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13 起
  • 馬修
    一覺醒來,望著天真無邪近乎恥的無瑕藍天,想起剛剛在夢裡,與少年好友的爭執絕交,心中暗自羞愧後悔。 也許,下次夢中遇上了,點個頭,握個手,說些: 「唉,上次喔,你知道,我沒那個意思啦,只是balabalabala…」 在夢境,我情願讓朋友看出,我那不情願讓人看到的,該死的自我。 也許,我們身處的這個世界,「後悔」這種感覺,雖不能改變過去,卻能透過同質的靈魂,傳達給不同世界的自己。 讓她們看著前人的身影,忽而有一種「似曾經歷」的不安,從而做出不同的決定,因而創造另一個不同的命運。 我們那生生滅滅,不由自主的意識,只是宇宙某個幽微角落裡,等候因緣俱足的實相。 而夢境,是
    ...查看詳細資料
每一種聲音,都自成一本書。眾聲喧嘩,各有立場。
每一本書,都有一個你關心的主題,每一個主題,都不只一本書。

微書展

  • 在大幕拉起前的片刻。

    「乾:元,亨,利,貞。 彖曰:大哉乾元,萬物資始,乃統天。 雲行雨施,品物流形。大明始終,六位時成,時乘六龍以御天。… 象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 ---------------------------------------------- 開始了嗎? 還沒。只是就位了。 就像是大幕尚未拉起的舞台,雖然一無所見,卻非空虛空無。 事物還沒開始,但創造事物的能量就位了。 由下而上,構成妳存在的「自身及物」「情感意願」「理性意識」三者,與世界逐次回應妳的「場所情境」「關係處境」「角色語境」;這六層都已形勢俱足,只待機緣啟動。 啟動什麼? 啟動有序化。 生而為人
  • 交換與變易

    「易無思也,無為也,寂然不動,感而遂通天下之故。 非天下之致神,其孰能與於此。」 「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化而裁之謂之變;推而行之謂之通;舉而錯之天下之民,謂之事業。」 ------《繫辭-易傳》 ---------------------------- 遠古時,有一群人,知道他們不知道。 他們試圖經由記錄經驗過的具體事物,而歸納分析出那隱於所有事物之中,超乎經驗的運行法則。 他們首先觀察到的,是在時空中,事物無法停止的變易。 他們追問事物變易的原因,又察覺來自能量的傳遞交換。 他們相信只要找出能量交換與事物變易的法則,再設法偵測出此刻當下,自己所處時空的
  • 事物的真實面貌

    「形式因、材質因、動力因、和目的因,是事物形成的基本要素。」 ---- 亞里士多德 《物理學》 -------------------------- 「什麼是你所謂的”TRUTH”:事物的真實面貌?」 「還記得之前提過的「形而上」原理嗎? 世間事物,形式先於材質;先找到他們共同的形式,就可歸為一類。」 「比如說?」 「最簡單的分類,就是確認事物的原始形式,是屬於”物質”,”能量”,還是”意識”這三種領域的哪一種? 如果事物存在須要依存於某個具體可見可觸可聽聞的物件,那我們就可以先把它歸於”物質”。 如果事物是經由某種動力而發生於時空中的事件,那我們就不妨先將它視為”能量”
  • 波羅揭締,諸名無常,超越經歷,認不當真

    「Light is therefore colour. 光而有色。光即是色。」 ---透納.J.M.W.Turner ----------------------------------------------------------------------------------------- 「當我們學會恐懼,而不致恐慌,得以處理人身最底層的求生本能之後呢?」 「我們就可以處理再上一層的,物質人身與物理世界接觸後,所必然產生的認知與行為,也就是「名」。」 「什麼是「名」?」 「如前所述: 受→來自眼、耳、鼻、舌、身的本能感受。 想→感受產生後,對外在環境的印象與情緒。
  • 菩提薩婆訶,諸法無我,如去似來,適而不從

    「…當我被蠟燭燙傷了手,我會自覺地將灼痛感歸於手指,而非蠟燭。 我並非碰觸到了存在於火焰中的作為火焰的某種性質的疼痛,因為火焰在燃燒時並不會燒傷自身。 但我們對情感的描述必定與對感覺的描述相似: 食物的味道並不能被食物自身所體會,因此它在食物被消化之前不可能存在於食物之中。 同理,一段音樂所帶有的旋律美感並不能為旋律所聆聽,一幅畫作的光鮮色澤也不能為帆布上的彩色顏料所欣賞,以此類推。 簡言之,一種可感知物——不論它屬於情感還是感覺——當它沒有與我或任何生物產生關聯之時,都不能以其加之於我的方式存在於其本身之中。 當人們思考「物自身」時,也就是思考獨立於與我之關係的事物時,似乎沒
  • 有辦法最重要。

