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04 起
  • 馬修
    「當幾個粒子在彼此交互作用後,由於各個粒子所擁有的特性已綜合成為整體性質,無法單獨描述各個粒子的性質,只能描述整體系統的性質,則稱這現象為量子纏結或量子糾纏(quantum entanglement)。」 -----維基百科 ------------------- 每個人一生中都可以(也只能)選擇一個迷信。 以下是我在頭腦清醒下的唯一選擇: 「當紙本書買到用一生的時間也看不完,當書架堆疊書冊且彼此互為指涉關聯時… 量變將引起質變,那些印在紙面上的字跡,會從靜止的物質昇華為流動的能量,再透過量子糾纏原理,與擁有者的意識產生共時性。 於是,不須再透過翻閱,只要你眼角餘
    ...查看詳細資料
每一種聲音,都自成一本書。眾聲喧嘩,各有立場。
每一本書,都有一個你關心的主題,每一個主題,都不只一本書。

微書展

  • 為什麼要產生「我」?

    「現在他比我稍早一點離開這奇怪的世界。那沒有任何意義。 像我們這些相信物理學的人知道,過去,現在和將來間之區別,只是一種頑固不變的幻覺。」 -----愛因斯坦(致逝去友人貝索之家人) ---------------------------------------------- 「當我們不小心瞥見另一條生命軌道的自己時,會發生什麼事?」 「什麼事也不會發生,彼此的時空相隔太遠了。 但這時妳會有一種『這個情境我好像來過,然後接下來會…』的既視感。」 「然後接下來就會如我記得的劇情展開嗎?」 「通常不會,因為此時妳們的軌道已經錯開了。」 「這是什麼意思?」 「平行宇宙。我們擁
  • 讀書的目的是不懂與懷疑

    「生活很複雜。充滿微妙的事物,讓人很不爽。 你要是問我信什麼,我會說,我只相信懷疑。」 -----Anthony Bourdain ------------------------------ 「所以,你十五歲就離開學校,不再讀書了?」 「是的。我十五就離開學校,後來雖然斷續回去過,卻再也沒有畢業。 但,剛好相反,我是離開學校,才開始讀書的。」 「你都讀哪些書?」 「書有兩種。 我四十五歲前讀的,大多是那種讓你相信,在不確定的世界找到確定的法則,可以理解可以依循可以一步一步照作無誤的書。」 「那四十五歲以後呢?」 「四十五歲以後,我開始讀那種,讓你不信,讓你原
  • 是有了時間,才有變化?還是有了變化,才有時間?

    「謹記:過了今生,再無來世。眼前此刻,凡人皆同。 我等虛擲與倖得的,都只是飛逝的光陰。」 -----馬可.奧理略 -------------------------------------- 「你說不懂與好奇讓你快樂,那最讓你不懂與好奇的事是什麼?」 「時間。」 「時間不就是我們每天過的日子?日升日落,光陰似箭,有什麼不懂與好奇的?」 「”光陰似箭”是什麼意思?」 「就是不管你想不想,要不要,我們每天都要往前,所有的東西都會往後消逝不是嗎?」 「那就跟坐火車很像是不是?」 「對啊,我們坐的車廂往前動,窗外的景色一直向後,一直變化。」 「妳有沒有想過,也許真
  • 人過中年,忽覺凡事徒然。

    When other men blindly follow the truth,remember...Nothing is true. (當他人盲目追尋真實之時,切記,萬物來自虛幻) When other men are limited,by morality or law,remember...Everything is permitted. (當他人被道德和法律束縛住之時,切記,萬事皆有可能) We work in the dark,to serve the light (我們行走於黑暗,服務於光明) ----刺客教條 --------------------
  • 三生石上舊精魂

    三生石上舊精魂,賞月吟風莫要論 慚愧情人遠相訪,此身雖異性常存 ──唐.圓澤 ----------------- 溝通,必得先確認對象。再尋找: 1-對象已相信的事物 2-對象有關係的事物 兩者交會的座標,就是溝通的起始點。 必需由此點出發,方有共識結論。 這個方向與過程,就是「論述」。 沒有「溝通點」,立論再佳,只是「宣傳」與「說服」而已,不是「溝通」。 ------------ 老友述舊,他日憶昔,看似庸常,總是動人。因為時移事往,便斷了眼前的利害牽扯,回到人情念想。 「三生石上舊精魂,賞月吟風莫要論;慚愧情人遠相訪,此身雖異性長存。」
  • 讓我們相信。

