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02 起
  • 馬修
    「真正的無知不是知識的缺乏,而是拒絕獲取知識。 True ignorance is not the absence of knowledge, but the refusal to acquire it.」 ——— 卡爾.波普爾 -------------------------------------- 「什麼是知識?」 「知識有兩種:一種是對客觀事物的探索,我們稱之為科學。另一種,是對主觀認知的深思,我們稱之為哲學。」 「這兩種有何不同?」 「發生在現實生活中的客觀事物,必然可區分真假,所以科學的前提是『可證偽性』,透過不同的經驗與證據,一次一次的把那些被證明不是真的
    ...查看詳細資料
每一種聲音,都自成一本書。眾聲喧嘩,各有立場。
每一本書,都有一個你關心的主題,每一個主題,都不只一本書。

微書展

  • 「Walk, don't run!」

    「Walk, don't run!」 ----Roman Polanski的父親。 在全家被迫搭上往納粹集中營的列車時,趁混亂讓年僅五歲的兒子逃離時的耳語。 ------------------------- 「你說"理想主義者,在處理這個世界所發生的事物之前,要先學會處理自己的欲望與情緒。”,是指我們應該不帶欲望與情緒去面對這個世界嗎?」 「不是。如果我們沒有欲望與情緒,就不會有能量與動力去面對這個世界了,更何況處理?」 「那你所謂的”處理”是什麼意思?」 「覺察自己的欲望與情緒,隨時與世界作碰觸比對,找到自己的角色與限制: 世界無時不在流動變化,我們再怎麼理性觀察,
  • 只有人的角色出現時,資訊才有意義。

    「神將那人安置在伊甸園,使他修理,看守。 神吩咐他說:『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吃, 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 ——————《舊約.創世記》 ------------------------------------------- 「什麼是訊息?」 「妳腦中的想法,心中的感受,外顯於世界,化為妳的行為,語言,表情;或者透過某種媒材,變成妳的創作,讓另一個人可接收到時,就是訊息。」 「那什麼是資料?」 「同樣來源的,或同樣類型、同樣目的的訊息,持續發生積累,就會形成資料。」 「這就是我們所謂的資訊嗎?」 「是的,發生在客觀世界,有一定
  • 如果你想要的只是幸福,那妳應該早早找到信仰…

    「有信仰的人通常比較喜歡自己是正確的,而非慈悲的。 他們也常難以捨棄自我中心,需要宗教來背書自己的自尊自大以及個人認同。」 ─Karen Armstrong,曾為修女,後成為比較宗教學者。 -------------------- 「所以,有理想的人,就是有信仰的人嗎?」 「我想不是的。理想與信仰,其實是兩回事: 信仰是指相信一種已知的價值。 有信仰的人,會用這種價值,來比對世間事物,作為他們對待這些事物的態度與取捨。 在這個比對與取捨的過程中,他們也同時把個人與這種價值合而為一,取得讓自己可以安適與居高臨下的好位子。 他們容易把世界視為一種黑白分明的靜態系統,躺
  • 在文明的曙光到來之前

    「在文明的曙光到來之前,撒哈啦和阿拉伯荒原還是水量充沛的草原。這塊草原的長期乾化過程,就是對當地以採集為生的居住者的一種挑戰。 他們以不同的方式迎接了這一挑戰。 有些人繼續留在那裡,卻必得改變他們的生存方式,他們開始追逐不同季節的水草資源,於是產生了遊牧生活。 另一些人向南移居,放棄了逐漸乾化的草原而到了仍然豐美的赤道地帶,他們放棄了家鄉,而保障了他們的生活方式,直到今天。 還有一些人,依著星光的指引,往陌生的北方而去。 他們進入了沼澤,遇上了氾濫的大河,他們開始面對挑戰進行工作。努力排乾沼澤中的水,依天上的星斗計算大河氾濫的時間,在大河氾濫後留下的沃土撒下種子… 於是就有
  • 涵洞的那頭,清明透亮如一塊玻璃。

