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07 起
  • 馬修
    「…當我被蠟燭燙傷了手,我會自覺地將灼痛感歸於手指,而非蠟燭。 我並非碰觸到了存在於火焰中的作為火焰的某種性質的疼痛,因為火焰在燃燒時並不會燒傷自身。 但我們對情感的描述必定與對感覺的描述相似: 食物的味道並不能被食物自身所體會,因此它在食物被消化之前不可能存在於食物之中。 同理,一段音樂所帶有的旋律美感並不能為旋律所聆聽,一幅畫作的光鮮色澤也不能為帆布上的彩色顏料所欣賞,以此類推。 簡言之,一種可感知物——不論它屬於情感還是感覺——當它沒有與我或任何生物產生關聯之時,都不能以其加之於我的方式存在於其本身之中。 當人們思考「物自身」時,也就是思考獨立於與我之關係的事物時,似乎沒
    ...查看詳細資料
每一種聲音,都自成一本書。眾聲喧嘩,各有立場。
每一本書,都有一個你關心的主題,每一個主題,都不只一本書。

微書展

  • 成為人

    「如果我們什麼都不做,那我們又如何成為人?」 -----《水底情深》 ----------------------------------------- 「如果依你所經歷的,空間只是某個意識創造出來的場域,那時間又是什麼?」 「如我之前所言:"時間只是空間創造出來後必然的延伸,好讓我們得以經歷與超越。”」 「經歷什麼?」 「經歷會讓我們產生悲傷喜樂,貪婪絕望的各種處境。」 「超越什麼?」 「超越這些讓我們產生諸般感受,成為人身的原始設定,得以進化。」 「幹嘛要這麼累,那個偉大的單一意識讓我們直接升級到2.0版不就好了?」 「剛好相反。我猜想,如果真有那位偉大的,整體
  • 成為現實主義者,實現不現實的事。

    「成為現實主義者,實現不現實的事。」 ——2018,巴黎「五月風暴」標語 -------------------------------------- 「你曾說:理想主義者,在處理這個世界所發生的事物之前,要先學會處理自己的欲望與情緒;要學會在尷尬中自在,在彆扭裡安住;終其一生,成為一個不受惑的人?」 「我很高興妳記得這些話。」 「可是你沒說理想主義者如何實現理想?」 「理想主義者若想實現理想,就得讓自己先成為一個現實主義者。」 「你在說什麼鬼話?」 「我小時看戲,以為所有的戲背後,都有一個像上帝一樣的全知者寫好一整個劇本,然後讓演員們依著劇本,一句句唸著台詞,一步步走
  • 世界不是本來就存在的嗎?

    We believe that God sees us from above, But He actually sees us from the inside.    ~Shams 我們都相信神從上面看我們, 但實際上祂是從裡面看我們。    ~夏姆斯(黃承晃譯) -------------------------------- 「如果語言的目的不是拿來溝通,那是拿來幹嘛?」 「辨識,標記,推論與歸納。」 「這就是理智嗎?」 「是的,又稱為”思維”,也就是我們大腦到目前為止的演化,被稱為”靈長類腦”的大腦皮層連結。」 「”靈長類腦”怎麼”思維"?」 「先辨識
  • 接受恐懼,經受無常。

    「我們大部份的生活是透過本能來進行的。 或許,能思考的心智所代表的,僅只是事後的回想——在行為之後所產生的念頭,給了我們有能力,能控制行為的幻覺。」 ----尼采 --------------------------- 「向這個世界表明意願,為此付出代價之後,我們與之前的那個自己,會有什麼不同?」 「在這個過程中,也許,只是也許…我們有機會成為一個真實清明的人。」 「怎麼開始?」 「從接受開始。」 「接受什麼?」 「接受我們作為人的基礎,只是如動物本能般的存活,又如機器般,受外界變化的操弄控制。」 「為什麼會這樣?」 「因為本來就是這樣。我們這具身軀,經過數十萬年
  • 欺騙與魔法