    「 1- 永遠不接受任何我自己不清楚的真理。只能是根據自己的判斷非常清楚和確定,沒有任何值得懷疑的地方的真理。 只要沒有經過自己切身體會的問題,不管有什麽權威的結論,都可以懷疑。 2- 將要研究的複雜問題,儘量分解為多個比較簡單的小問題,一個一個地分開解決。 3- 將這些小問題從簡單到複雜排列,先從容易解決的問題著手。 4- 將所有問題解決後,再綜合起來檢驗,看是否完全,是否將問題徹底解決了。」 ———笛卡兒.《談談方法》 ------------------------------------------------------- 「你說第一個出場的哲學是「方法
  • 揭締揭締,諸色非名,經歷經歷,知懼不慌

    「這個世界是由什麼構成的?現代物理學提供了六項前提: 1-物理現實的主要成分充塞於空間和時間之中,萬事萬物皆源自於此。 2-每個片段每一個時空元素都具有同樣的基本性質,與其他片段無異。 3-現實的主要成分是活生生的,具有量子活動。 (量子活動有著特別的特徴,是自發而無從預测的。若要觀察量子活動,你一定得加以擾動。) 4-現實的主要成分也包含了恆久不變的實質成分,使得宇宙成為個多色的多層超導體。 5-現實的主要成分包含有度規場,能讓時空變得堅軔並產生重力。 6-現實的主要成分有重量,具有普遍的相同密度。 基於上述前提,我會用『網格-Grid』,來指稱構
  • 這個不變的本質是什麼?

    「The most incomprehensible thing about the world is that it is comprehensible. (宇宙中最不可理解之事,即宇宙是可以理解的)。」 ———亞伯特.愛因斯坦 ------------------------------------------------------------------------------------------------ 「你說:人類透過各種方法,開始建構他所相信的事物,這就是我們如今稱為文明的世界。那是從哪裡開始?」 「從出錯開始。 」 「為什麼是出錯?@@」 「人類在使用
  • 先有雞?還是先有蛋?

    「在地球過去5個階段的大規模滅絕中,每一次大規模滅絕我們都損失了75%的物種。」 ----羅勃特.華森(Robert Watson) . 聯合國政府間生物多樣性和生態系統服務科學政策平台(IPBES)主席 ------------------------------------------ 「先有雞?還是先有蛋?」 「先有蛋。」 「哈,那是哪隻雞生下那第一顆蛋?」 「沒有雞生下那顆蛋。」 「哪那顆蛋從何而來?外星飛碟嗎?」 「某隻基因已達變異臨界線的恐龍,生下後來被稱為鳥類的第一顆蛋。」 「你在說什麼?@@"」 「嗯,這是從目前已出土的證據中,所得出的最合理的推論。」
  • 邊緣如何成為主流?

    「邊緣…?那可是支撐筆記本頁面的東西。」 -----尚盧.高達(Jean-Luc Godard) ----------------------------------------- 「新物種一出生,就會有新環境讓牠生存嗎?」 「不會。環境時刻在產生變化,但新物種出現時,通常還是舊環境。 所以新物種活在舊環境,必然格格不入,必然沒有資源,必然邊緣。」 「那新物種如何成為主流,活到新環境來臨?」 「造化喜新。 新生變異者註定生來邊緣,不要去想成為主流。 反而要警愓,如果不小心成為主流,就表示牠將成為下一波被滅絕的物種。 天道酬易。 邊緣者要能有主流所無,但又讓其有
  • 神在天上,人自為之

    「God is in his heaven, all's right with the world. 神在天上,人自為之。」 ----Robert Browning ------------------------------ 「你說「實相存在於無可依附,無處停止的落空之處。」,可不可以說得再清楚一些?」 「內在的意識如同不知自己從何而來的失憶者,無可依附;外在的時間卻是個創造流動幻象的騙子,無處停止。 我們就像一個失憶者遇上一個騙子,無可依附,無處停止,是故兩邊落空。」 「那我們如何在落空之處,放下這顆不安的心?」 「成為一個好人。」 「拜託啦,你什麼時候
  • 業力源於意識

    「長夜將至,我從今開始守望,至死方休。 我將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 我將不戴寶冠,不爭榮寵。 我將盡忠職守,生死於斯。 我是黑暗中的利劍,長城上的守衛,抵禦寒冷的烈焰,破曉時分的光線,喚醒眠者的號角,守護王國的堅盾。 我將生命與榮耀獻給守夜人,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Night gathers, and now my watch begins. It shall not end until my death. I shall take no wife, hold no lands, father no children. I shall wear no crowns a
  • 生命終將演化出意識