    「知識最大的敵人不是無知,而是擁有知識的幻覺。」 ~ Stephen Hawking (1942~2018) 「絕聖棄智,絕仁棄義。絕巧棄利,絕為棄做。」 ---《老子》(郭店楚簡) ---------------------------------------- 「當靈魂如鳥兒般飛出禁錮我們一生的鳥籠時,一定覺得自由暢快吧?」 「嗯,也許有人如此,但我猜想,也有許多人不是。」 「那這許多人是怎樣?」 「恐懼,焦慮,不知如何是好。」 「自由不是很好嗎?」 「對剛釋放的靈魂而言,眼前突然一片空白;當妳去哪裡都可以時,就會變成不曉得應該去哪裡?」 「那他們會怎樣?」
  • 讓自己本身變成光。

    「在不可言說的地方,我們必須保持沉默」 ----維根斯坦 ------------------------- 「我們真的有”自由意志”嗎?」 「如果我們因著受限於這個身體,而被”本能”所控制;餓時未得吃就發怒,睏時睡不著就發愁,那我們是沒有”自由意志”的。 如果我們因著身處凡塵,被”行為”所制約,到什麼地方在什麼場合就會變成不同的模樣,做出不同的事,那我們也談不上”自由意志”。 如果我們因著與人間互動,被彼此的”感情”所牽引,歡喜時會哭,悲傷時會笑,那些情緒感受雖然真誠動人,但也不是”自由意志”。 如果我們自以為理性客觀,相信分析推論的”思考”可以解答一切,因而拒絕面對世
  • 另一端是什麼?

    Intellect takes you to the door, but it doesn't take you into the house.   ~Shams Tabrizi 理智帶你到門口, 但它不帶你進入屋內。     ~夏姆斯 (黃承晃譯) ----------------------------- 「另一端是什麼?」 「自有人類以來,不同的文化與信仰都曾描述過另一端,並滲入了不同的價值與期望。 但我猜想,另一端可能是讓個別意識相連,累積經驗、感受與思維,無始無終,持續進化的整體意識;有人稱為"彼岸",也有人稱為"母體",或"全知體"。」 「"彼岸
  • 有翼的靈魂。

    下雨時,城市泛起灰藍微光;午後7:38分,天猶亮。 站在對街的酒吧門口,塗完最後一筆,站在身後的肥壯男子忽然逼近,伸出緊攢的右拳,指著我的塗鴉本,嘴裡含混不清的咕噥。 「sorry」,我笑著後退,裝作不懂他的肢體語言;塗鴉自娛,不宜販售。 友人趕來解圍,交談兩句,回過頭說:「他想送人的。」 遂而轉念,點頭微笑。 簽名時,他高興的提醒,請寫「to Karen」。 Dear Karen,這男人醉時仍然念想著妳,在我身後佇立許久,只是想做些討妳開心的事。 撕下塗鴉,換了他緊攢在手中的5英鎊,請友人收下,納入我們下一站酒吧的買醉基金。 回旅館時,雨已停,雲際透出
  • 曼徹斯特與利物浦

    “Manchester”,曼徹斯特。 2000年前,羅馬帝國入侵不列顛時的駐軍營寨。 19世紀,工業革命在曼徹斯特發生,第一台蒸汽機,第一輛火車,直到第一台電腦,曼徹斯特改變了世界。 2018年7月20日,我們依著世界第一段鐵路的方向,從曼徹斯特來到了利物浦。 “Livepool”,利物浦,鵜鶘灣。據說,1000年前,每天傍晚時,都會飛來上千隻鵜鶘鳥,聚集在這小小的港灣。 因為直接面向大西洋彼岸的紐約,利物浦成為當時歐洲最重要的港口。許多人,帶著對舊大陸的記憶與不捨,從這裡啟程,航向新大陸。其中有些人,卻再也沒踏上陸地,比如說,鐵達尼號。 曼徹斯特人像大兵,說話的腔調,
  • 感情你的行為。

