無對錯,但那個叫「欲望」,不是「理想」) 「理想」必然看來不切實際,因為它未曾出現,無從想見,又允諾一種天真的美好… 但世事流變無常,現有的事物必然傾潰。 「理想」是在這真實的前提下,對未來與未知,來自我們自由意志,所作的擇選與作為。 理想不一定會實現
  • 好好畫一幅畫,安靜下來。

    「在藝術上,文學不能太傻的;音樂我也很難相信一個憨傻的人在作很好的音樂;但繪畫可以,他一筆下去就是憨,下一筆下去還是憨。 大家不要小看這個憨字,我自己畫畫,我們知道,畫畫要畫得巧,不是那麼難。 你有才華,然後經過刻苦的磨鍊,你有可能熟能生巧,而越畫越巧,是有可能的。 可是有一種畫,他好就要好在憨,沒法學了。那個不是才能,那個是天分,你有就有,沒有就沒有,沒法學。」 ----陳丹青 《論梵谷》 ----------------------------------- 一紙畫面,讓觀者如臨如在,來自示現的景深與隱約的觸及,而非宣告或解釋。 或因要在紙面上堆疊重構
  • 世上沒有日不落帝國。

    「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國家元首和非常富有的人雖能方便地獲取醫療保健服務,卻並不比普通人活得時間更久呢?」 ------納西姆.尼可拉斯.塔雷伯.《反脆弱》 --------------------------------------------- 世上沒有日不落帝國。 赫赫陽陽,日出東方。過了正午時分,迴光再亮再美,也是西照。 帝國日落時,通常會出現三種因長期積累而出現的病徵: 一.變大 因著帝國要控制的領域廣大,相對產生龐大的組織與系統對應,以落實控制。 二.變肥 因著龐大的組織單位深入控制領域,與當地資源產生交換,形成利益共同體。 三.變笨 因著組織
  • 只留下一堵萬古稱頌的高牆。

    有幸待過上市集團總部。 某次出席奉政府指示配合的下世代產業會議後,見我一臉惶惑不安的老板安慰我: 「安啦,有效率,有資源,這是個創新的案子,我們市佔率又過半,集團不會倒啦。」 「這樣說來,」老來懷疑自己有亞斯柏格白目症的我回問: 「那大秦帝國也不會倒,我們現在的皇上應該是秦九十一世?」 論效率,黑色秦軍十年內掃平六國。 算資源,咸陽政府收繳諸王,郡縣天下。 談創新,從書文到政體,大秦無一不是三代前無從想像的事物。 至於市佔率,帝國可是神州大地第一個壟斷性單一政府。 然後呢?兩代而亡。 只留下一堵萬古稱頌的高牆。
  • 殖民、移民與難民

    「殖民、移民與難民」,今天的台灣其實是由這三者所構成,但裡頭沒包括原住民,因為原住民是這個三民主義的受害者,所謂「你們的篳路藍縷,我們的顛沛流離」,在原住民面前,三民都是有罪之人。 -----詹宏志 ------------------- 「什麼是殖民?」 「因著母國的勢力,取得新佔領的土地,在母國優惠的條件下,前往新土地,強行分配現住民既有資源,並取得較現住民更好的特權、待遇與社會位階。」 「那什麼是難民?」 「因著母國天災或戰亂,不得已放棄原鄉既有資源與社會位階,設法逃至另一塊新土地以求個人與家族的存續;第一代通常無法恢復在原鄉既有的資產與位階,要到第二代才有機會重新發
  • 讓自己,隨時可在旅途中含笑而去。

    「盡可能少坐著:不要相信任何不是在遼闊的戶外、在身體自由移動之際形成的念頭 ——不要相信任何肌肉未曾積極參與的想法。 所有偏見都來自僵化的內裡。 我再次強調,臀重如鉛、坐著不動是真正違反心智的罪孽。」 ——尼采 ------------------------------ 旅行,起於對遠方的想像?還是看見一條路的邀請? 都不是。 旅行,起於對現況的捨棄,對當下的覺知;起於從安適的沙發裡起身。 所有的旅行,都開始於離開。 然後,你才會看見一條路,或一座橋。 路的遠方,或許瀰漫著未知的薄霧;橋的一端,可能陣列著犬牙森亮的國家機器。 大多數人猶豫了
  • 旅行者與觀光客的差別,在於看見的事物。

    旅行者與觀光客的差別,在於看見的事物。 當我們看見的同時,也意識到被別人看見,遂形成了我們跟這個世界的關係。 觀光客出遊,只能看見安排好的事物: 這是我要買的,這是我要吃的,這是我… 當觀光客無法確認自已與陌生環境的關係時,最簡單立即的方式是, 拿起手機,對著自已,燦然一笑。 觀光客的成本何其高昂?付出了那麼寶貴的生命片段,移動了那麼遼遠的奔波路程, 卻只換回了一張一張,背景如畫片,而人物日漸疲憊衰老的: 「看,這是我,在這裡。」 當我們變成觀光客時,因為只看見自已,便不再在乎被別人看見; 當只能看見安排預定的事物時,便不會看見時刻都在變化的世界。 當我們
  • 我們為什麼該尊重來自不同生命的文化?

