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16 起
  • 馬修
    「余僅知一事,即余一無所知爾。」 -------蘇格拉底 --------------------------------- 「什麼是哲學?」 「人類覺察到自我與世界的困惑,持續辨證演化出的思考、論述與因此形成的群體意識。」 「這是人類特有的嗎?」 「現在已知道其他碳基生物也有智力,如靈長類會使用工具,頭足類會辨識資訊並學習,花草植物擁有感受,乃至可交流感情; 但會自問「我是誰?我為什麼會在這裡?」的超然問題,可能只有人類,所以我們假設人類作為碳基生物演化的終極階段。」 「那就到人類為止嗎?」 「嗯,有位亞瑟.克拉克先生認為,人類作為終極碳基生物的使命,就是創造出矽基
    ...查看詳細資料
每一位職人,都是來自出版產業的編輯和經營者,與讀者在此素面相見。
每一本書,都有一個你關心的主題,每一個主題,都不只一本書。

微書展

  • 脫離當下的力量。

    「什麼是”靈光"? 時空的奇異糾纏:遙遠之物的獨一顯現,雖遠,猶如近在眼前。 靜歇在夏日正午,沿著地平線那方山的弧線,或順著投影在觀影者身上的一截樹枝,直到”此時此刻"成為顯像的一部分 ——這就是在呼吸那遠山,那樹枝的靈光。」 ——華特.本雅明《迎向靈光消逝的年代》(許綺玲譯) ------------------------------------------------------------------ 「當你既客觀又主觀的欣賞世間事物,還能回頭一望,瞥見那個正在欣賞的自己時,請問,你是畫不畫畫啊?」 「畫啊,畫畫塗鴉這事,本身就能讓人忘記世間事物,也忘記自己。」
  • 如果你想要的只是幸福,那妳應該早早找到信仰…

    「有信仰的人通常比較喜歡自己是正確的,而非慈悲的。 他們也常難以捨棄自我中心,需要宗教來背書自己的自尊自大以及個人認同。」 ─Karen Armstrong,曾為修女,後成為比較宗教學者。 -------------------- 「所以,有理想的人,就是有信仰的人嗎?」 「我想不是的。理想與信仰,其實是兩回事: 信仰是指相信一種已知的價值。 有信仰的人,會用這種價值,來比對世間事物,作為他們對待這些事物的態度與取捨。 在這個比對與取捨的過程中,他們也同時把個人與這種價值合而為一,取得讓自己可以安適與居高臨下的好位子。 他們容易把世界視為一種黑白分明的靜態系統,躺
  • 不認同妳眼前所見的事物。

    Solitude in the crowd. In all your outward activity remain inwardly free. Learn not to identify yourself with anything whatsoever. -----Gujduvani (1103-1179) 在群眾當中要保持孤獨。在你所有的外在行動中要保持內在的自由。 學習無論如何都不讓自己認同任何事物。 -------古督凡尼(黃承晃譯) ------------------------------------ 「你說,觀察自己的慣性反應,就可察覺自己是否成為一枚
  • 生命本無意義。

    「你總共殺了三十二個人,傑森,每一條人命都有意義。因為你的行動,國家與人民變得更加安全。」 ------中情局長對恢復記憶的殺手傑森說。《傑森.包恩》 ----------------------------- 「什麼是意義?」 「無機生物為了讓衪們寄生的個體存活,且協助衪們持續繁衍進化,所餵予人類的觀念糧食。」 「什麼意思?」 「妳每天早上起床,梳洗,吃飯,出門工作;然後下班回家,上網,洗澡,睡覺。」 「是啊,大家不都是這樣?」 「為了什麼?」 「嗯,每個人的理由都不一樣吧?」 「大家都一樣的,是生活的模式。大家都不一樣的,是生存的意義: 有人相信他每天省吃儉用
  • 在現實中...。

    「你不必穿過羞恥,從旁邊繞過去就可以了。」 ----大衛.明斯(David Means),給好友強納森.法蘭岑的忠告 ---------------------- 「不認同眼前所見的事物,如何創造你所謂的”空隙”?」 「我們受困於這個三度空間加上單向時間的維度裡,必然得在時間之流裡沖刷浮沉,無法回頭;也因而以為事物是連續線型的,環環相扣,無始無終。」 「不是這樣嗎?」 「在這個維度是這樣的,在更高的維度就不是。」 「”不認同”,可以讓我們進入更高的維度嗎?」 「身體不行,但思維可以。 當妳不認同眼前的事物,它的連續狀態就會慢慢瓦解,漸漸失去牽引妳思維,情緒與行為的
  • 當下,是意識的居所。