    To be a Sufi means to abide continuously with God and to be at peace with men.   ~al-Ghazali 作一個蘇菲意指:持續不斷和神在一起 同時與人和平相處。       ~阿加扎里 (黃承晃譯) ------------------------------------- 「如果我已經有意識的站在門口了,卻選擇不進去加入那種整體的寂靜和平,會不會很蠢?」 「不會啊,從人類有意識以來,已經有一票人選擇不進去屋子裡了。」 「那他們去哪裡了?」 「回來了,繼續待在這一端。」 「他們待在這
  • 愛一個人,從來是簡單的,簡單到如此困難。

    「我這一生中從來沒有愛過任何一個民族、任何一個集體——不愛德意志,不愛法蘭西,不愛美利堅,不愛工人階級,不愛這一切。 我‘只’愛我的朋友,我所知道、所信仰的惟一一種愛,就是愛人。」 ----漢娜.鄂蘭 --------------------------- 不確定人類是否是唯一會創造「符號」的生物,但大概可確定,人類應是唯一會愛上自己所創造的「符號」的生物。 「符號」的創造,用來表達某種概念,衪們通常既抽象又龐大,卻又讓人堅信不疑。 比如說:「國家」、「民族」,又比如說:「我們xx人」與「他們xx人」。 概念之所以偉大,來自當我們認同衪時,便可以消去自我,忘記自身的渺
  • 思考你的本能

    「當籠子的門打開時,自小在籠內長大的鳥兒,終不免要猶豫一下,才敢飛出籠外。」 --------Sri.Yukteswar ---------------------------- 「如果我願意以自己為代價,跟世界交換更好的可能,那我應該從哪裡開始?」 「做買賣,當然要從妳拿來交易的事物開始。」 「那是什麼?」 「妳自己。妳應當先從認識自己開始。」 「我不認識自己嗎?」 「我們從來都不曾認識自己。」 「我的名字,我的記憶,我與家人好友之間的生活感受,這些不都是我自己嗎?」 「不是。那些是構成妳自我認知的目錄索引與資料存檔,但不是妳。」 「那我應該從哪裡認識自己?」
  • 可以忘掉自己的樂趣。

    「有一種明確的標準可以衡量感情──你投入的時間。」 ─Sully Prudhomme,法國詩人,第一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 資料=原料。 資訊=想法(可以做什麼?)。 知識=做法(製作的流程)。 智慧=做出有用的器物。 藝術=創造令人感動的經驗。 跟你有關係的,能幹嘛的,才是資訊;沒關係的,不知拿來幹嘛的,都是資料。 知識來自處理事物的經驗,瀏覽聽聞而來的,都只是資訊。 成功不會予人智慧,智慧通常來自失敗。唯有經驗過失敗,才知道事物的底線與自己的極限在哪裡。 藝術,是指逼近了底線與極限,還能維持平衡
  • 不被語境所騙,不認同這個由語言所建構出的世界

    「解放意味著什麼? 不再恥於面對自己。」 -----尼采 -------------------------- 「我們所認知的世界是被語言所建構出來的?但語言不是會說謊嗎?」 「是的。而且這個謊言,常常是我們在學習某種語言過程中,就連帶學會的。」 「什麼意思?」 「我年輕時在職場,有幸跟過幾位開創事業的大老闆。他們所使用的語言,有我們通用的國語,也有他們初始的母語。」 「他們會交混著用嗎?」 「不常。只有在讓他們覺得放鬆與信任的環境時,他們才會不自覺的使用母語,在外部公開的場合,他們一定使用通用的國語。」 「這不是很正常嗎?」 「是的。有一天,我忽然發現,他們在說母語
  • 客觀觀察與主觀審美