    「存在就是被覺知。」 -----柏克萊(George Berkeley) ------------------------------------ 人類的雙眼,由於身處食物鏈的上游,不用擔心被捕食,所以雙眼在前,交會而成距離與焦點,是謂「注視」。 生而為人,注定不停的移動、停駐眼光;我們的世界,是由一個一個不同的碎片所組成,而非結構與整體。 因著注視,我們只相信眼前所見事物,連帶相信這個事物所衍伸發展的,看不見的想像;這是欺騙的開始。 因為注視,我們也看不見在注視與注視之間,遺失的剎那;而那些我們以為不存在的事物,就在這剎那間誕生,這是魔法的源頭。
  • 我們為什麼認同?

    「我愛妳如同虔信者渴慕聖地, 如同旅行者癡迷前程漂泊不定; 如我此一異鄉來者沐恩亞美利加, 如盲者疼惜他對光明往日的回憶。」 -----亞瑟潘.《四個朋友》 ---------------- 1980年代,台灣戰後第二代,在繁榮的城市遇見彼此。 本省男孩娶了「外省婆仔」,外省女兒嫁給「土台客」;家族長輩雖不好說什麼,但對於來自異文化的女婿與媳婦,多少忐忑不安。 而今想來,那些真心的,對血緣傳統的「背叛」,卻開啟了這塊土地的更多可能與自由。 我們為什麼認同? 認同血緣,是為家族。認同地緣,是謂國族。 認同你所相信的美好事物,為之取捨,便是文化。 文明的延續,常
  • 改變世界,需要勇氣嗎?

    「活著就是為了改變世界,難道還有其他原因嗎?」 ---Steve Jobs ---------------- 改變世界,需要勇氣嗎? 不需要。 不管你是勇敢或懦弱,這個世界,時刻都在改變中,只是不一定會依你所願。 需要勇氣的,是創新。 所謂新事物,意思是之前從未出現過;也意味著,從現有的資訊,認知來看,這個新事物,通常是不合理的。 要合理,它早就出現了不是嗎? 創新的事物,在當時,都是不合理的;如同北地初生的雪花,飄落在南島微熱土壤。 這,才需要勇氣。 不合理的事,如何?何時?變成合理? 不要忘了,世界時刻都在改變中。 當你為了實現這個不合理,
  • "Deus ex machina"

    "Deus ex machina" 拉丁文:「從機器中降現的神」。 希臘戲劇中常見的終場大逆轉,意謂人類自造的困局走不下去了,求救於劇場裝置中所降現的全知神明來解困。 如果我們知道,同樣來自這個文明,有將昏沉朝夕的人身,稱之為「機器」的傳統; 我們當知,那降現的神明,無非就是我們醒覺的意識。 當我們內在的意識醒來,不再認同當下;自然就像一個從機器中躍至局外的神祇,看著彼時的人間,而不昧於終必消逝的流轉恩怨。 我們就像布列松鏡頭下的瞽目老者,手擁未開封的神性,卻伸手向世界乞求。
  • 沒有一張畫不是帶著被看見的渴慕,被聽聞的希望而生

    「畫出所見之物很好,但更迷人的是,畫出那些只存在回憶裡的事物; 在那裡,回憶與幻想糾結纏繞。」 ------竇加 ------------------------------ 當我們走出幽微的洞穴,來到透光的廳堂,面對粉白的灰壁或攤開的紙面時,我們開始不滿足於只畫下一個個單一的主體,我們想畫出他們之間的關係,看他們發生了什麼事? 於是有了主從,有了配置,有了透視,有了構圖。 有了構圖,就有了視點,我們遂意識到要有一個誰站在那裡,為看畫的人觀看這個場景事件。 構圖,是框架,是限制,畫的是關係,是時間,是存在事物之間的「不在」。 構圖,是畫者的態度,是我們在觀畫者身邊
  • 當有人因此想得不一樣,他們就會做出不一樣的事。