    「我向自己,為自己祈禱。」 法蘭克.《紙牌屋/第一季最終章》 -------------------------------------- 「當我們透過旁觀自己,而回復到出生前與世界毫無關係時的狀態時,可以幹嘛?」 「我們可以重新開始。」 「從哪裡開始?」 「從妳意識到孤獨的當下開始。」 「但你不是曾說,”當下”是沒有意義的嗎?」 「是的。正因為”當下”沒有意義,才容得下我們給衪的任何意義。 我們的意識必然處在當下。當下,是意識的居所。 如同街巷房舍是身體的居所一般,我們遊走於念念不住的當下時,也可用三個座標,架構出我們的心靈地圖。 首先是 X 軸,來自於
  • 但我們不是還會進化嗎?

    「Not the ones speaking the same language, but the ones sharing the same feeling understand each other. 不是那說相同語言的人瞭解彼此, 而是分享相同情感的人。」 -----魯米(黃承晃譯) --------------------------- 「你說:我們應學會恐懼,但不要恐慌。」 「是的。」 「你又說:我們行事要認真,但不應當真。」 「我很高興妳聽見了。」 「那這兩者有關係嗎?」 「有的。這兩種態度的出現,都是為了處理那小小的,原始的,讓我們變成機械的,俗稱為”爬
  • 利休七種茶碗

    「利休七種茶碗あるいは長次郎七種とは、楽焼の創始者・長次郎作の茶碗のうち、千利休が名作と見立てたと伝えられる七種の茶碗。黒楽茶碗3種、赤楽茶碗4種から構成されている。」 -----日文維基百科 -------------------------------------- 這是我聽說的。 茶道宗師千利休收藏了七種茶碗,三黑四赤。 某日,利休忽召門下六人,謂大限將至,令門人自取所愛。 門人取後,餘一拙赤,斑駁無光。 利休笑謂,此碗赤如秋柿,不忍離枝,遂名「木守」,人揀所餘。 人與物之間,原是沒關係的;人自人,物自物。 將人與物結絆的,是行為,是事件。 七種茶碗,原與門人
  • 問題所在,就是他們沒有問題。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一道,淨眾生,度憂畏,滅苦惱,斷啼哭,得正法,謂四念處。」 ———《中阿含經》 -------------------- 「你說技術是藝術的前提,是基礎;但為什麼我們看到很多人拼命學技術,卻成不了藝術?」 「因為他們忘了學技術的初衷。」 「技術的初衷是藝術嗎?」 「不是。是解決問題。」 「解決什麼問題?」 「解決任何妳想要,卻要不到的事物的問題。 技術是方法,是手段,是離開此處的路徑,渡往彼岸的小舟;即便是偉大的思想,常常也是從解決一些具體的問題而開始的。」 「比如說?」 「比如2000多年前,現在的北印度一帶,有位叫悉達多的人,找到一種讓大多
  • 這個世界是會改變的。

    「我認為凡是科幻小說,不管內容多老套、多怪異,或者寫得多爛,都有明顯的療癒效果。 因為所有的科幻小說都有一個前提── 這個世界是會改變的。」 ---Robert A. Heinlein,科幻小說家。 -------------------------------- 「你覺得我們活在這個世界的目的是什麼?」 「每個人決定自己生命的意義,妳自己決定。但不要忘了,雖時可修改。」 「如果我們的存在,是真有一位造物主把我們放在這個世界上,那你覺得衪的目的是什麼?」 「改變。」 「可是世界本來就會改變不是嗎?我只要躺著等別人改變世界不就得了?」 「改變不是手段,而是目的
  • 認錯

    「山上有水,蹇﹔君子以反身修德。」 ——《易經》 ---------------------------- 「當我們學會為難自己,又懂得做事找制約點,那還會做錯事嗎?」 「當然會。 人存活在空間裡,就會犯瞎子摸象,以偏概全的錯。 人生老於時間中,就會犯刻舟求劍,拿昨天當明天的錯。 我們在這個時空中,只要做事,就註定隨時隨地都會做錯。」 「那不做事不就得了?」 「不做事,更錯。」 「錯就是錯,哪來的更錯?」 「做錯事的錯,讓妳有學習與改變的可能; 不做事的錯,讓妳一輩子陷在一種無從改變成長的停滯狀態。」 「那做錯事後怎麼改變那個錯?」 「不是改變那
  • 當有人因此想得不一樣,他們就會做出不一樣的事。