    「觀察形狀上的亮面、中間色調( halftone plane)與陰影效果,仔細描繪出物體的完整形狀。 “塊面"( plane)此一基本繪畫元素,即指景物上的亮面(Light plane)、中間色調與陰影面( shadow plane)這三種不同塊面。 照射到光線的物體一定會產生出這三種塊面・繪製這三種光影效 果・能讓物體形狀的整體外貌顯得十分生動逼真。」 ---安德魯.路米斯.《素描的原點》 ------------------------------------------------- 「 色彩構成了世間事物的樣式之後,我們還能做什麼?」 「我們來到觀察現實世界的最後一
  • 客觀觀察與主觀審美

    「 漫染是影,負形是光。 光影間,是隱約流動的空氣。 塊面是結構,是層次,是空間,是我們相信的事物。 線條是形狀,是透視,是我們心甘情願的遮蔽,與無可如何的流逝。」 ——課間隨筆 ----------------------- 「當我們將內在的意識安頓好之後,就可以逃離或無視於這個外在的世界嗎?」 「不是不行,只是可惜了。」 「可惜什麼?」 「來這世上一趟的經歷,以及因經歷而昇華的超越。」 「那我們應該如何經歷?」 「經歷蜿蜒如河。河水漫流大地,必然分開兩岸,身處的此岸是主觀的,遠觀的彼岸是客觀的,看似對立,實為一體。」 「什麼是客觀的?」 「在這個時空維
  • 那個正在欣賞的人,是誰?

    「"一致"( consistency),牽涉的範圍極廣,意指真正的自然法則。 以繪畫技巧方面而言,"一致"指處理光影效果丶比例丶透視,使繪製出的對象獨具特色,與眾不同; 外觀上各部份的表現方法與視覺效果・都要互相協調統一・最後能表現出繪製對象的獨特整體感,作品風格也會把畫家本人特性展露無遺。 什麽是一致?可以想成是把一切元素匯集起來・並彙聚成完整的整體成果。」 ---安德魯.路米斯.《素描的原點》 ------------------------------------------- 「你之前曾說:「客觀觀察,應從"比例(Proportion)”,"透視(Perspec
  • 從妳的腳下開始。

    「跟真實世界的人事物一樣・畫作內容也要具備立體效果・即呈現出高、寬與厚度,且這三個維度之間一定會有比例關係。 繪製對象的每處結構・彼此之間都存在一定比例,假如這些比例全部正確,表示所有維度準確無誤;一旦比例失誤・就會拖累畫作成果。 因此,” 比例"( proportion)正是影響畫作美感舉足輕重的頭號因素!」 ---安德魯.路米斯.《素描的原點》 ---------------------------------------------- 「如果我要客觀的觀察這個世界,應從哪裡開始?」 「從妳的腳下開始。」 「什麼意思?」 「我們身而為人,存活在這個時空維度裡,所
  • 我們總是想要比別人更幸福一些。

    「如果只是想要幸福,這一點也不難。 難的是,我們總是想要比別人更幸福一些。」 -----孟德斯鳩 --------------------- 「當我們接受恐懼而經歷這個世界的無常後,會發生什麼事?」 「當妳可以讓自己降到最低的生存維度而自得,通常再來的變動,都會比妳現存的維度更高些,更好些。」 「這就是自得其樂嗎?」 「嗯,也可以說是,小小的,可確定的幸福。」 「小確幸不是常常被人詬病,被人瞧不起嗎?」 「為什麼小確幸會被人瞧不起?」 「嗯,因為這種小小的幸福,會讓人耽溺現狀,不求上進,消磨志氣,浪費生命?」 「所以,不安現狀,努力上進,志氣遠大,生命就會滿足充實
  • 接受恐懼,不是懦弱。

    「我是個無神論者,就這樣。 我認為人類應該善待彼此、盡可能互相照應。 除此之外,我們一無所知。」 ─凱薩琳.赫本 ---------------------- 「接受恐懼,不就是懦弱嗎?」 「不是。 懦弱是妳可能會失敗,所以妳拒絕去做,這樣就永遠不會有人知道妳究竟做得到做不到。 接受恐懼則是,妳明知道妳可能會失敗,但妳還是願意去嚐試,去經歷這個試煉。」 「然後就會成功?」 「嗯,真的不一定。就我個人的經驗來說,失敗的機率其實滿高的。」 「那我幹嘛啊?」 「妳會得到經歷 。不去試,妳永遠不知道自己的限制在哪裡,不知道以前的成功,到底真的是妳有能力,或只是運氣好?」
  • 當下,是意識的居所。