    「從那以後,你一直在做什麼呢? 我啊,也變老了。 至今還是,那首老歌,我離去時的輕吻。 那是一個,如此幸福的時代哪。」 ----秋元 康.《從那以後》(為美空雲雀遠行30年後復出而作) ---------------------------------------------------------------------------- 「所以,你所謂的『物質』『能量』『意識』三大領域的規律,彼此的關係是什麼?」 「『物質』領域遵循古典力學,但規律是『世事無常』;因為所有可見可觸具體存在的物質,都來自能量所聚,所以必得遵循熱力學第二定律『熵』,一切終將失序寂滅。 『能量』領
  • 所有偉大的事物都會消逝。

    「不要以為你做了什麼偉大的事。 一旦你這麼認為了,所有偉大的事物都會消逝。」 ----Peter Lindbergh(《Vogue》攝影家) -------------------------------- 「什麼是系統?」 「一組由內部不同個體所構成,能分工並交換能量與資源的群體組合。」 「系統如何界定?」 「由邊界所界定。」 「邊界如何形成?」 「由內部交換的效益與成本所形成。當內部交換的效益高於外部,而成本低於外部時,系統的邊界就自然形成了。」 「那如果不是呢?」 「如果交換的效益比外部低,而成本又比外部高,系統的邊界就會逐步潰散,最後系統就會消失。」 「
  • 只要是能證明錯的,都是科學

    「出於道德原因,我是個無神論者─ 人們通常可以從作品中看見作者的本質,而這個世界構成的模式是如此地痛苦,我寧可相信這背後沒有任何作者。」 ─Stanisław Lem,波蘭科幻小說家 ----------------------------------------------- 「你說『形塑一個人人格特質的,是失敗的經歷,而非成功。』,這有科學根據嗎?」 「什麼是『科學根據』?」 「有一套完整的說法,大家都眼見為真的,就是『科學根據』不是嗎?」 「在西元1500年之前,人們每天看見日升日落,相信太陽圍繞著地球旋轉;權威學者解釋這很正常,因為地球是宇宙的中心,這是科學嗎?」
  • 有些人念念不忘過去,有些人惴惴不安未來。

    「 時間永遠分歧,通往無數未來。」 ———波赫士·《岐路花園》 ————————————— 「你說的那個讓神識回到過去的方式,是每個人都能做到的嗎?」 「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而是每個人每天都在經歷,卻很少有人意識到。」 「什麼意思?」 「妳每天從沉睡中醒來時,是不是有一剎那不曉得自己身在何處的片刻?」 「是啊?」 「然後妳才會意識到自己?」 「大家都是吧?」 「對,這就是我們的神識從某個漂移的狀態,重新接上裝載自我意識的硬碟,把資料灌回來。 當自我意識恢復後,再來妳會問什麼?」 「現在幾點了?」 「其實妳的意思應該是,我現在在哪裡了?因為在妳神識漂移的這片刻,作為
  • 活在整體中。

    「人是整體宇宙的一部分,是受到時空局限的一部分。他會經驗到自己、他的思想和感受,好像與其餘世界是分開的,這是一種意識的錯覺。 這種錯覺對我們來说是一種牢籠,把我們囚禁在個人的欲望裡,只對最接近的少數人有感情。 我們的任務是必須擴大同理心的範圍,擁抱所有生命,以及美麗的大自然,好讓自己脱離牢籠,得到自由。」 一愛因斯坦 -------------------------------- 「你說”不活在過去,也不活在未來”,是指”活在當下”那句老話嗎?」 「呃…嚴格來說,我們這具碳基肉身,是沒有”當下”可言的,也沒有意義。」 「真是夠了。為什麼又是沒有可言?又是沒有意義?」
  • 都是真的。

    「每一個人所曾經有過的每一個念頭都是真的。」 ------菲力浦.狄克 --------------------------- 「我看到了,謝謝。」 他臉色微變,額上微微滲出汗,恭敬頷首。 我有些莫名所以,也有些虛榮自喜,遂點頭回禮。 …… 1989年,秋天晚上,台北師大附中旁巷子裡的一間茶館。 引介我進入出版圈的朋友,笑著說:來,認識一位奇人。 奇人生來不全,卻換得一種,可以觀氣知命的天賦。 據說,只要讓他閉目凝神,用傳說中的第三眼松果體觀察你,便可看出你的原形氣脈,前世恩怨,乃至未來的吉凶休咎。 「那麼,我就開始了。」 奇人年紀不大,與我相彷,大約初出江
  • 是有了時間,才有變化?還是有了變化,才有時間?