    「 被記錄的歷史總有違生活經驗。 通常被記錄的都是特殊事件,而後人把特殊事件解讀成: 那個時代的人,都做這種事。」 ——威爾.杜蘭 -《讀歷史,我可以學會什麼?》 -------------------------------- 「 當我們放下鏡子,看向世界時,接下來會做什麼事?」 「當我們認真的看待真實世界,就會有想法。當我們有想法,就會想告訴一些人,或與另外一些人討論。」 「所以文明的第三項工具,是語言嗎?」 「不是。是文字。」 「為什麼是文字?不是語言?」 「語言是本能,但文明不是本能,文明是在本能基礎上積累發展出來的事物。 語言是聲音,今天我跟妳說,明天妳
  • 不是什麼事都應該又快又好。

    「師父,你在發抖,難道罪人得以潔淨不好嗎?」 「我害怕簡單快速的潔淨。」 ----安伯多.艾可.《玫瑰的名字》 -------------------------------------------------- 「資訊與知識有什麼不同?」 「資訊讓妳舒適,知識讓妳不舒適。」 「你怎麼跟人家說得不一樣?」 「人家怎麼說?」 「資訊讓我們知道發生什麼事,知識讓我們知道事情為什麼會發生。 資訊愈多,不確定性愈少;知識愈多,我們就愈能控制事物。」 「嗯,我也曾經是人家。」 「現在不是了?」 「不再是了。因為我發現資訊愈多,不確定性愈多;知識愈多,就會看見愈多結構性矛盾
  • 中間色

    「書帖上的這塊所謂“黑底子”,濃淡不同,冷暖不同,象牙黑之外,還得酌情抹進適度的土黃、赭石、橄欖綠、翠綠、大紅,甚至檸檬黃,這才有點像那塊“黑”,黑底子上的“白字”呢,同樣得摻合以上七彩,這才有點像那“白…。」 ——陳丹青.《靜物》 ------------------------------------------ 現實中我們所見的顏色,可分為三種來源: 一.光源色 來自發光物體本身的色彩,如黃光燈泡,日光燈管…。 二.固有色 來自被光投照物體本身的色彩,如紅色蘋果,黃色香蕉…。 三.環境色 來自周圍環境時空下的映照反射,如入夜街市的霓虹,午後林間的翠綠…。
  • 場所決定一切。

    「生而為人的疑惑與質問,不是哲學問題,而是哲學本身。」 ----西田幾多郎 -------------------- 「這是你第幾個工作?」 「若是從15歲送報算起,到現在52歲,應該是第29個。」 「做過29個工作,你的心得是什麼?」 「場所決定一切。」 「你是指工作場合嗎?」 「不是工作場合,就是『場所』。 英文稱為『Place』,德文叫作『Platz』,日文喚作『ばしょ 』的時空因素。」 「我不懂。我們從小被教育,到不同的場合要有不同的規矩,要會看當時的情況說話做事,要懂得調整自己去適應環境,你說的不是這件事嗎?」 「我以前也以為是,直到有一天,才知道不
  • 除非在光線底下。

    “A painter should begin every canvas with a wash of black, because all things in nature are dark except where exposed by the light.” ― Leonardo da Vinci 「吾人作畫時,應先將畫布塗黑,因為太初所有事物都是幽黯無明的,除非在光線底下。」 ──達文西 ----------------------------- 時間是一條暗夜的大河,將發生過的人事沖積沿岸,讓存在過的景物沉埋泥沙。 我們各自佇立小小的船舷,閃爍明滅的微光僅能照見眼前
  • 我們只能認錯,但無法後悔。