    「我向自己,為自己祈禱。」 法蘭克.《紙牌屋/第一季最終章》 -------------------------------------- 「當我們透過旁觀自己,而回復到出生前與世界毫無關係時的狀態時,可以幹嘛?」 「我們可以重新開始。」 「從哪裡開始?」 「從妳意識到孤獨的當下開始。」 「但你不是曾說,”當下”是沒有意義的嗎?」 「是的。正因為”當下”沒有意義,才容得下我們給衪的任何意義。 我們的意識必然處在當下。當下,是意識的居所。 如同街巷房舍是身體的居所一般,我們遊走於念念不住的當下時,也可用三個座標,架構出我們的心靈地圖。 首先是 X 軸,來自於
  • 不認同妳眼前所見的事物。

    Solitude in the crowd. In all your outward activity remain inwardly free. Learn not to identify yourself with anything whatsoever. -----Gujduvani (1103-1179) 在群眾當中要保持孤獨。在你所有的外在行動中要保持內在的自由。 學習無論如何都不讓自己認同任何事物。 -------古督凡尼(黃承晃譯) ------------------------------------ 「你說,觀察自己的慣性反應,就可察覺自己是否成為一枚
  • 所謂”人”,只是傳播與繁衍世代的容器

    「我們具備足夠的力量去抗拒我們那些與生俱來的自私基因。在必要時,我們也可以抗拒那些灌輸到我們腦子里的自私模因。 ……我們是作為基因機器而被建造的,是作為模因機器而被培養的, 但我們具備足夠的力量去反對我們的締造者。 在這個世界上, 只有我們, 我們人類, 能夠反抗自私的複製基因的暴政。」 理查.道金斯-《自私的基因-最終章:Meme(模因)》 -------------------- 「你說:”理想主義者,終其一生,只為尋一個不受惑的人。”,那個”惑” 是什麼?」 「所有不是來自於妳自己的,而是來自外界加諸於妳的觀念而形成的認同,都可稱為”惑”。」 「比如說?」 「比如
  • 凡人想成為的,皆有誤差。

    「我不是一貫正確的,也沒有這個習慣。」 — 波赫士 -------------------------------------- 生而為人,行走世間,是來讓我們成為某些之前所未成的。 動心起念,遂有「to be」,且不論「to be,or not to be」的永劫兩難,即便是去「to do」了,也會有宿命的誤差。 去做了,才發現我們永不可能在做之前掌握事物的全貌。 相反的,許多事實,總要在你去做了之後,才會像霧中巨象般慢慢展現長牙厚皮;這是「瞎子摸象」的宿命,來自空間的誤差。 即使做成了,也才發現原先設想的前提已經不存在了。 不是說你之前的設想是錯的,而是去做需要
  • 生命的美妙,在「坦然犯錯」。

    「從指實掌虛,掌豎腕平,執筆做起,每日取一刀尺八紙,用大羊毫蘸著淡墨,臨寫漢碑,一紙一字,等它乾透,再和墨使稍濃,一張寫四字。再等干后,翻轉來隨便不拘大小,寫滿為止。」 -----沈尹默 --------------------------- 生命不是肉體,也不是靈魂。 生命是我們由生到死的這一段,必然消逝的流光浮影。 生命沒有任務。不是用來消前世虛妄的罪,也毋須拿來修來生渺茫的福。 但生命是塊材料,做得文章,畫得美景,寫得好字。 生命的美妙,在「坦然犯錯」。 坦然者,抬頭面對,不再矯言自欺,問心而已。 犯錯者,心無跌宕,行懼出格,怎知世間的邊際何在?自身的手眼高
  • 風格與自由同生

    風格。 在希臘羅馬,指的是筆觸文體;在魏晉六朝,意味著風度品格。 風格與自由同生,是人在面對不同境遇或挑戰或誘惑時,所作的,來自個人意志的選擇。 選了什麼?與不選什麼?態度自然浮現。 豐饒之世,選擇繁多,風格往往媚俗從眾;風雪蕭索,無從選擇時,卻如魏晉般,開落出一個世代的風華。 風格不是分類,不是標籤,不是外顯的事物,卻讓人一眼即曉,過目難忘。 風格如人格,隨著境遇不同,悲喜怨怒,而點滴淬成一點靈光,讓他人得見他所見的幽微世界。
  • 旅行,不總是一站,一站的告別?

    旅行,不總是一站,一站的告別? 「唉,人家還站在門口呢?!」 妳對大家使了個眼色,我們一行人趕緊回過身。 兩個帶著小孩、一個初孕的家庭,在長長的巷口,對著近百公尺外,身著和服的民宿女將,再次欠身致謝。 秋天早晨的能登半島,一期一會的旅人。 那是記憶中最遠又最近的告別,彼此已然臉目模糊不清了,卻又心照不宣的知道,重遊之日,終不可期。只得言笑晏晏的,為此刻俯首為禮。 日後旅途各異,有人總是逗號不停,有人活成了句點。 親愛的,昔日的旅伴; 在春天裡,異國的小城車站, 因為疲累於告別, 而沒搭上如約離去的列車。
  • 我們為什麼該尊重來自不同生命的文化?