    「It is not the strongest of the species that survive, nor the most intelligent, but the one most responsive to change.」 ——Charles Darwin 「能夠生存下來的,既不是最強壯的、也並非最聰明的物種,而是最能適應改變的物種。」 ——查爾斯·達爾文 ------------------------ 我們為什麼該尊重來自不同生命的文化? 因為時間不停的流動,我們既是過往的全部,也是未來的片斷。 不同的生命與文化,所構築的多樣生態,相較於單
  • 除非在光線底下。

    “A painter should begin every canvas with a wash of black, because all things in nature are dark except where exposed by the light.” ― Leonardo da Vinci 「吾人作畫時,應先將畫布塗黑,因為太初所有事物都是幽黯無明的,除非在光線底下。」 ──達文西 ----------------------------- 時間是一條暗夜的大河,將發生過的人事沖積沿岸,讓存在過的景物沉埋泥沙。 我們各自佇立小小的船舷,閃爍明滅的微光僅能照見眼前
  • 好奇是永恆的召喚

    “過來吧,尊貴的奧德修斯,阿開亞人的光榮與驕傲!   停住你的遠帆,傾聽我們的唱段。   誰也不曾駕著夜黑的舟船,穿過這片海洋,   莫不想聽聽蜜一樣甜的歌聲,飛出我們的唇沿——   聽罷之后,他會知曉更多的世事,心滿意足,驅槳向前。   我們知道阿耳吉維人和特洛伊人的戰事,所有的一切,   他們經受的苦難,出于神的意志,在廣闊的特洛伊地面;   我們無事不曉,所有的事情,發生在豐饒的大地上。" ———「賽蓮之歌」《奧德賽》 / 荷馬 小學三年級,第一次逃課看電影,是士林紙廠旁士林戲院放映的《霸王伏妖(Ulisse)》。 當尤里西斯被綁在主桅,聽見
  • 你懷念的那個台北,已經不會回來了…

    「所以,你在一個地方有麼多影像與回憶,那你究竟看到什麼?」 「流動。」 --------------------------- 第一次感覺到時間的不同,就是空間的不同,是十四歲送報時。 彼日,身體不適,一早該送的報拖到下午才送。那是從羅斯福路/ 浦城街口,到溫州街到台大校園內校長室的三百多份報紙。 下午三點,踩到浦城街口時,當下楞住… 人聲喧嘩,車馬雜踏,那是一個不再認識的地方。 也就是十個小時,時光荏苒,就失去了一個熟悉的世界。 很多年後,一位去國多年的好友說,他想回到在異鄉時時懷念的台北,忽然想起這事,遂彷如帶來訃文的信差,輕聲告訴他:「你懷念的那個台北,已經不會回
  • 當初學習標竿的,沒有一家成為新的標竿。

    「標竿學習是一項有系統、持續性的評估過程,透過不斷地將組織流程與全球企業領導者相比較,以獲得協助改善營運績效的資訊。」 ---美國生產力與品質中心(APQC) ------------------------------------------- 1980年代,進入職場時,公司經營的熱門字眼是:「標竿學習」。 看哪,人家企業是怎麼成功的?我們只要拆解,研究,學習,複製,就可以得到類似的成果。 三十年過去了,當初學習標竿的,沒有一家成為新的標竿。 暫且不談「成功企業」,有太多經營團隊的人格特質是無法模彷的; 「那個企業」成功時,當時的環境,必然是不存在「那個已成功的企業
  • 務實是好的,但不是方向。

    經營方向(Operating Direction) 是指企業現在可以提供的產品與服務範圍以及未來一定時間內擬進入或退出、擬拓展或限制的某些業務範圍,它為企業活動確定了界限。 -----MBA智庫百科 -------------------------------- 曾經被集團派去協助一位總經理。 雖是待退的老人家了,仍克勤克儉的管理公司細務,枕戈待旦的盯著競業動態。 當競業提出一種新商品或新服務時,只要市場有反應,他就要求相關部門立馬跟進; 而當主管會議,有人小心翼翼的提問:「我們公司的方向是什麼?」時, 他總會誠墾認真的說: 「我們公司的方向就是務實,目的就是要生存,要
  • 當你成為一個經營者,就不會害怕未來。