    「下圍棋就是兩個人接連地犯錯誤,犯得大的、犯得晚的輸棋。」 ———- 吳清源 --------------------------- 我們只能認錯,但無法後悔。 認錯,是承認此刻的痛苦,來自彼時一念之間,不應說的話,不該做的事。 後悔,卻是以為: 「當時我如果那樣,而不是這樣,那現在就會不一樣了。」 你如何知道,當時真要那樣做,結果會比現在更好? 小信的人啊,老實告訴你們: 我們在世間的一言一行,如同磚瓦般實存,且隨著時間,積累建構出一條通往未來的窄巷。 窄巷不會因著你多聰明多有錢或做了多少好事就消失,否則就沒有人需要為他的言行負責了。 窄巷走得愈長,必然
  • 夢境,是穿越這個宇宙的蟲洞

    一覺醒來,望著天真無邪近乎恥的無瑕藍天,想起剛剛在夢裡,與少年好友的爭執絕交,心中暗自羞愧後悔。 也許,下次夢中遇上了,點個頭,握個手,說些: 「唉,上次喔,你知道,我沒那個意思啦,只是balabalabala…」 在夢境,我情願讓朋友看出,我那不情願讓人看到的,該死的自我。 也許,我們身處的這個世界,「後悔」這種感覺,雖不能改變過去,卻能透過同質的靈魂,傳達給不同世界的自己。 讓她們看著前人的身影,忽而有一種「似曾經歷」的不安,從而做出不同的決定,因而創造另一個不同的命運。 我們那生生滅滅,不由自主的意識,只是宇宙某個幽微角落裡,等候因緣俱足的實相。 而夢境,是
  • 當你成為一個經營者,就不會害怕未來。

    「The entrepreneur always searches for change, responds to it, and exploits it as an opportunity. 企業家總是尋找變化,對變化做出回應,利用它作為一個機會。」 ---彼得.杜拉克 ------------------------------------- 經營者看待經營情況,有三種態度: 一.當情況一片大好時,你當看見那個不好的,逐劣修正,這是「改善」。 二.當情況一片慘淡時,你當看見那個好的,才知道資源應往哪裡投入,讓團隊看見希望,持續前進,這是「改進」。 三.當情
  • 所有的想像,都來自現實。

    「散裝貨輪鳴著汽笛進港,運媒火車緩緩駛入車站,雨霧瀰漫在冬日山城海港... ---《悲情城市》 ------------------- 日後諸般傳說是否來自這個畫面並無定論,但之前種種低語與情緒,因著這個畫面而定調,大致不假。 1988年,吳念真與朱天文的劇本初稿剛出來,劇組便根據劇本設定的1945~1949年這段時間,到國家圖書館翻查舊日台灣新報與上海大公報的微縮膠片。 從第一幕的停電,天皇玉音播送,小兒初生開始,1945年八月十五日當天的天氣如何?社會上發生了什麼事?劇場在演哪齣戲?米價蛋價多少?以虛構故事為時間軸,將現實事物一一填入,劇本在上欄,新聞影本在下欄
  • 生而為人的溫度 

    神經解剖學家發現,哺乳動物大腦中有三個獨立的神經迴路,分別控制三種情緒反應: - 產生積極行為的系統:產生快樂情緒,使動物樂於探索周圍的世界。 - 產生戰鬥或逃跑反應的系統:產生恐懼或憤怒,使動物判斷迎戰或逃跑。 - 產生消極行為的系統:產生焦慮,使動物行為僵硬、消極。 … 認知心理學家認為,造成情緒的直接原因不是外部事件,而是我們對事件的判斷。 ——維基百科 ------------------------------------- 所謂sexy,是指吸引人,讓人產生欲望。 商品與服務的sexy,來自價值與價格的反差,也就是性價比(CP值)。 人的sexy,來自個
  • 凡人想成就的,總有磨擦。

    「真實,就是推你向前的那股無名力量。 你體內有些什麼事物長大了,掙脫了束縛;直到那一天,儘管你不太有自信,卻依然向遠方出發。 你以為是你在旅行,可是很快就發現,是旅行在成就你,或者打垮你。」 ———尼古拉.布維耶.《世界的用途》 --------------------------------------- 生而為人,行走世間,先有念想(to be),繼而行事(to do),終而要在此世成就與完成(to date)。 如同旅行一般,當我們移動手腳,改變現實時,總會遇到兩股阻力。 一種,來自你自已。 你之前不曾知曉的弱點與不適,總會在身處異地時一一迸現,讓你驚訝自已是
  • 凡人想成事的,便有落差。