    「It is not the strongest of the species that survive, nor the most intelligent, but the one most responsive to change.」 ——Charles Darwin 「能夠生存下來的,既不是最強壯的、也並非最聰明的物種,而是最能適應改變的物種。」 ——查爾斯·達爾文 ------------------------ 我們為什麼該尊重來自不同生命的文化? 因為時間不停的流動,我們既是過往的全部,也是未來的片斷。 不同的生命與文化,所構築的多樣生態,相較於單
  • 讓自己,隨時可在旅途中含笑而去。

    「盡可能少坐著:不要相信任何不是在遼闊的戶外、在身體自由移動之際形成的念頭 ——不要相信任何肌肉未曾積極參與的想法。 所有偏見都來自僵化的內裡。 我再次強調,臀重如鉛、坐著不動是真正違反心智的罪孽。」 ——尼采 ------------------------------ 旅行,起於對遠方的想像?還是看見一條路的邀請? 都不是。 旅行,起於對現況的捨棄,對當下的覺知;起於從安適的沙發裡起身。 所有的旅行,都開始於離開。 然後,你才會看見一條路,或一座橋。 路的遠方,或許瀰漫著未知的薄霧;橋的一端,可能陣列著犬牙森亮的國家機器。 大多數人猶豫了
  • 旅行者與觀光客的差別,在於看見的事物。

    旅行者與觀光客的差別,在於看見的事物。 當我們看見的同時,也意識到被別人看見,遂形成了我們跟這個世界的關係。 觀光客出遊,只能看見安排好的事物: 這是我要買的,這是我要吃的,這是我… 當觀光客無法確認自已與陌生環境的關係時,最簡單立即的方式是, 拿起手機,對著自已,燦然一笑。 觀光客的成本何其高昂?付出了那麼寶貴的生命片段,移動了那麼遼遠的奔波路程, 卻只換回了一張一張,背景如畫片,而人物日漸疲憊衰老的: 「看,這是我,在這裡。」 當我們變成觀光客時,因為只看見自已,便不再在乎被別人看見; 當只能看見安排預定的事物時,便不會看見時刻都在變化的世界。 當我們
  • 狩獵者對這個世界如此多疑…

    「狩獵。又稱捕獵、打獵,是指人類捕殺動物,以作食物、娛樂或取得其身上有用部份的用途。」 —————《維基百科》 --------------------------------------------- 「但是,面對這個世界,有明確的目標,有效率一點,不是比較好嗎?」 「嗯,這是另一種選擇。但這就不是採集,而是狩獵了。」 「怎樣是狩獵?」 「當妳浮現欲望時,不是模糊的內在需求,而是很明確的,外部存在的某件物事。 然後妳會以這件物事為核心,去取得必要的資訊:它長得什麼樣子?在哪裡?怎麼去?要付出什麼代價才能取得它?」 「啊大家不都是這樣嗎?採集太沒有效率了。」 「狩獵要
  • 生產者創新

    一.任務 消費者需求,只會帶來效率的提昇與效能的改進,不會有意外的創新。 結構性的,與現有商品與服務截然不同的、不連續的創新,只有來自生產者。 生產者除了滿足已知的需求外,更應創造未知的,比現有更好的商品與服務,來取代已知的事物。 創新,是生產者的天命。 二.資源 為了完成「創新」的任務,生產者必須擁有,比滿足既有市場所需的產能更多的,額外的利潤。 創新必得承擔風險,必得經受時間。 沒有額外的,足以支付風險與時間消耗的利潤,生產者將不敢也不會創新,市場將出現更多同質而價廉的商品與服務,在價格與成本競爭下,品質逐漸崩壞。 三.權力 為了擁有更多支付未來創新的利潤,
  • 轉圓石於千仞之山者,勢也。

    「故善戰者,求之於勢,不責於人,故能擇人而任勢。任勢者,其戰人也,如轉木石。木石之性,安則靜,危則動,方則止,圓則行。故善戰人之勢,如轉圓石於千仞之山者,勢也。」 ————《孫子.勢篇》 ------------------------------ 「你剛說過,所有的『形』,都是暫存狀態,這表示它是可以被改變的對不?」 「是的。所有的『形』,都是之前動能的結果,也是之後動能的起因;這個動能,我們稱之為『勢』。」 「什麼是『勢』?」 「在時間裡重複出現,有一定規律的運動方向,累積到一定時間後,會改變現有環境的能量與事件,這就是『勢』。」 「能舉個例子嗎?」 「從前從前
  • 你要學會恐懼,但不要恐慌。