    「 被記錄的歷史總有違生活經驗。 通常被記錄的都是特殊事件,而後人把特殊事件解讀成: 那個時代的人,都做這種事。」 ——威爾.杜蘭 -《讀歷史,我可以學會什麼?》 -------------------------------- 「 當我們放下鏡子,看向世界時,接下來會做什麼事?」 「當我們認真的看待真實世界,就會有想法。當我們有想法,就會想告訴一些人,或與另外一些人討論。」 「所以文明的第三項工具,是語言嗎?」 「不是。是文字。」 「為什麼是文字?不是語言?」 「語言是本能,但文明不是本能,文明是在本能基礎上積累發展出來的事物。 語言是聲音,今天我跟妳說,明天妳
  • 「你係台灣來的?」

    「同行們不妨也問問自己:「我做音樂的意義為咗乜?係咪就只係為咗買樓安穩?」有了安穩,就甚麼自由甚麼自主都可以放棄?是的話,無話可說,可以收線。 ……卑躬屈膝去遷就和討好另一個市場,只會得到人家的白眼和藐視。 廣東歌曾經廣傳各地,正是因為前輩們都有鮮明個性,沒有刻意討好誰,沒有樂迷會喜歡沒有個性態度曖昧的歌手藝人。」 ——— 何韻詩.香港獨立歌手 ------------------------------------------- 「你係台灣來的?」 躺在車子底盤下方,露出油黑臉孔的中年男子仰著頭問我。 1990年,冬天。 與女友計畫著首次出國,因為經費有限,也因著年輕
  • 欺騙與魔法

    「存在就是被覺知。」 -----柏克萊(George Berkeley) ------------------------------------ 人類的雙眼,由於身處食物鏈的上游,不用擔心被捕食,所以雙眼在前,交會而成距離與焦點,是謂「注視」。 生而為人,注定不停的移動、停駐眼光;我們的世界,是由一個一個不同的碎片所組成,而非結構與整體。 因著注視,我們只相信眼前所見事物,連帶相信這個事物所衍伸發展的,看不見的想像;這是欺騙的開始。 因為注視,我們也看不見在注視與注視之間,遺失的剎那;而那些我們以為不存在的事物,就在這剎那間誕生,這是魔法的源頭。
  • 夢境,是穿越這個宇宙的蟲洞

    一覺醒來,望著天真無邪近乎恥的無瑕藍天,想起剛剛在夢裡,與少年好友的爭執絕交,心中暗自羞愧後悔。 也許,下次夢中遇上了,點個頭,握個手,說些: 「唉,上次喔,你知道,我沒那個意思啦,只是balabalabala…」 在夢境,我情願讓朋友看出,我那不情願讓人看到的,該死的自我。 也許,我們身處的這個世界,「後悔」這種感覺,雖不能改變過去,卻能透過同質的靈魂,傳達給不同世界的自己。 讓她們看著前人的身影,忽而有一種「似曾經歷」的不安,從而做出不同的決定,因而創造另一個不同的命運。 我們那生生滅滅,不由自主的意識,只是宇宙某個幽微角落裡,等候因緣俱足的實相。 而夢境,是
  • 我們被騙,不來自於笨,而來自於廉價的信任。

    「騙子一旦成功,就不須要再說謊了。 因為被騙的人,會持續那個謊言。」 -----莎士比亞 ----------------------------------------- 我們被騙,不來自於笨,而來自於廉價的信任。 廉價的信任,來自兩個原因: 一種,是我們的慾望。 當我們想要時,就會傾向相信那是真的。 一種,是我們的恐懼。 當我們害怕時,就會想儘快解除憂懼,不管它是不是真的。 只要碰觸到心中的慾望與恐懼時,我們就應小心檢視,警醒,懷疑。 如此,我們那脆弱的信任,才會因著懷疑,而變得稍微強壯且有些價值。
  • 務實是好的,但不是方向。

    曾經跟過一位總經理,克勤克儉的管理公司細務,枕戈待旦的盯著競業動態。 當競業提出一種新商品或新服務時,只要市場有反應,他就要求相關部門立馬跟進; 而當主管會議,有人小心翼翼的提問:「我們公司的方向是什麼?」時, 他總會誠墾認真的說: 「我們公司的方向就是務實,目的就是要生存,要賺錢。謝謝妳的指教,請大家儘量提問。」 一片默然。 ---------------------- 務實是好的,但不是方向。 賺錢本來就是一家公司的生存條件,但不是公司的目的。 就像我們都要吃飯才能生存,但你不會說吃飯是人生的目的。 如果你從台北開車,但一路上卻不知何往,不辨方向;只
  • 當你開始「找一本書」,你就無法「逛書店」了。