    那時、天下人的口音言語、都是一樣。 他們往東邊遷移的時候、在示拿地遇見一片平原、就住在那裏。他們彼此商量說、來吧、我們要作磚、把磚燒透了。他們就拿磚當石頭、又拿石漆當灰泥。 他們說、來吧、我們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頂通天、為要傳揚我們的名、免得我們分散在全地上。 耶和華降臨要看看世人所建造的城和塔。耶和華說、看哪、他們成為一樣的人民、都是一樣的言語、如今既作起這事來、以後他們所要作的事、就沒有不成就的了。我們下去、在那裏變亂他們的口音、使他們的言語、彼此不通。於是耶和華使他們從那裏分散在全地上。他們就停工、不造那城了。 因為耶和華在那裏變亂天下人的言語、使眾人分散在全地上、所以
  • 我心憂傷,唯懼死亡。

    「 吾友,你已走入幽暗,不再聽聞。 我死後與你有何不同? 我心憂傷,唯懼死亡。」 --- 《Gilgamesh 》.人類最古老的敘事史詩 「我才不怕死神咧。只是衪出場時,我不想在場而已。」 ------伍迪.艾倫 -------------------------- 厭懼生日。 一群人圍著你拍手歡唱,對著無奈悲哀的真相笑顏逐開,看著你手足無措而歡喜讚嘆,那真是一場惡夢。 夢中,站在玻璃門外,看著生前好友為已不存在的人慶生,滿心歡愉,如蒙賜福。 笑語無聲,門外的佇立者無人聽聞;此時風中傳來遠處的火車低鳴,喚我遠行。 生命不是肉體,
  • 那些事物都在你眼前了,你只是看不見。

    「讓時間擁有生命,而不是將生命填滿時間。」 -------帕斯卡 --------------------------- 一次又一次,我始終無法處理好,那些屋稜簷角的轉折層次,街巷路燈的漸逝光影。 看見了,去畫了,再比對時,總有看不見的事物。 像少年時同行好友的女伴,多年後自異國捎信而來,淡淡提及的片段往事; 你才恍然,那些事物都在你眼前了,你只是看不見。 一次又一次,我們的生命旅程,來自我們的抉擇。 而我們的抉擇,總來自我們看見的事物。 當我們決定看見什麼,我們也就同時選擇不看見什麼。 儘管那些人,那些事,那些聲音與光線,以為會被你所看見。 選擇與放
  • 累積失敗。

    「認為過去(歷史)都在意料之中的人,未來必然充滿意料之外的事。」 -------阿默斯.特沃斯基(行為心理學家) ----------------------------------------- 「你說,一個理想主義者,若要實現理想,改變現實,就得讓自己成為現實主義者?」 「是的。」 「大部份的現實主義者都會失敗,因為他們只會記取具體的教訓;只有極少數的現實主義者可以成功的改變現實?」 「因為他們能從現實的教訓中,歸納出抽象的概念與原則:對於整體的『形』的理解,對於運動的『勢』的感知,與對轉折的『機』的掌握。」 「那我們如何學習這些抽象的概念與原則?」 「累積失敗。」
  • 1588年夏天,英格蘭

    「有利的時間與地點,實為獲取勝利的一半。…恕我直言,現在就給我50條船,開到西班牙海岸,實在比讓西班牙150條船三個月後開進英吉利海峽,對陛下與臣民來說,都是較便宜且有利的。」 ——1588年四月,被限制在港口待命的海軍將領德瑞克,上書給仍然希望與西班牙和平解決的英國女王依莉沙白一世。 ———————————————- 1588年夏天,當全世界最大的帝國海軍:西班牙無敵艦隊駛向英吉利海峽時,內憂外患的依莉沙白一世廷前,群臣還在吵成一團,心懷故主的反對黨也持續向敵人送出情報。 要資源沒資源,論規模沒規模,當時在龐大壓力下,耐心聽取群臣爭議,試著從裡頭找出最佳方案的年輕女王,一定沒
  • 讓自己逃避不能面對的真相。