    「契約無法完全,來自三種成本: 一是預見成本。即當事人有限理性,不可能預見到所有的或然狀態; 二是締約成本。即使當事人可以預見一切,以沒有爭議的語言寫入契約也很困難; 三是證實成本。即對第三方是不可證實的。」 -----奧利佛.哈特(2016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 「所以我們只要提出新的語境,並且改變我們的處境與情境後,就可以安安穩穩的等待新的約定到來嗎?」 「嗯,二十世紀初,曾經有一派英國左派學者,認真的研究馬克斯思想後,確認資本主義宿命性的必然會從內部自我崩潰。 既然劇本已經寫好了,那我們只要安靜的
  • 現實扭曲力場

    『只有那些瘋狂到以為自己可以改變世界的人, 才能改變這個世界。』 ─1997年,蘋果『不同凡想』廣告 “The people who are crazy enough to think they can change the world are the ones who do”. Apple’s “Think Different” commerciql 1997 ----------------------------------------- 「你說場所決定一切。」 「是的。」 「你又說生而為人,擁有自由意志。」 「沒錯。」 「場所能由我們的自由意志決定嗎?」 「
  • 妳只能等待,但不要期待。

    「以色列人哪,我今日曉諭你們的律例典章,你們要聽,可以學習,謹守遵行。 耶和華─我們的神在何烈山與我們立約。 這約不是與我們列祖立的,乃是與我們今日在這裡存活之人立的。」 ——《舊約.申命記第五章》 「要寬恕他們的不義,不再記掛他們的罪愆。 既說新約。就以前約為舊了;但那漸舊漸衰的,就必快歸無有了。」 —— 《新約.希伯來書第八章》 --------------------------------- 「我學會透過藝術改變自己的狀態了,也因著不認同當下,而提出新的語境,因而改變我的處境,甚至改變整體的情境;啊然後呢?從此我就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嗎?」 「當然還沒有,妳只是擺脫
  • 直視痛苦,既不給予廉價的意義,也不轉身逃避。

    「有些人能感受雨,而其他人則只是被淋濕。」 ----Bob Dylan ---------------------- 「你說的這些局外人,跟我們一般人有何不同?」 「他們創造自己的『場所』。」 「什麼意思?」 「一般人,時時刻刻認同自我,身在局中,也因此被棋局的形勢與自身的業力所控制流轉,至死不息。 局外人,因著不認同自我,反而能感受情境,覺察處境,控制語境,終而創造讓別人也感同身受的意境,改變棋局。」 「控制語境,創造讓別人也感同身受的意境?這不就是傳說中,賈伯斯的『時空扭曲力場』?」 「嗯,類似吧,但他是由極大的自我認同,產出極強的愛憎能量,再逆轉出由他所主導的『
  • 神只有在有求於人時,才會給人禮物。

    「神只有在有求於人時,才會給人禮物。」 -----尼爾.蓋曼《美國眾神》 ------------------------------------------- 「你說:人與神之間,會因著來自恐懼與欲望的供需,而產生互相依賴的對價關係?」 「是的。」 「我不懂,人有求於神這自古皆然,但是神有求於人什麼?」 「如果我們定義的『神』,是指人類自古以來崇拜的,某種有著能左右人類命運,改變自然環境能力的無機生物的話,那我們大概可依物質、能量、意識這三種領域來辨識衪們: 物質界所產出的神,大多來自曾為碳基生物,有過肉身的意識。 當肉身不可避免的毀敗死亡後,祂們的意識,仍然寄托
  • 不記得恨,不期待愛。

    「有時,愛一個人,就得學會當個陌生人。」 —《銀翼殺手2049》 ---------------------------------------- 「『言應證偽,行當試誤』是對理性的要求,『非問不說,知謊不言』是對本能的要求,『不佔便宜,不做功德』是對行為的要求;那第四條應該就是對感情的要求了吧?」 「嗯,第四條是『不記得恨,不期待愛』。」 「哇,這條聽起來很酷吔?」 「什麼是酷?」 「就是看來冷冷的,沒什麼溫度,也不表達意見,用一種高高在上的態度來看這個世界。」 「這樣有什麼好處?」 「人家會覺得你的層級比較高,品味也比別人好,啊就是高級人種啦!」 「這種酷需要付

職人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