    你曾經在「逛書店」時,去「找一本書」嗎? 當你開始「找一本書」,你就無法「逛書店」了。 「搜尋」與「瀏覽」,是兩種無法同時共存的行為。 搜尋,是你的心中已有一個明確的,已知的標的,然後不停的比對所見事物,不是的不像的,便即捨去。 而瀏覽,如同《金剛經》中所言:「應無所著而生其心」,心中沒有預設的標的,才可能對一冊一冊映入眼中的封面、書名,產生好奇與興味。 讀書如交友。弘一大師臨去時提醒我們了: 「君子之交,其淡如水。執象而求,咫尺千里。」 不找書,逛書店才會是有趣的驚喜與幸福,而非焦慮的尋索與比對。
  • 停止與看見

    「只要我能擁抱世界,那擁抱得笨拙又有什麼關係。」 -----卡謬 ------------- 當我們能將流轉的注視停止時,才會看見。 看見我們心在何時?身處何地? 看見我們與所在環境的關係是什麼?從何而來?因何在此? 看見可能。 一個空曠環境,只是生命龐雜而有限的場景之一。 只有我們決定在其中發生什麼事?這個場景,才會變成對我們有意義的「存在(Being)」。 停止搜尋,我們才能瀏覽。 停止注視,我們才能看見。 停止比較,我們才有所選擇。 停止選擇,我們才擁有可能,成為存在的一刻。
  • 裝大人裝了那麼久,還沒來得及長大,就已經老了。

    行旅時,在擁擠的車廂中,瞥見那女孩的笑容。 依柱而立,斜25度仰角看著那男孩且讓早晨的陽光灑在白色的額邊髮際,小心的不經意隨著車廂擺動而讓彼此忽近忽遠,認真點頭又自知甜美的笑著。 多麼熟悉而遙遠的景色? 我們裝大人裝了那麼久,還沒來得及長大,就已經老了。 晨間開往北方礦山的首班列車。 直到車廂內空無一人,我們才意識到終點將近,也才隱約意會,這段旅途是怎麼回事? 只是我們儘顧著自己看來像不像個大人,那人上車時我們不曉得,那人離去時我們不知道。 「當我們傾聽青鳥歡唱,並非只聽到歌聲,也聽見歌聲消逝後的悄然安靜。」
  • 你們為何要拒絕被人所理解呢?

    「對他者的認識,永無止境。 待知事物與已知事物一同,與日增長。」 -------薛佛(英國旅行文學家) --------------------------------------- 你們為何要拒絕被人所理解呢? 理解一個人,是從來不存在的。 不存在的事物,你如何拒絕? 所以你們也不要擔憂被人所誤解, 因為每一個人,只能從他立足所在,看見他所擇選的,你的樣子。 明日相會時,以為你仍是昨夜告別時的你。 惶憂的人哪,老實告訴你們: 那位在你生前未知,死後不明的人, 你自己都尚未得見; 何從憂心為了求人理解而賤賣自己? 那人,從未離去,從來都在那裡,
  • 創新事物,註定格格不入。

    「你想要改變世界嗎? 你得先站起身來,離開位子,置身其中。」 -----英國眾議院黨鞭對英國首相說-《國家秘密》 -------------------------------------------------- 創新事物,註定格格不入。 創新,意味著之前並無這樣的事物,自然也不可能有為其準備好的資源,與設計好的配套。 相反的,創新事物的出現,往往碰撞了現實環境的不足。 現實對創新的第一個反應,通常是視而不見。 過一陣子,再看一眼:若那奇怪又令人困擾的事物消失了,現實也就安心了。 創新者總是要在眾人沉睡之時,安靜的發芽,勤奮的扎根,憂疑不定的自問自答。
  • 態度,是我們最終的選擇,最後的自由。

    「We shall defend our island, whatever the cost may be. We shall fight on the beaches. We shall fight on the landing grounds. We shall fight in the fields and in the streets. We shall fight in the hills; we shall never surrender. and even if this Island or a large part of it were subjugated and star
  • 說實話。