    「謹記:過了今生,再無來世。眼前此刻,凡人皆同。 我等虛擲與倖得的,都只是飛逝的光陰。」 -----馬可.奧理略 -------------------------------------- 「你說不懂與好奇讓你快樂,那最讓你不懂與好奇的事是什麼?」 「時間。」 「時間不就是我們每天過的日子?日升日落,光陰似箭,有什麼不懂與好奇的?」 「”光陰似箭”是什麼意思?」 「就是不管你想不想,要不要,我們每天都要往前,所有的東西都會往後消逝不是嗎?」 「那就跟坐火車很像是不是?」 「對啊,我們坐的車廂往前動,窗外的景色一直向後,一直變化。」 「妳有沒有想過,也許真
  • 回到過去,不會改變什麼。

    「時間不是幻覺,時間的流逝卻是。 改變也是如此(幻覺)。 在實相的時空中,未來早已存在,而過去永不消逝。」 ----邁克斯.泰格馬克(MIT終身教授) --------------------------------------------- 「為什麼愛因斯坦會說時間是幻覺?」 「愛因斯坦沒說時間是幻覺,他只說"過去,現在和將來間之區別,只是一種頑固不變的幻覺。”」 「啊這不就是時間嗎?」 「這是時間的流逝感,不全然代表時間。」 「靠,這有什麼差別?」 「回到最早的提問,當我問妳時間是什麼時,妳是怎麼說的?」 「日出日落,難道有錯嗎?」 「為什麼會日出日落?」
  • 為什麼要產生「我」?

    「現在他比我稍早一點離開這奇怪的世界。那沒有任何意義。 像我們這些相信物理學的人知道,過去,現在和將來間之區別,只是一種頑固不變的幻覺。」 -----愛因斯坦(致逝去友人貝索之家人) ---------------------------------------------- 「當我們不小心瞥見另一條生命軌道的自己時,會發生什麼事?」 「什麼事也不會發生,彼此的時空相隔太遠了。 但這時妳會有一種『這個情境我好像來過,然後接下來會…』的既視感。」 「然後接下來就會如我記得的劇情展開嗎?」 「通常不會,因為此時妳們的軌道已經錯開了。」 「這是什麼意思?」 「平行宇宙。我們擁
  • 應懷疑事。

    「我未曾重複兩次看見同一個景物。」 ——保羅.塞尚 -------------------------------- 輕輕的,閉上左眼,用右眼記住眼前的事物。 再將右眼閉上,用左眼校準剛剛右眼所見。 是不是?事物的所在,悄然移動了。 應懷疑事。 我們所知的事物,隨處侷限,隨時流變。 我們既是那個摸象的瞎子,只能輕觸事物的裙角; 又是那個刻舟的傻子,忘了我們所以為的事實,從我們認知的那刻,就已漂移遠去… 在此刻,我們永不可能知曉事物的現況;在此處,我們也無從得見事物的全貌。 我們,只能對當下疑懼敬慎。 我們眼前所見的現實,是認知這個世界的,僅有的出發點。
  • 另一端是什麼?

    Intellect takes you to the door, but it doesn't take you into the house.   ~Shams Tabrizi 理智帶你到門口, 但它不帶你進入屋內。     ~夏姆斯 (黃承晃譯) ----------------------------- 「另一端是什麼?」 「自有人類以來,不同的文化與信仰都曾描述過另一端,並滲入了不同的價值與期望。 但我猜想,另一端可能是讓個別意識相連,累積經驗、感受與思維,無始無終,持續進化的整體意識;有人稱為"彼岸",也有人稱為"母體",或"全知體"。」 「"彼岸
  • 涵洞的那頭,清明透亮如一塊玻璃。

    「知識最大的敵人不是無知,而是擁有知識的幻覺。」 ~ Stephen Hawking (1942~2018) 「絕聖棄智,絕仁棄義。絕巧棄利,絕為棄做。」 ---《老子》(郭店楚簡) ---------------------------------------- 「當靈魂如鳥兒般飛出禁錮我們一生的鳥籠時,一定覺得自由暢快吧?」 「嗯,也許有人如此,但我猜想,也有許多人不是。」 「那這許多人是怎樣?」 「恐懼,焦慮,不知如何是好。」 「自由不是很好嗎?」 「對剛釋放的靈魂而言,眼前突然一片空白;當妳去哪裡都可以時,就會變成不曉得應該去哪裡?」 「那他們會怎樣?」
  • 但我們不是還會進化嗎?