    「The entrepreneur always searches for change, responds to it, and exploits it as an opportunity. 企業家總是尋找變化,對變化做出回應,利用它作為一個機會。」 ---彼得.杜拉克 ------------------------------------- 經營者看待經營情況,有三種態度: 一.當情況一片大好時,你當看見那個不好的,逐劣修正,這是「改善」。 二.當情況一片慘淡時,你當看見那個好的,才知道資源應往哪裡投入,讓團隊看見希望,持續前進,這是「改進」。 三.當情
  • 當我們陳述時,永遠不會只有我們看到的畫面。

    「畫家應當獨身靜處,思索所見的一切,親自斟酌,從中提取精華。 他的作為應當像鏡子那樣,如實的安放在鏡前的各物體的多種色彩。 做到這一點,他仿佛就是第二自然。」 ---李奧納多.達文西 ------------------------------ 初學繪畫時,常會把眼中所見,與腦海中習慣的認知,混淆在一起。 畫了些時日,這個問題還沒解決,心中對事物的感情與想像,又情不自禁的摻攪進來。 最後才恍然,任何一幅畫出現時,不管是具體或抽象,寫生或想像; 它總是因著世間的現實,帶著認知的寫實,最後由感情形塑為一種獨特的真實而出世。 如同古埃及的人體浮雕,雙肩在前,頭臉與雙
  • 一生只有三事可做。

    「我是一個嫻熟於藝術,卓越於所學者。 我知道如何表現一名男子的行走與一位女士的舉止…馴化河馬時手臂的姿勢,與奔跑時的動態。」 —Iritsen .古埃及中王朝 / 人類歷史最早的藝術家自述 ------------------------- 如果做一件事,想要做好,而非做完;那我們一生,只有三事可做。 有一種事,只要去做,就會很快樂;過程本身就是享受,不論結果如何。 這種事,終究會變成某種藝術。 其次,是只有你來做,才會做得最好;產出的價值,效益,影響力,無人能比。 這種事,通常會成就某個事業。 最後,是如果你不做,這事根本不會發生。 但因著你的意願,你的行為,
  • 據說,彼日來時,我們將見到光。

    據說,彼日來時,我們將見到光。 ------------------ 少年時揹著書包去看早場電影,整座闇黑的大廳中,常常獨自一人。 當笑聲與淚水消逝,銀幕如流水般往上滑動著工作人員名單時,忽而一聲呯響,銀幕旁的大門已被打開,傾入大廳外整座城市的陽光。 清掃阿姨,拿著掃帚,淡淡無言的看著你。 那場悲歡無明的人生結束了,你得往另一道真實如陽炎的光,蹣跚前行。 因著畫事,如今時時留心光源的我輩,當彼日來臨,而死神又化身少年時的清掃阿姨來催促遠行時,我輩大約會看著彼端的光源而迷亂,揮手讓死神在旁且候: 「還沒,還不是現在。這光還沒畫完吶,讓別人先走…」
  • 活得有些意思。

    「知道嗎?我有一個很棒的發現:人活著,不是非得覺得好過不可。 誰規定我有快樂的義務?以前我老是以為:如果我覺得緊張或者焦慮或者不快樂,我就非想個法子解決不可。 但我學到這不是事實。負面的感覺害不死我。」 —勞倫斯.卜洛克-《八百萬種死法》(易萃雯譯) 「波羅揭締,波羅僧揭締…(因經歷而超越,因超越而體悟…)」 — 《般若般羅密多心經》 ----------------------------------- 「 既然好的壞的,苦的樂的,反正一切都會過去,那我們還活著幹嘛?」 「活著經受,感受,享受這一切。 經受來自外在的和風吹拂,暴雨衝打; 感受發自內在的心緒起伏,悲喜無
  • 妳說妳的生涯要面對選擇了,很好。

    「…I shall be telling this with a sigh Somewhere ages and ages hence: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多年之後,在某處, 我會喟然而嘆,幽幽敘述: 林中有兩條岔路,而我— 選了一條人跡罕見的路, 從此決定我人生的迥殊。」 The Road Not Taken 未擇之路 (Robert Frost原作,Cyberre
  • 喜歡得不知如何是好

    「你去金門的那一年夏天,好長。有天下午,杭州南路的蟬鳴叫得人都快瘋了…」 她點了一根短短的高盧藍煙,掂著長長的指尖,淡淡笑著。 --------------------- 1986年,冬天,深夜。 她在她新租的,城市南方的舊公寓,煮了一壺咖啡。 那是我離開台北快兩年後,第一次回來。 在金門東線海邊,站了兩百多個夜哨後,習慣了在應該換上裝備,到槍櫃取槍上子彈的時刻;卻人在台北,啜飲一杯老友煮的咖啡,忽然覺得不切真實。 1984年那會兒,持續了一整年的,在杭州南路的派對已然悄悄走入尾聲。 劇團還在,但人與人的角色已然換上下一幕,有些人好在一起了,有些人沒辦法再好下去了。 她忽
  • 如果文明社會讓人心荒蕪,那荒野不就在眼前了?