    「 漫染是影,負形是光。 光影間,是隱約流動的空氣。 塊面是結構,是層次,是空間,是我們相信的事物。 線條是形狀,是透視,是我們心甘情願的遮蔽,與無可如何的流逝。」 ——課間隨筆 ----------------------- 「當我們將內在的意識安頓好之後,就可以逃離或無視於這個外在的世界嗎?」 「不是不行,只是可惜了。」 「可惜什麼?」 「來這世上一趟的經歷,以及因經歷而昇華的超越。」 「那我們應該如何經歷?」 「經歷蜿蜒如河。河水漫流大地,必然分開兩岸,身處的此岸是主觀的,遠觀的彼岸是客觀的,看似對立,實為一體。」 「什麼是客觀的?」 「在這個時空維
  • 應懷疑事。

    「我未曾重複兩次看見同一個景物。」 ——保羅.塞尚 -------------------------------- 輕輕的,閉上左眼,用右眼記住眼前的事物。 再將右眼閉上,用左眼校準剛剛右眼所見。 是不是?事物的所在,悄然移動了。 應懷疑事。 我們所知的事物,隨處侷限,隨時流變。 我們既是那個摸象的瞎子,只能輕觸事物的裙角; 又是那個刻舟的傻子,忘了我們所以為的事實,從我們認知的那刻,就已漂移遠去… 在此刻,我們永不可能知曉事物的現況;在此處,我們也無從得見事物的全貌。 我們,只能對當下疑懼敬慎。 我們眼前所見的現實,是認知這個世界的,僅有的出發點。
  • 從妳的腳下開始。

    「跟真實世界的人事物一樣・畫作內容也要具備立體效果・即呈現出高、寬與厚度,且這三個維度之間一定會有比例關係。 繪製對象的每處結構・彼此之間都存在一定比例,假如這些比例全部正確,表示所有維度準確無誤;一旦比例失誤・就會拖累畫作成果。 因此,” 比例"( proportion)正是影響畫作美感舉足輕重的頭號因素!」 ---安德魯.路米斯.《素描的原點》 ---------------------------------------------- 「如果我要客觀的觀察這個世界,應從哪裡開始?」 「從妳的腳下開始。」 「什麼意思?」 「我們身而為人,存活在這個時空維度裡,所
  • 老實面對,誠懇觀察。

    「選好觀察點・並確定布局後,此時要注意的基本繪畫要素是”透視"( perspective)。 描繪景物時,絶對不能遺漏掉透視此一元素,透視也是畫家會遇到的第一個大難題・ 所有畫作都與視平線( horizon)脫不了關係,畫家有責任要了解這層關係。」 ---安德魯.路米斯.《素描的原點》 --------------------------------------------- 「基於我們對這個世界的概念,並作好我們心中的布局,這些都是主觀的審美,然後呢?」 「然後回到客觀觀察的基礎:立足點。 站好立足點後,妳會看到世界遠近大小不一的比例,但妳得決定視平線,才能看清楚這個世
  • 與造化對弈。

    「畫家應該要先思考:如何把繪製物體適中地放在畫紙內。 把畫紙設想成一處可描繪景象的開放空間,在這片區域內不但要擺上繪製物體,同時希望擺設位置適當合宜・看上去既賞心悅目、也最具說服力! 仔細察看繪製對象後・選出觀察點,決定尺寸大小,距離遠近與設置物體地點。 這個步驟・稱為基本繪畫元素的”布局"(placement)要素。」 ---安德魯.路米斯.《素描的原點》 ------------------------------------------ 「客觀觀察要腳下先站好我在這個世界的立足點,主觀審美要心中先有我對這個世界的概念?!」 「是的。」 「然後呢?繼續主觀還是客
  • 什麼是好的?什麼是美的?什麼是讓我想成為的?