    「萬事變動不居──價格會上漲,時刻表會改變,好地方會變壞,壞地方會倒閉──沒什麼事持久不變。」 (Things change──prices go up, schedules change, good places go bad and bad places go bankrupt──nothing stays the same.) ————《Lonely Planet》系列旅遊指南,卷末免責聲明(disclaimer) ----------------------------------- 「你說:”人格的基礎,是從挫折中,一再的證偽試誤,而堆疊打造出來的”?」 「是的。」
  • 當蚱蜢不再歌唱時…

    「啟蒙運動與法國大革命,為了推翻古老歐洲的貴族與宗教統治,釋放了兩頭怪物:軍國主義與黨國主義。 軍國主義取代了過往的貴族,拿破崙是新生的凱撒; 黨國主義成為新的神權,雅各賓專政雖然被推翻了,卻一再復活,直到列寧被視為復臨的基督。」 ---《歐洲史》 ------------------------------------ 「不是有人說活著能吃飽能睡覺就很好了,不要想太多?」 「在戰亂頻仍的時代,能活著自然就是生存的意義;但文明如果到了富庶有餘的時代,就不會只想活著,就會想讓這個世界改變,變得比之前更美好。」 「是這樣嗎?那為什麼我們看到一個本來富庶有餘的島嶼,居民只關心
  • 不認同自己目前的狀態。

    「『認識你自己』,這格言既有害又可惡。 凡是只顧觀察自我者,就停止發展了。 毛蟲若是只專心『認識自己』,就永遠也變不成蝴蝶了。 」 -------安德列.紀德 ----------------------------------------- 「依你說,這個社會在「證偽」與「試誤」之間,跌跌撞撞的持續進步;那是否也表示許多人其實也持續的在進化中?」 「我很想說是,但事實不同意我說謊。 不,不是的,進化的往往只是少數人,是那些少數人帶動社會的進步,大多數人其實只是不自覺的跟著潮流,隨波沉浮而已。」 「你怎麼證明大多數人沒有進化?」 「進化,意謂著生物某些功能隨著環境變
  • 非問不說,知謊不言。

    「1999年,我上路拍密西西比河沿岸時,給自己定了個規矩: 如果開車路上遇到吸引我注意力的事物,一定要掉頭回去看看。 有意思的是,那些讓我掉頭回去所拍的照片,最後很少被選進攝影冊裡;因為讓你有第一眼注意到的,往往是很廉價的東西。 慢慢地,我就學會了辨識。」 ----艾瑞克.索斯(Alec Soth).瑪格蘭攝影師 ------------------------------------------------------- 「你的第一條自我要求是:『言應證偽,行當試誤』,那第二條呢?」 「第二條是:『非問不說,知謊不言』。」 「第一條是為了追求知識,那二條是為了什麼?」
  • 彷佛身在此岸,卻不在此岸受苦。

    「所有的悲傷都可以忍受, 如果你把他們放在故事裡, 或是訴說一個關於它們的故事。」 ---丁尼生 ---------------------------------- 「可以總結你前面說的,五十歲之後的,四條自我要求嗎?」 「用『非問不說,知謊不言』控制本能,以『不佔便宜,不做功德』淨化行為;讓『不記得恨,不期待愛』還原感情初始,在日常生活中,試著『言應證偽,行當試誤』,以進化理性。」 「這四條你都做到了嗎?」 「這四條不是目的,而是道路,我才剛起步。」 「那如果真讓你都做到,走到目的地時呢?」 「我也不知道,但我猜想什麼事也不會發生,只是知道了。」 「不知道目的

職人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