    「Not the ones speaking the same language, but the ones sharing the same feeling understand each other. 不是那說相同語言的人瞭解彼此, 而是分享相同情感的人。」 -----魯米(黃承晃譯) --------------------------- 「你說:我們應學會恐懼,但不要恐慌。」 「是的。」 「你又說:我們行事要認真,但不應當真。」 「我很高興妳聽見了。」 「那這兩者有關係嗎?」 「有的。這兩種態度的出現,都是為了處理那小小的,原始的,讓我們變成機械的,俗稱為”爬
  • 生命本無意義。

    「你總共殺了三十二個人,傑森,每一條人命都有意義。因為你的行動,國家與人民變得更加安全。」 ------中情局長對恢復記憶的殺手傑森說。《傑森.包恩》 ----------------------------- 「什麼是意義?」 「無機生物為了讓衪們寄生的個體存活,且協助衪們持續繁衍進化,所餵予人類的觀念糧食。」 「什麼意思?」 「妳每天早上起床,梳洗,吃飯,出門工作;然後下班回家,上網,洗澡,睡覺。」 「是啊,大家不都是這樣?」 「為了什麼?」 「嗯,每個人的理由都不一樣吧?」 「大家都一樣的,是生活的模式。大家都不一樣的,是生存的意義: 有人相信他每天省吃儉用
  • 妳不會得到什麼,妳只會失去。

    「遵循規則,不是我的優先選項。」 法蘭克.《紙牌屋/第一季最終章》 ------------------------------------- 「我們如何擺脫外來觀念的強行寫入?」 「不要對抗,只需觀察。」 「觀察那些外來觀念如何寫入嗎?」 「不。外來觀念威嚴如父,慈愛如母,寫入時一定是妳心甘情願而不自覺的,所以妳也無從觀察起。」 「那我要觀察什麼?」 「觀察自己。」 「我們如何觀察自己?」 「觀察自己是否如棋盤上的棋子一樣,已被設定好固定的角色與規則? 如果妳覺得自己不過是小卒士兵,過了河,自然會覺得無路可退,死命向前。 如果妳以為自己是天馬飛車,自然會橫
  • 當下,是意識的居所。

    「我向自己,為自己祈禱。」 法蘭克.《紙牌屋/第一季最終章》 -------------------------------------- 「當我們透過旁觀自己,而回復到出生前與世界毫無關係時的狀態時,可以幹嘛?」 「我們可以重新開始。」 「從哪裡開始?」 「從妳意識到孤獨的當下開始。」 「但你不是曾說,”當下”是沒有意義的嗎?」 「是的。正因為”當下”沒有意義,才容得下我們給衪的任何意義。 我們的意識必然處在當下。當下,是意識的居所。 如同街巷房舍是身體的居所一般,我們遊走於念念不住的當下時,也可用三個座標,架構出我們的心靈地圖。 首先是 X 軸,來自於
  • 所謂”人”,只是傳播與繁衍世代的容器

    「我們具備足夠的力量去抗拒我們那些與生俱來的自私基因。在必要時,我們也可以抗拒那些灌輸到我們腦子里的自私模因。 ……我們是作為基因機器而被建造的,是作為模因機器而被培養的, 但我們具備足夠的力量去反對我們的締造者。 在這個世界上, 只有我們, 我們人類, 能夠反抗自私的複製基因的暴政。」 理查.道金斯-《自私的基因-最終章:Meme(模因)》 -------------------- 「你說:”理想主義者,終其一生,只為尋一個不受惑的人。”,那個”惑” 是什麼?」 「所有不是來自於妳自己的,而是來自外界加諸於妳的觀念而形成的認同,都可稱為”惑”。」 「比如說?」 「比如
  • 如果你想要的只是幸福,那妳應該早早找到信仰…

    「有信仰的人通常比較喜歡自己是正確的,而非慈悲的。 他們也常難以捨棄自我中心,需要宗教來背書自己的自尊自大以及個人認同。」 ─Karen Armstrong,曾為修女,後成為比較宗教學者。 -------------------- 「所以,有理想的人,就是有信仰的人嗎?」 「我想不是的。理想與信仰,其實是兩回事: 信仰是指相信一種已知的價值。 有信仰的人,會用這種價值,來比對世間事物,作為他們對待這些事物的態度與取捨。 在這個比對與取捨的過程中,他們也同時把個人與這種價值合而為一,取得讓自己可以安適與居高臨下的好位子。 他們容易把世界視為一種黑白分明的靜態系統,躺

職人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