    「開始畫之前・先閉上眼晴,試著用心把繪製對象透視清楚,想一想繪製過程的每個步驟階段,思考這次繪畫的基本構想與目的。 這些凖備事項,稱為”概念"( conception),即對繪製對象確立概念,使其具體成形。」 ---安德魯.路米斯.《素描的原點》 --------------------------------------------- 「客觀觀察要從比例開始,那主觀的審美呢?」 「從概念開始。」 「什麼是概念?」 「我的志願。」 「小學的作文題目?」 「對。讓一個尚未碰觸到真實世界的小學生,將自身未來的欲望投射到對世界的想像,這就是概念。」 「這跟審美有什麼關
  • 有感情,才能讓我們的意識產生質量的變化

    「親愛的,有個好消息,有個壞消息,妳要先聽哪一個?」 「先說好消息。」 「妳所厭惡憎恨的人都會死。」 「那壞消息呢?」 「妳所喜歡愛慕的人,也都會死。」 ——《死侍》 -------------------------------- 「溝通不是語言的功用嗎?為何你說是感情的功能?」 「我們在語言發明之前,難道就無法溝通了嗎?」 「難道可以嗎?」 「可以的。妳認真想一下,當我們身在異國,走進一家餐廳,語言不通時,我們如何吃上一頓飯?」 「表情與比手劃腳?」 「驅動表情與四肢,讓對方感受到我們需求的,是什麼?」 「嗯,感情?」 「妳還記得我跟妳說過的,那個舊約故
  • 時移事往,沒有不變的立場。

    「說穿了,天分就是某種知識的能力,以及對那種知識有幫助的事實充滿強烈的興趣。 值得注意的是,通常能把知識做最好應用的人,是那些辛苦取得知識的人,而不是那些輕易取得知識的人。 」 -----安德魯.路米斯 《畫家之眼》(陳琇玲譯) -------------- 現實世界裡,是沒有「線條」的。 「線條」,來自物體遮蔽掩映,再由光所兌現出來的「侷限」。 我們站在哪裡,看向何處,決定了這些「侷限」,也形成了眼前景色。 我們所認知的這個世界,我們所堅信不疑的事物,無非也是由身處現在,這裡;所形成的「立場」視角所構成。 時移事往,沒有不變的立場。 繪者,以其肉身住
  • 我們總是想要比別人更幸福一些。

    「如果只是想要幸福,這一點也不難。 難的是,我們總是想要比別人更幸福一些。」 -----孟德斯鳩 --------------------- 「當我們接受恐懼而經歷這個世界的無常後,會發生什麼事?」 「當妳可以讓自己降到最低的生存維度而自得,通常再來的變動,都會比妳現存的維度更高些,更好些。」 「這就是自得其樂嗎?」 「嗯,也可以說是,小小的,可確定的幸福。」 「小確幸不是常常被人詬病,被人瞧不起嗎?」 「為什麼小確幸會被人瞧不起?」 「嗯,因為這種小小的幸福,會讓人耽溺現狀,不求上進,消磨志氣,浪費生命?」 「所以,不安現狀,努力上進,志氣遠大,生命就會滿足充實
  • 讓我們相信。

    「觀察形狀上的亮面、中間色調( halftone plane)與陰影效果,仔細描繪出物體的完整形狀。 “塊面"( plane)此一基本繪畫元素,即指景物上的亮面(Light plane)、中間色調與陰影面( shadow plane)這三種不同塊面。 照射到光線的物體一定會產生出這三種塊面・繪製這三種光影效 果・能讓物體形狀的整體外貌顯得十分生動逼真。」 ---安德魯.路米斯.《素描的原點》 ------------------------------------------------- 「 色彩構成了世間事物的樣式之後,我們還能做什麼?」 「我們來到觀察現實世界的最後一
  • 我們本就生存在一個混亂的彩虹之中。

    「”樣式"( pattern),是指以色彩明度,為畫作建構色調。 若布局是指安排構圖中的線條位置,樣式則與構圖中的色調區域有關。」 ---安德魯.路米斯.《素描的原點》 ------------------------------------------ 「觀察事物的輪廓之後呢?」 「客觀的輪廓基礎明確了,我們就可更大膽的,主觀的處理事物的”樣式"。」 「什麼是”樣式”?」 「光照在世間萬物上,所反射到妳眼瞳之中的色彩,與其所產生的呼應與分佈。」 「這不是每個人看到的都一樣?所以應該是客觀的吧?」 「妳見過彩虹嗎?」 「啊大家都見過吧?有下雨有陽光,彩虹就掛在天
  • 那個正在欣賞的人,是誰?