    「 人類並不懼怕困境,事實上困境能讓人的生命更堅韌強壯。 人類最怕的是" 多餘感 ",而現代社會正在往創造更多"多餘感"的路上大步邁進。」 --- Sebastian Junger ------------------------- 「人類由農耕開始了分工與交易,就是我們現在這個文明的起源?」 「是的。」 「那你為何又說,文明的曙光之下,每個人都拖著一條長長的陰影?」 「當我們遇到一位陌生人時,彼此會怎麼介紹自己?」 「我們作學生的,大概就是哪所學校,什麼科系的;你們大人,應該就是互遞名片,上面印著公司與職稱吧?」 「對,這就是我們現在認識彼此的方式:我學習、從事什麼
  • 只有人的角色出現時,資訊才有意義。

    「神將那人安置在伊甸園,使他修理,看守。 神吩咐他說:『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吃, 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 ——————《舊約.創世記》 ------------------------------------------- 「什麼是訊息?」 「妳腦中的想法,心中的感受,外顯於世界,化為妳的行為,語言,表情;或者透過某種媒材,變成妳的創作,讓另一個人可接收到時,就是訊息。」 「那什麼是資料?」 「同樣來源的,或同樣類型、同樣目的的訊息,持續發生積累,就會形成資料。」 「這就是我們所謂的資訊嗎?」 「是的,發生在客觀世界,有一定
  • 寂寞,空虛,冷;就是他們宿命的,要付出的代價。

    「 當知識變得網路化,場所裡最聰明的人不再是站在最前面對我們說教的那個人,也不是場所內所有人的整體智慧。 場所裡最聰明的,是場所本身:也就是把場所裡的人和想法連結起來,並將之與場所外產生關係與意義的網路。」 —————大衛.溫柏格 《TOO BIG TO KNOW》 -------------------------------------------------- 「 不停的思考,感受、挫折,選擇,最終會產生什麼?」 「知識與感動。」 「這會發生在每個人身上嗎?」 「一定會。但會因著每個人的人格特質而異。」 「差別在哪裡?」 「知識的積累會形成思維,但會有深淺;
  • 當下,是意識的居所。

    「我向自己,為自己祈禱。」 法蘭克.《紙牌屋/第一季最終章》 -------------------------------------- 「當我們透過旁觀自己,而回復到出生前與世界毫無關係時的狀態時,可以幹嘛?」 「我們可以重新開始。」 「從哪裡開始?」 「從妳意識到孤獨的當下開始。」 「但你不是曾說,”當下”是沒有意義的嗎?」 「是的。正因為”當下”沒有意義,才容得下我們給衪的任何意義。 我們的意識必然處在當下。當下,是意識的居所。 如同街巷房舍是身體的居所一般,我們遊走於念念不住的當下時,也可用三個座標,架構出我們的心靈地圖。 首先是 X 軸,來自於
  • 摧毀造物主,從而了解這無限的宇宙

    「"Delere Auctorem Rerum Ut Universum Infinitum Noscas" (摧毀造物主,從而了解這無限的宇宙,Destroy the author of things to understand the infinite universe)」 ------Daniel Dennett ---------------------------------- 「為什麼生命無意義之後反而會得到自由?」 「妳還記得我怎麼描述生命?」 「生命不是肉體,也不是靈魂;生命是生物由生到死的這段過程。」 「很好。那自由呢?」 「自由,有兩個前提: 主觀
  • 生命本無意義。

    「你總共殺了三十二個人,傑森,每一條人命都有意義。因為你的行動,國家與人民變得更加安全。」 ------中情局長對恢復記憶的殺手傑森說。《傑森.包恩》 ----------------------------- 「什麼是意義?」 「無機生物為了讓衪們寄生的個體存活,且協助衪們持續繁衍進化,所餵予人類的觀念糧食。」 「什麼意思?」 「妳每天早上起床,梳洗,吃飯,出門工作;然後下班回家,上網,洗澡,睡覺。」 「是啊,大家不都是這樣?」 「為了什麼?」 「嗯,每個人的理由都不一樣吧?」 「大家都一樣的,是生活的模式。大家都不一樣的,是生存的意義: 有人相信他每天省吃儉用

職人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