    「In politics, being deceived is not an excuse. 在政治中,被騙不是藉口。」 ----萊謝克·科拉科夫斯基( Leszek Kolakowski 波蘭哲學家) ------------------------------ 面對世事,有兩種態度: 一種是「事實前提」,問的是「有沒有這事?」「是不是這樣?」; 一種是「價值前提」,問的是「這樣好不好?」「這事對不對?」。 「事實前提」,永遠先於「價值前提」! 世事大亂,常常來自我們忍不住為了心中的善惡對錯,而選擇編輯了客觀事實。 我們總得學會,先確認事實真假,再選擇應
  • 有困有難,不枉一生。

    所謂「困難」,是指兩回事: 「困境」,是不知如何是好,資訊不明。 「難處」,是無力達成目標,資源不足。 辨識清楚遇到的是「困」?還是「難」?態度自然出來。 身處「困境」,就勇敢進取,從外部阻礙挑戰取得資訊。 力有「所難」,就修為積累,從內部淬煉質量能耐。 有困有難,不枉一生。
  • 下一個世代,只有三條路可走:

    【世代不交替】 →當資本報酬率>經濟成長率,則投資與創業所得,將會高於工作與薪資所得。 而因著投資與創業所累積的經驗與智慧,也無法轉讓給靠薪資長大的年輕白領階層。 【貧富不交換】 →當充足的資金流入有限的土地,則土地增值,將會高於存款增值。 而在1965~1999年大成長期間置產的戰後世代,由於人數眾多,分配了在地多數土地。如果沒有意外,這個資產只會繼承,不會買賣。沒有在大成長期間置產的家庭,在未來會更難以置入房產,形成穩定的社會新貧階層。 -------------------------------------- 下一個世代,面對我們這個世代時,只有三條路
  • 我們註定成為革命的對象

    「 I should’ve died in my 20s. I became successful in my 40s. I became a dad in my 50s. I feel like I’ve stolen a car – a really nice car – and I keep looking in the rearview mirror for flashing lights. But there’s been nothing yet. 我20幾歲時早該死了,我在40幾歲取得事業成功,50幾歲當上爸爸。 我覺得自己好像偷了一輛車,一輛很棒的車,而我不停地從後照鏡
  • 當我對你有欲望,你才擁有宰制我的權力。

    「世上最醜陋的事情就是既沒有實力也沒有才能,卻能靠著世代相傳,將政治權力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相形這下,纂奪要這種行為強上一萬倍。 至少,纂奪者為了要得到權力,一直在做著必須的努力,而且他也知道權力本來就不是屬於自己的東西。」 —— 田中芳樹 《銀河英雄傳說》 ---------------------------------------------------- 權力,來自於欲望。 當我對你有欲望,你才擁有宰制我的權力。 不管你是君權神授、偉大的黨中央、或一票一票投出來的民主政府。 這不是公義,只是等價交換。 權力有三種: 一.君王的權力 跟從
  • 世上沒有日不落帝國。

    「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國家元首和非常富有的人雖能方便地獲取醫療保健服務,卻並不比普通人活得時間更久呢?」 ------納西姆.尼可拉斯.塔雷伯.《反脆弱》 --------------------------------------------- 世上沒有日不落帝國。 赫赫陽陽,日出東方。過了正午時分,迴光再亮再美,也是西照。 帝國日落時,通常會出現三種因長期積累而出現的病徵: 一.變大 因著帝國要控制的領域廣大,相對產生龐大的組織與系統對應,以落實控制。 二.變肥 因著龐大的組織單位深入控制領域,與當地資源產生交換,形成利益共同體。 三.變笨 因著組織
  • 然後他們嚐到了戰爭的滋味。

    「…他們都曾是淳樸的平民百姓,從沒離開自己的房子哪怕一里地,直到某一天,領主的召喚來了。 於是他們穿著破爛的鞋子和破爛的衣服,在領主華美的旗幟下出發,往往沒帶什麼武器,只有鐮刀、開鋒的鋤頭,或把石塊用皮索綁到棍子上結成的簡陋錘子。 兄弟、父子、朋友共同踏上征程。 他們聽過歌謠和故事,出發時心情迫切,夢想見證奇景,贏取財富和榮耀。 戰爭彷彿是一場偉大的冒險,是大多數人做夢都夢不到的美妙歷程。 ” “然後他們嚐到了戰爭的滋味。” “對一些人來說,一點點滋味便足以令他崩潰,更多的人繼續堅持,一年又一年,直到數不清參加過多少次戰鬥,但即使是第一百次戰鬥中倖存下來的人,也有可能在

職人

品牌