    「"一致"( consistency),牽涉的範圍極廣,意指真正的自然法則。 以繪畫技巧方面而言,"一致"指處理光影效果丶比例丶透視,使繪製出的對象獨具特色,與眾不同; 外觀上各部份的表現方法與視覺效果・都要互相協調統一・最後能表現出繪製對象的獨特整體感,作品風格也會把畫家本人特性展露無遺。 什麽是一致?可以想成是把一切元素匯集起來・並彙聚成完整的整體成果。」 ---安德魯.路米斯.《素描的原點》 ------------------------------------------- 「你之前曾說:「客觀觀察,應從"比例(Proportion)”,"透視(Perspec
  • 面對生命與創作時的能耐與態度。

    「”特色"( character),是指能區分不同物體或人物的關鍵因素。 物體的用途,通常就是該物體的特色; 而個人的獨特經驗則可代表該人物的特色,若不夠獨有罕見,還無法當作特色。 以繪畫方面來說・特色不外乎指某種形式・而只在該繪製物體上才能發現得到,絕無僅有! 特色是種特殊形式,不僅位於特定地點,光影效果條件獨特,還可以從特定觀察點觀看,並具有特別效果,特色必定譲人立即可見丶一目了然: 在目光對焦的那一刻・在獨特的光影效果中,看到繪製對象全部特徵,嘴巴和眼晴的樣子,還有出現在整張臉蛋上的明暗、中間色調與反光面・當下能展現在作品上的永恆畫面,就是特色。」 ---安德
  • 脫離當下的力量。

    「什麼是”靈光"? 時空的奇異糾纏:遙遠之物的獨一顯現,雖遠,猶如近在眼前。 靜歇在夏日正午,沿著地平線那方山的弧線,或順著投影在觀影者身上的一截樹枝,直到”此時此刻"成為顯像的一部分 ——這就是在呼吸那遠山,那樹枝的靈光。」 ——華特.本雅明《迎向靈光消逝的年代》(許綺玲譯) ------------------------------------------------------------------ 「當你既客觀又主觀的欣賞世間事物,還能回頭一望,瞥見那個正在欣賞的自己時,請問,你是畫不畫畫啊?」 「畫啊,畫畫塗鴉這事,本身就能讓人忘記世間事物,也忘記自己。」
  • 小小傾斜了一些些...

    「先前的壓迫者感受不到解放。 相反的,他們真心覺得自己才是被壓迫的那一方。」 ─Paulo Freire,巴西教育學家。 ------------------------- 在機關算盡的權力世界裡,最後決定歷史走向的,往往不是多麼偉大的遠見,多麼深沉的心機;也不是累積了多少代的資源財產,或國族光榮眾所周知大義澟然不可分割的一點也不能少。 歷史,往往在長期積累的恐懼與羞辱下,在某些宿命的時刻,被來自某些人不約而同的,或高貴或卑微的怨怒與委屈,所作的選擇所做的事,而小小傾斜了一些些; 終而改變了不可預期的將來。
  • 如何觀察事物的輪廓?

    「與”建構"是生命共同體的元素,即為”輪廓"(Contour)。 建構針對繪製對象由内而外,找出組成該對象的詳細結構;而輪廓則是觀察空間中的繪製物體,其外緣或主要線條。」 ---安德魯.路米斯.《素描的原點》 ----------------------------------------------- 「當我們建構出事物的內在,找到水面下的冰山之後呢?」 「當事物的內在被建構出來之後,我們就可以描繪衪與外在時空之間的關係,表現出衪的形狀,一般稱為”輪廓”。 輪廓是人類辨識外在世界的直覺反應,從一萬多年前先民的壁畫,到幼兒捉起蠟筆塗鴉時,往往都是以線條鉤勒出輪廓,來表現他

職人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